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藏:梅毒和黴毒是家常便飯(組詩)

《貓鼠遊戲》

老鼠不會滅絕,白貓和黑貓

河中閉眼,愛上競爭:摸石頭,抓老鼠

總射擊師教導:

抓到就是好的,抓不到就是壞的

老鼠愛大米,也會愛上貓

黑的也會變白,白的更會洗白

物賚的鼠肉總能填飽物質的胃

進化早是真理,叢林的鐵爪顯得普世

貓民的悲劇總成貓王的鬧劇

白貓的得意,黑貓的失意

好貓的哲學定義,如同老鼠的尖叫

經常化作被虐的快感

《成本與代價》

將一個人推倒,解放衣褲,是很簡單的

將一個人扶起,擦掉眼淚,是很困難的

簡單可以簡單到不受追究,頻受表彰

困難可以困難到羅列罪責,永無寧日

《換作我承包,也可能是成都食堂老闆模樣》

豬不理食物的安全證和榮譽證可以花淫民幣買通

有幣不僅能使鬼推磨,還能使磨推鬼

一條賤命也能出人頭地

可以通過學生兔崽子的賤命年賺數千萬

裹數萬元外套,挎數十萬皮包,穿金戴銀

可以讓畜不如直立行走,走到食物鏈高端

嘿嘿,隨便想想,換作我承包

也可能盡情雙飛,3P,SM,群交,淫人妻女,共夫共兒

可以不用被當成低端人口驅趕,唾罵,嘲笑

可以不用擠公交和買點東西也絞盡腦汁討價還價

可以房產遍地,愛睡哪兒交配就睡哪兒交配

可以花枝招展回鄉,讓村民擠眉弄眼卻又笑臉相迎

可以提前買個豪華公墓,當個藝術品欣賞

可以不用再聊煤氣,水電,房租,貸款等低級話題

想上男廁上男廁,想上女廁上女廁,學上一句:

「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啊!」

可以隨時跑韓國,泰國,換個臉皮,換種口味

可以往客廳掛幾張抄襲的大作,以專家口吻和客人吹噓下交情和歷史貢獻

可以請個寫手和記者,為自己立傳成奮鬥楷模,打造成慈善企業家

可以將曾經不爽的人,一一收拾

可以各種保健,連屁眼也保養成雛菊的形態······

《吃瓜終有散,瓜戲總不絕》

地是同一塊地,瓜是同一個品種

會缺空氣和營養,唯獨不缺瓜

瓜的長相千姿百態,吃相難看好看

吃完就散去,散去再來吃下一個瓜

瓜被瓜分,瓜被瓜吃,瓜被當成瓜

苦口婆心:你要反轉瓜戲,讓瓜不僅是瓜

說千道萬,往往不及一排車輪,一眼辣椒水

《梅毒和黴毒是家常便飯》

列寧的梅毒是合格的,黴毒

換種方式檢驗也肯定是合格的

那些要命的污水,糧食,霧霾,教材,出版物

都是合格得毛病深重卻又挑不出毛病的

開頭過程結局,傻逼皆能猜中

劇目終成泡沫劇草草收場,黃鼠狼照常吃雞

「畜生」一詞一直是對畜生的侮辱

信不信只是屁,服不服才是硬道理

孩子從小吃著梅毒和黴毒,步家長後塵

臨時抗議的,曾也會去吼著收復釣魚島

戴眼鏡的,照舊會收入筆墨,指點江山

而被過濾掉的詛咒,急不可耐等待開花

《演劇》

無人能倖免

人人都集演員、監製、製片、配樂、配音、美工、化妝、道具、燈光、特效等於一體

「自編自導,並齣戲!」

扛著熱鍋的一些螻蟻意淫著

走出互害並不斷朝導演豎起中指

《軟弱可以理解,使人軟弱的才可惡》

軟弱來自恐懼,恐懼來自屠宰

砧板上的肉,能掙扎的掙紮下

不能掙扎的儘量不唱菜刀的歌

不成為鮮明的刀把子和筆杆子

《總有一聲雷出乎意外》

雷聲聽多了,鼓膜久煉成鋼

死豬不怕開水燙

爛腦袋不怕刀斧噼

雷攜電光,私藏雲的軍火

一次次在撒野中全軍覆沒

但它擊打出的一絲愛火

附滿黴菌,不停舔血,與煤暗舞,冰中升溫

2019.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