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讀蔣介石日記最多的人:日記證明「跟中共有密使往來」是謠傳

比如說有一位先生叫曹聚仁,他就講曾經擔任國共之間的密使等,傳遞消息,然後某年某月某日在日月潭跟蔣先生報告等等。我們按照他所提到的時間特別去翻蔣介石的日記,發現蔣在日記中只提到曹聚仁一次,稱其為曹逆,逆就是叛逆的逆。如果蔣信任他就不會叫他曹逆。第二就是我們發現日期不對。他說在日月潭跟蔣介石報告,可是那天蔣根本人不在日月潭。

傅作義、宋慶齡都曾經“身在曹營心在漢”

畫外音:蔣介石反攻大陸雖然未能實現,但是1949年投向共產黨的原國軍將領傅作義在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水電部長的同時似乎仍然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曾經與蔣介石暗中聯繫;在中國大陸貴為國母的宋慶齡也對毛澤東的很多政策感到不滿,並且在對毛規勸未果後一度考慮離開中國。

李肅:我們又聽說傅作義在這個過程中曾經給蔣介石寫了密信。

郭岱君:是的。這個事情,我看了嚇了一跳。我相信中國大陸也有學者看到,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把它寫出來。我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有別的考量。蔣介石在1963年8月9日的日記中寫道,“傅逆作義特以專人帶來其親筆書‘悉貢所能’四字。密告於余,但其並未具名,其字確是真筆,可知匪共內部已至崩潰在即,有不可想像之勢,否則此種投機分子,絕不敢出此也。”悉貢所能就是說我願意盡心儘力提供給你,跟你裡應外合,為此提供一切。

畫外音:傅作義,早年參加辛亥革命,1927年跟隨閻錫山參加北伐,後依附蔣介石,協助其對付奉系軍閥張作霖,為扭轉戰局立下戰功。但他在1930年的中原大戰中又與國民政府為敵,慘敗後再次投奔蔣介石。抗日戰爭期間,傅作義率領59軍參加長城抗戰,取得抗戰第一場勝利。

國共內戰開始後,傅作義率綏遠部隊連克解放軍布防的集寧、大同、張家口等重鎮,多次擊敗聶榮臻兵團,後任華北剿匪總司令。1949年平津戰役後期,傅作義率北平25萬國軍投向解放軍。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傅作義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和水利部部長等職。

郭岱君:因為1963年正好是在三面紅旗之後,大饑荒時期,整個大陸非常之慘。傅作義肯定也看到了,他可能也為當年自己做的很多事情感到後悔,才會帶了這麼一封密信給蔣介石。也就是說如果你們有什麼反攻的行為,需要我做什麼,我悉貢所能,裡應外合。

李肅:蔣介石的日記當中除了提到這點之外,還提到其它什麼嗎?

郭岱君:傅作義的事情一直進行了六個月。這是第一次出現。到後來8月份、9月份、10月、11月都還有出現,蔣還在日記中說,下周討論傅逆之事等等。可見他們之間是有聯繫,但後來也就無疾而終了。可能是整個大形勢的發展沒有機會,同時也需要謹慎小心。這裡面就很有意思,因為傅作義也好,蔣介石也好,他們當年都是在一起的,彼此非常熟悉。所以兩人之間有默契。傅作義信得過蔣介石,萬一蔣介石把這個東西拿出來,傅作義是要掉腦袋的。同樣的,蔣介石在某些地方也信得過傅作義,因為傅作義1949年投共之後,蔣介石還派飛機到北平去載學人出來,西苑機場還讓他們起降。這都是雙方的默契。

李肅:那是不是只有傅作義一人有這樣的表示?有沒有其他的國軍將領也有類似的考慮?

郭岱君:我覺得很多事情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只從日記本身來看,傅作義是個最明確的例子。但我從其他檔案以及我同其他人家屬的接觸中,我就曉得宋慶齡在大躍進、三反五反、反右以及文革期間曾經寫過好幾封信給毛澤東,大概寫了7封信給毛澤東,對毛的做法表示不滿。毛開始時還很客氣,最後就火了。他就說,她不想的話,就走吧。這7封信始終都沒有公開過,可是宋家的家屬跟我講,他們當時是很認真地跟北京聯絡,要把宋慶齡接出來。宋慶齡也想出來。所以這個接洽談判都到了很具體的程度,包括美國的宋靄齡願意支付700萬美元的保證金,讓宋慶齡出來。談判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了,都準備歡迎她來了,最後不曉得是哪位上面的人認為國母怎麼能走呢?所以很遺憾,她們宋家姐妹到最後都沒有再見上一面。

兩岸之間有密使嗎?

畫外音:坊間傳說,中國大陸和台灣曾經長期通過密使聯繫,探討統一問題。兩岸之間究竟有沒有密使?中蘇交惡、中美緩和、中日建交,日記中的蔣介石如何看待這些外交上的重大衝擊?

李肅:當年就是說反攻大陸這個計劃是不行了,自己也知道做不成了。他有沒有想過跟大陸再進行某種形式的統一?或者說有沒有想過再次進行國共合作?

郭岱君:沒有,至少在日記中沒有。

李肅:因為根據坊間一些說法和回憶,都說蔣介石在那個時候跟中國共產黨、毛澤東、周恩來一直都有密使的聯繫,這種聯繫一直到1960和1970年代才截止。這個情況他在日記中有沒有說過?

