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傑:火光衝天 是誰製造了江蘇鹽城慘烈的爆炸事故?

3月21日14時48分,平靜的江蘇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鎮隨著巨大的爆炸聲,整個城鎮頓時籠罩在恐怖之中。火光衝天,煙霧騰騰,居民四散奔逃。爆炸發生在陳家港化工園區,爆炸地點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坑,並不斷地冒出刺鼻的濃煙。據報道,事故是由陳家港化工園區內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學儲罐發生爆炸引起,爆炸物質為苯,波及周邊16家企業。目前爆炸造成的死亡人數已增至62人、超過600人受傷,其中90人重傷。天嘉宜化工公司的員工無一幸免於難。

天嘉宜公司主要生產殺蟲劑,成立於2007年4月,註冊資金為9000萬元人民幣,股東分別為倪家巷集團有限公司和連雲港博昌貿易有限公司。廠區佔地220餘畝,擁有職工280餘人。近年來,該公司因違反環保規定多次受到處罰,並被停產整頓。國家安全監管總局去年曾查出該公司13項安全隱患。

陳家港化工園區建成於2002年,佔地面積10.05平方公里。據報道,該化工園區建成以來曾多次發生安全事件。2007年11月,響水縣聯化科技公司爆炸造成數十人傷亡。2010年11月,江蘇大和氯鹼化工公司發生泄漏,導致30餘人中毒。2011年,當地傳聞化工廠氯氣泄漏,隨時可能引發爆炸,當地數十萬居民連夜逃亡。

此次事故發生後,驚擾了正在義大利出訪的習近平,他指示江蘇省搶險救援,做好善後工作,及時發布權威訊息,加強輿情引導。總理李克強亦作出批示,要求各地排查並消除危化品等重點行業安全生產隱患。

坦率地說,在中國安全事故幾乎每天在發生,重大事故也屢見不鮮,耳磨成繭,如疫苗事件、煤礦爆炸事件、天津新港爆炸事件等等。但習近平的指示“及時發布權威訊息,加強輿情引導”還是引起了我的關注。不久,一篇來自中央政法委署名長安劍的文章隨即刊登,題目是《疾呼,是時候為形式主義送葬了!》。該文在為鹽城事故痛惜之餘,讚揚習主席的關注和英明領導,以及安監總局及時的安全警示,將事故責任的矛頭指向地方政府的形式主義,其結論是形式主義製造了這場人間慘禍。這應該是為響應習近平的輿情引導指示而寫的。

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就該文的觀點,我們不妨分析一下。文章將事故的發生歸結於形式主義似乎有道理,因為各項安全措施如果均得到落實,自然不會發生安全事故。但問題真的簡單嗎?我們不妨推演一下:如果該公司生產設備和管理達不到安全生產標準,為什麼能夠堂而皇之地恢復生產?誰批准它生產呢?這裡面是否涉及官商勾結的腐敗?如果是腐敗作祟,官商心知肚明,這顯然不是形式主義的問題。其次,即使沒有腐敗,商人要利潤,地方政府要稅收,明知生產不達標,監管部門也只得放行生產。因為地方政府完不成創收指標,領導的烏紗帽就要掉,這也不是形式主義的問題。再次,事故發生後,地方政府千方百計地掩蓋,先是通報死亡六人,後是47人,現在又上升至62人,明天可能會上升到百人。事故發生後,當地政府布置了反無人機干擾器,專門用來對付記者的航拍報道。這顯然也不是形式主義的問題。

綜上所述,官方文章將事故原因歸結為地方政府的形式主義顯然在誤導社會輿論,無法自圓其說。那麼,到底是誰製造了這場鹽城慘禍呢?我的看法是中共屏蔽信息和引導新聞輿論的維穩機制。

第一,屏蔽言論、掩蓋真相加速了災難的到來

2007年11月,響水縣聯化科技公司的爆炸事故就造成數十人傷亡。但地方政府並不是吸取教訓,相反是掩蓋真相。在響水縣委宣傳部寫於2007年年底的經驗彙報資料《沉著應對突發事件,全力做好輿論引導-響水“11·27”事故新聞協調工作的主要做法》的經驗總結資料中,總結了當地多個部門密切配合、“引導”21間媒體的69名記者採訪報道的若干經驗做法。據報道,該爆炸事件發生後,該地宣傳部門“立即啟動了一套禁止記者採訪的應急預案,不惜採用武力威脅、軟禁記者,重金收買、色相利誘等方式收買記者,阻撓採訪”,終於被“協調”掉了、“有效抑制了謠言傳播的空間”。地方政府認為,“突發事件傳播,最可怕的不是記者搶發新聞,而是記者搶發的不是政府發布的新聞。”掩蓋真相,無異於掩耳盜鈴,有網友評論道:社會病症在長期的掩蓋和粉刷之下,像定時炸彈一樣藏在我們身邊。這回,定時炸彈終於成精,以炸彈的形態轟然登場,頃刻間奪走了數十口人命。而這本是一場完全可以避免的人禍,卻在當地政商遮遮掩掩之下,成了無法扭轉的事實。在官方公布的一串冰冷數據的背後,是無數的生離死別和破碎的家庭。這種悲劇是無法修復的,失孤的兒童需要的不是賠償,再多的金錢也無法取代父母,而年邁的老人也無法承受喪子之痛。

第二,迫害記者和維權人士,民眾喪失知情權和社會援助

那些曝光過毒奶粉、地溝油、黑煤礦、孫志剛案、山西疫苗等事件的調查記者哪裡去了?那些寧可坐牢也不屈服的維權律師哪裡去了?1998年,《山西青年報》記者高勤榮,因揭露山西運城滲灌工程造假,被判刑12年。2008年,《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景劍鋒,因報道山西公安包庇黑惡勢力,被判刑1年。2013年,《新快報》記者劉虎,因實名舉報工商總局副局長,被關押346天。2010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對山西疫苗亂象進行調查,發表了《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但隨後王克勤及簽發這篇報道的中國經濟時報社長、總編輯包月陽均被免職。2015年7月9日中國爆發了舉世震驚的709事件,中共在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帶走、失聯、約談了上百位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其親屬的事件,部分人士至今下落不明。2016年至2019年初,翟岩民、胡石根、勾洪國、李和平、謝陽、吳淦、王全璋等維權律師和人士被以煽動顛覆政府罪、顛覆政府罪判刑入獄。

2010年曾在山西疫苗案件中,為受害者提供過法律服務的基督徒律師張凱在他的文章《都在一條船上》中這樣寫道: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天已經八年時間了,這八年,我經歷了人生各種起落和變故。就像坐在一艘大船里,自己完全無力左右命運,只能跟著大船起起落落。然而,我們何嘗不都在一艘大船里,看起來船決定著我們的命運。事實是:船里的每一個人,決定著船的命運。如果2010年,那些做報道的記者、律師不是被打壓,而是得到榮譽。如果那年的疫苗事件,責任官員得到懲處,法院大膽的開庭審理,受害人得到高額賠償。如果那些自發組織起來的NGO組織,可以自由的發揮他們的功效。那今天會怎麼樣呢?不用太聰明也會知道:會產生更傑出的記者、律師、官員······但,這一切都只是假設。如果把我的這些假設翻譯成政治或法律辭彙,就是:新聞自由、司法獨立、主權在民······這些已經被歷史無數次的驗證過的價值,難道我們還需要別出心裁,另闢新道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