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鋼鐵谷」畢生民主黨人是如何變成川普鐵粉的

吉諾·迪非比奧在川普總統俄亥俄州楊斯頓集會上(圖片:SOH)

美國中西部「鋼鐵谷」楊斯頓的民主黨人吉諾·迪非比奧(Geno Difabio)的生活在川普總統上台後發生了改變,「鋼鐵谷」開始重現生機。那裡的人們相信,楊斯頓也許恢復不了當初的16萬人口的那麼一個榮景,但是我們能做得更好!方法就是通過川普總統的政策,他讓每個人都感覺更加有希望!

川普總統上台後引起了很大爭議,很多人喜歡他,也有很多人攻擊他。當初川普贏得大選可以說是個奇蹟。他是怎麼被選上的?媒體至今都不能完全明白。是什麼人把川普送上了總統之位?他們是怎樣的人?本台系列採訪報道“被遺忘的土地”(The Forgotten Land)採訪的正是這些把川普選上總統的人們,他們當中也有很多是民主黨人,來看看這些被左翼媒體遺忘的人們,他們的生活和所思所想,來了解一個完整真實的美國。

本文記錄的是美國的“鋼鐵谷”、俄亥俄州楊斯頓(Youngstown)機器修理廠司機吉諾·迪非比奧(Geno Difabio)的故事。現在媒體把楊斯頓叫做“鐵鏽地帶”。吉諾是中西部一個畢生的民主黨人,但是他支持川普總統,在川普總統集會時,還把他請上了講台。

生活在“鋼鐵谷”55年 畢生民主黨人

吉諾·迪非比奧(Geno Difabio)出生和成長在俄亥俄的楊斯頓(Youngstown)市,靠近賓夕法尼亞的東邊。整個這個地方是美國從1900年開始生產鋼材的地方,所以又被叫做“鋼鐵谷”,是一個藍領的城市。吉諾在“鋼鐵谷”生活了55年。

在過去的25年,他在一家機器修理廠工作,維修各式各樣的機器,他的客戶就是當地的各種廠家,象核發電廠、煤場和一些塑料工廠等等,所以他們叫做機器修理行。

俄亥俄州楊斯頓(Youngstown)機器修理廠司機吉諾·迪非比奧(Geno Difabio)在「鋼鐵谷」生活了55年,是典型的中西部民主黨人。(圖片:SOH)

楊斯頓市以前是一個很旺的城市,但在60、70年代的時候,出現了很大的衰勢。1977年的一天,發生了“黑色星期一”:在一天之內1萬5千人被解僱。當時那裡的顧主有4家是很大的公司,幾乎都有百年的歷史,一夜之間就解僱了1萬5千人。原因是什麼呢?他們說,是外國的競爭、政府的監管,以及環境保護等等,總而言之就是沒法跟外國競爭鋼材的生產了。

自“黑色星期一”以後,衰勢在發展,一夜之間砍掉1萬5到1萬7千人,後來,基本上在楊斯頓市就沒有什麼工業存活了,只有一家在這個城市外的通用汽車的汽車廠。在城市裡面,最大的顧主就是政府,給政府上班成了最大的主流。城市的人口從16萬跌到了現在的6~7萬之間,跌得非常厲害。

吉諾的父親早年在鋼材廠工作,30歲的時候轉行當了警察。雖然他父親很喜歡這個工作,但是警察的工資太低了。在這樣的小城做警察,其實就是一種使命感,有點象做牧師一樣,沒錢只有責任,真的是想做的人才會去做的。吉諾的父親自此就一直做警察,媽媽在家裡沒有上班,兩個人拉扯著5個孩子。吉諾有4個姐妹。

吉諾的太太在一個牙醫診所里做助手,他們有一個兒子,兒子剛剛從本地的楊斯頓州立大學畢業。

吉諾一生都是個民主黨人。他說,我一生下來就是民主黨人,我們這兒因為工會的關係,鋼材廠,汽車工業,大家都是民主黨人,民主黨人在這裡是絕大多數。但是我在奧巴馬競選的時候,並沒有投他的票,因為我是一個很注重家庭價值的人,我相信上帝,我也贊成擁槍。而現在的民主黨已經變成完全跟我們不一樣了!我從小到大都是跟著民主黨的,一輩子都是,但是它現在已經不是那麼回事了。

川普首次辯論 贏得民主黨人心

吉諾說,我當初對川普一點都不了解,當川普宣布要競選總統的時候,我當時覺得這很好玩啊,真是一團亂賬,是很可笑的事情。但是當吉諾一旦開始聽川普講話的時候,他就覺得:咦,這個人講的怎麼跟我想的一樣呢?吉諾第一次聽川普演講是第一次的總統辯論。

吉諾說,他首先講的是政府監管,政府監管就是扼殺這個國家的東西,要干一件什麼事,要經過這個批准那個批准,當然誰都知道工作要安全,要保護環境啊,但是層層的監管把我們的脖子都勒死了,生意就沒法做了。所以川普說現在美國的狀況是過度監管,吉諾是很同意的。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貿易。貿易在美國是非常不公。吉諾舉了個例子:在俄亥俄州有一個電子廠,派克電子廠,是做汽車喇叭的,當初僱工1萬4千人。北美貿易協定通過之後,工人掉到400人,對整個電子廠的工作傷害非常大。

吉諾也非常認同川普總統的移民政策。他說,我們現在誰都不敢擋住,誰都可以進來,而這些非法移民進來,沒有保險,充滿了我們的學校,增加了犯罪率。總而言之,吉諾覺得非法移民是一個大問題。

