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國務院調查組能查明江蘇大爆炸原因?

3月21日,江蘇省響水縣一化工廠發生爆炸事故。

江蘇響水縣的重大爆炸事故已過去兩天了,在鋪天蓋地的官方消息中,我們依然看不到事故發生的原因與真相。對此,官方惟一做出的回應是“國務院決定成立江蘇響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調查組並已開展調查工作”。中央要親自介入調查,是否就意味著地方政府調查不力?然而,對於“地頭蛇”都查不明白的事兒,“強龍”會有辦法?

果然,在該調查組召開的第一次會議上,人們聽到的只是一段糾結、矛盾的說辭。中央領導們既要求“儘快查明事故原因、嚴肅追究責任”、“只要與事故的起因和責任有關,就要查清查准,一查到底”,又表示“要緊緊依靠地方黨委、政府和廣大幹部群眾”。在談到江蘇地方政府和企業的作為時,領導們既認為它們“在吸取過去事故的慘痛教訓、改進安全生產工作上(的)不認真、不紮實”,同時又對此前“事故企業連續被查處、被通報、被罰款”,但“企業相關負責人仍舊嚴重違法違規、我行我素,最終釀成慘烈事故”的問題加以痛斥。

那句“緊緊依靠地方”就足以讓人們對中央的“一查到底”表示懷疑。更重要的是,“最終釀成慘烈事故”已揭示出,江蘇爆炸事故其實並非偶然,而是禍起人為的必然。也就是說,工廠爆炸的表面原因直指企業負責人的“我行我素”。從“江蘇鹽城爆炸事故企業連續三年因違法被環保開罰單上百萬元”就足以看出,這類隨時都可奪人性命的高危企業竟然只需要為自己的“違法違規”行為付出如此低廉的代價。而這背後是否還存在著當地政府的包庇、縱容,更值得深究。

就在去年2月,此次爆炸的工廠甚至已被國家安監總局通報了13項安全隱患。尤其是“跑冒滴漏較多”、“動火作業管理不規範”、“可燃氣體分析結果填寫‘不存在、無可燃氣體’”、“苯、甲醇裝卸現場無防泄露應急處置措施”這幾項,足以讓人嚇出一身冷汗。然而,直到如今,這顆“定時炸彈”毫無懸念的爆炸了,上至中央調查組、下至江蘇省政府,卻還在把“全面排查安全隱患”之類的車軲轆話掛在嘴上。

中共高層和江蘇省政府在談到如何“防範重特大事故發生,確保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安全”時,都分別指出要“加強安全隱患排查”以及“全面排查並消除危化品等重點行業領域安全生產隱患,嚴處重罰危化品企業違法違規行為”。若把這話反過來說,其實不難發現,造成化工廠爆炸的共性原因,正是安全隱患排查不力以及對“違法違規”企業“嚴處重罰”不實。

既如此,江蘇響水發生爆炸,又何須中央專門成立調查組來查明原因?更何況,該調查組已表示要“緊緊依靠地方”,就更不可能做到“一查到底”了。實際上,對於中共治下發生的任何一件足以反映體制腐敗的惡劣事件,無論是否傷及無辜、殘害性命,中共對自己的犬馬都只會擺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黨媽”姿態,終究不可能刑上大夫、法辦元凶。

於是,每次發生人禍釀造的事件,中共官方的第一反應都是掩蓋真相、轉移視線。有關部門能第一時間“上報信息”、“開展核查”、“應急處置”,但卻不能及時的向公眾發布事故發生的原因。各級政府能對民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闢謠”。江蘇省公安廳第一時間發布了幾條“有關響水‘3.12’爆炸的謠言”,並“請大家不信謠、不傳謠”。該省政府也公開表示,“對編造和散布謠言的行為要依法打擊”。

對此,不少民眾反映,“出現謠言的根本原因是正規媒體發布的現場信息太稀缺”;另有網友質問,“重大事件全程、全形度、全天24小時直播,還會有什麼謠言?”沒有真相的地方,謠言自然就多,這是中國老百姓在謊言瀰漫的社會中所形成的共識。而中國之所以缺少真相,也正是因為中共的“輿論封鎖與信息管制”。

早在2007年,江蘇鹽城就曾發生過類似的、傷亡慘重的爆炸事件。一位曾趕赴現場採訪的記者後來撰文披露,當時“鹽城市立即啟動了一套禁止記者採訪的應急預案,不惜採用武力威脅、軟禁記者,重金收買、色相利誘等方式收買記者,阻撓採訪”。然而,時隔多年後,政府針對這類爆炸事件,仍“布置了反無人機干擾器,專門用來對付記者的航拍報導”。

有資深媒體人指出,“輿論封鎖與信息管制等同於立竿見影的禍國殃民,突發事件里的輿論封鎖與信息管制無異於大規模的謀財害命”。中共連導致爆炸的原因都不發布,又如何讓人相信化工廠的安全隱患會被“全面排查”?中共連被控制的相關負責人到底是誰都隱而不報,又如何讓人相信國務院調查組最終能“查明事故原因、嚴肅追究責任”?

既然封鎖消息、掩蓋真相的中共才是無數禍國殃民、謀財害命事件的主謀,那麼,讓它來當調查者,豈不滑天下之大稽嗎?沒有獨立的調查者,中共的惡行就無法昭告天下。沒有獨立的輿論監督和新聞自由,中共將繼續肆無忌憚的謀財害命、禍國殃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