郭岱君:我相信國共兩黨的很多人是互相認得的,彼此有很深的交情。所以我相信中間的來往是有的。但有沒有真正的密使,我個人很懷疑。比如說有一位先生叫曹聚仁,他就講曾經擔任國共之間的密使等,傳遞消息,然後某年某月某日在日月潭跟蔣先生報告等等。我們按照他所提到的時間特別去翻蔣介石的日記,發現蔣在日記中只提到曹聚仁一次,稱其為曹逆,逆就是叛逆的逆。如果蔣信任他就不會叫他曹逆。第二就是我們發現日期不對。他說在日月潭跟蔣介石報告,可是那天蔣根本人不在日月潭。當然我們也沒有辦法去證明曹聚仁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我們不曉得,但我想國共之間這種來來往往是不會斷的,因為彼此之間千絲萬縷,過往太多,但是有沒有上升到一個密使的程度,這點我個人是比較存疑的。

台灣和蘇聯曾經想聯手對付中國

李肅:1949之後,中共就決定一面倒,投向蘇聯,要跟蘇聯結盟。雙方也結盟了,但從1960年代中蘇開始分裂,尤其到了文革期間中蘇甚至發生了軍事衝突。這個時候台灣和蘇聯有沒有什麼樣的聯繫,要雙方聯手、共同對付中共?

郭岱君:這個故事過去一直有傳言。日記開放以後果然有個維克多•路易斯。路易斯其實是克格勃,但是以英國記者的身份來跟國民黨聯絡。當時正好發生了珍寶島事件,中蘇交惡,蘇聯就想找中華民國一起聯手對付中國大陸。

畫外音:維克多•路易斯(Victor Louis)上個世紀60年代曾經擔任幾家英國報紙駐莫斯科記者,真實身份是蘇聯克格勃間諜。他當時故意向西方記者透露機密,以便讓西方報紙刊登對克里姆林宮有利的新聞,包括赫魯曉夫下台、蘇軍即將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蘇聯宇航計劃等。1969年,維克多•路易斯曾經“獨家”披露蘇聯正考慮對中國的核設施發動攻擊。維克多•路易斯同時向克格勃提供西方駐莫斯科記者的情況。

郭岱君:維克多因此在台灣呆了10天。這個事情是上了議程的。他見了蔣經國,蔣經國當時是國防部長,就跟蔣介石報告了,所以蔣介石日記中有很多很多的細節的描述。以後又繼續進行,在不同的地方見面,比如在東京見面,在墨西哥,在巴西,在倫敦都有見面。這個事情一直在談,討論具體的合作方式。蔣經國最後還把這個事情交給當時的新聞局局長魏景蒙,因為蔣經國非常信任魏景蒙,認為是自己的人,就把這件事交給魏景蒙,讓他主管此事,魏景蒙就跟路易斯聯繫。牽扯的人還有很多,包括中華民國駐日本大使、駐墨西哥的大使、駐巴西大使,都親自參與會談。蘇聯派出的人也相當的多。這個事情一直到1969年、1970年和1971年都還在進行,但是後來為什麼無疾而終?蔣介石到最後有很多的考量,他覺得蘇聯狡詐,不可信也;第二是蔣介石說不願做吳三桂。

李肅:蔣對中美在1970年代發展關係,尼克松、基辛格 訪問中國大陸,甚至發表上海公報等,他對這些事情是怎麼看的?

郭岱君:他很關心的。對於基辛格到中國大陸訪問,後來尼克松訪問,他都是密切關注的,覺得他們都是叛逆了,沒有堅守反共的陣容。他日記中有很多非常詳細的批評,但事實上也沒有辦法,自己只能在紙上埋怨。

李肅:他在日記中有沒有顯示應該採取什麼措施來,如果不能阻攔的話,至少能減少這方面的損失和壓力?

郭岱君:蔣其實是在每一個戰役,不管是軍事戰役還是政治戰役,他都做很詳細的計劃和沙盤的推演。所以說你談到了聯合國保衛戰,那真是非常的詳細,很精彩的,然後中日斷交的問題能不能再拖延,能不能阻止?以及後來基辛格去訪問中國大陸,尼克松也訪問的時候,他都非常注意。他也有一些想法,但後來當然是沒有辦法。在聯合國保衛戰中他還是發揮了作用。比方說當時我們駐美大使是葉公超,在美國負責聯合國的事情,但另一方面蔣介石他們又有第二管道,透過蔣經國和克萊恩,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駐台灣的主任。所以一個是正式的管道通白宮,另外還有第二管道。這時蔣介石的參與都是相當大。到了中日斷交,以及日本承認中國大陸並建交,以及尼克松訪問中國的時候,蔣是非常的憤怒,可這個時候我想世界的大局走勢是如此,他能做的也非常有限。

所以他一生都苦,尤其到了晚年他也非常的苦,因為到了1960年代以後衝擊跟橫逆是一個一個接著而來,對他來講都是不順。雖然這個時候台灣經濟發展的非常蓬勃,可蔣介石更關心的還是能不能夠反攻,還是中華民國能不能夠重新回到中國大陸。但是很遺憾,就是在他走之前,我們看他的日記都是,他只能夠自我鼓勵,講天將降大任於斯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然後說主耶穌說必會賦予我以復國大任,一定會保佑我,事實上最後他還是走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