吉諾說,我的爺爺奶奶他們是第一代移民,他們是移民來美國的。他們來了之後,學英文,把自己變成美國人,認同美國的價值。但是現在的這些非法移民跑來,他們不僅不認同美國的價值理念,他們還燒美國的國旗,踐踏國旗,大聲嚷嚷說要堅持他們的權利。我們不需要這樣的人。誰來都得付出,不能什麼都不付出只是索取。他說,沒有邊界就沒有國家,所以他很贊成川普總統的移民政策。

川普不是政客 直接率真表裡如一

因為吉諾認為川普講的話不象一個政客,政客講話有政客講話的方式。吉諾說,我不是罵政客,他們就是那麼做事的,因為他們誰都不敢得罪,盡說人家好聽的話。民主黨候選人在競選期間就會偏左邊,共和黨的候選人競選的時候就會偏右邊。拿到選票選上之後,他們就會走中間路線。什麼叫中間路線?就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做不成。

他說,在辯論台上,其他所有人都是政客,都是按政客的方式講話,只有川普不那麼講。所以吉諾覺得川普是很不一樣的。

媒體說川普是一個很粗魯的人,還有好萊塢的視頻說他講粗話。吉諾認為,當時川普是和好萊塢名人拍戲,那個戲是肥皂劇,很多肥皂劇都有很多性誘惑這些方面的東西在裡頭的。在我看來,那就是男人在跟男人說話,你能理解男人跟男人怎麼說話。我就是這麼看這個問題的。

媒體從第一天起就攻擊川普,要把川普給弄掉,連篇累牘的這麼一個負面報導。他說,想想看,6千3百萬美國人投票選川普,這些人怎麼來的?因為媒體這樣去公開的攻擊川普,很多選民不接受電話民調,他們也不明確地張貼支持川普的海報,民調也調不準。但是私下裡問他們,他們都說,我不可能投給希拉里,我想投給川普。結果到投票那天,他們都真的跑出來投了川普。川普就是這麼贏的。

對於媒體說的川普行為粗魯,吉諾說,我不覺得他有問題,川普只是不陷入“政治正確”里,“政治正確”的人我們試過了,每次都是“政治正確”的人,可這些政客說一套,翻過來對美國人做另外一套。川普是這麼說,結果也是這麼做的,他是表裡如一的。

至於說川普說話的方式,吉諾說,川普說話的方式和我說話差不多,只是他比我多幾十億美元而已,唯一的區別就是這個。我們是一類的人。

川普真的帶來了希望和變化

吉諾說,我的選擇太對了!你看川普上來之後,經濟多好啊,股市創新高,他的減稅法案也通過了。在我們俄亥俄,兩個大的鋼鐵廠要重新開火了,我們本地的經濟開始往上走了。

吉諾談到現在他身邊的人,都對未來感到更加有希望了。有的政客在競選時,就是慣用希望和變化的口號,但那只是說好聽的話,而川普是真的帶來了希望和變化。

作為民主黨人的吉諾·迪非比奧(Geno Difabio)變成了川普總統的鐵粉(圖片:SOH)

吉諾舉例說,他是一個機器修理廠的員工,以前很多顧客的機器壞了就不修了,就放在那兒,因為他不知道修好之後拿去幹嘛,對未來沒希望嘛。但現在都要修,人們都說,你把我的機器修好,我拿去有用,我有客人了。

楊斯頓市現在失業率在下降,但是我們這個地方是民主黨執政的一個城市,所以在其他各個城市,包括周邊的哥倫比亞也在大興土木的時候,象楊斯頓這樣的城市是被遺忘的城市,所以還是象70年代一樣的。他說,因為我們民主黨人的地方官員太爛了,搞不好事情。

吉諾舉了個例子:一個跟他一起開機器修理廠的夥伴,62歲了,他從來就不關心政治,什麼政治都不管,他大概從來都沒投過票。結果有一天,他跟我說,那些媒體能不能不要說那麼多廢話!讓川普總統做他總統該做的事情行不行啊?!可見,對一個從來都不關心政治的人,他都會注意到現在對川普的這些攻擊,把他們惹火了!吉諾說,我認為他們下次(2020年)會投川普的票。

媒體失責 真相要靠自己拼出來

吉諾說,那天我在家裡看CNN,我太太也在看,她看了一半就說,他們怎麼這麼惡毒啊!對川普很惡毒。吉諾說,我看媒體我是要看事實,可他們報導的滿篇全是他們的編輯觀點。所以一個人得很警惕才能看明白是怎麼回事。他說,現在媒體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

對於媒體,吉諾表示他什麼都看,福克斯新聞看得多一些,其它也都看,也會看推特,到處看。因為現在媒體都有自己的觀點,要找事實的話,需要仔細地鑽來鑽去的才能看明白,才能把真相拼出來。這就是目前的狀況。

川普總統用推特與民眾直接對話

說到對川普總統大量發推文的看法,吉諾說,我一點都不在意。這些媒體拚命地攻擊川普總統,一波攻擊之後,他一個推特出來就夠了,直接解決問題。想想看,我們小時候,誰能聽到總統說話?那時候只有在大街上出現了很大很大的事情,有人才會說,總統在電視上說話了。那時候你才能聽到總統說話。現在川普總統直接越過媒體跟我們說話。

吉諾說,媒體對川普總統很不公正,對他做很多負面的報導,報導多了,總統就發一個推特,就全部澄清了,他就要把話說到位。當然了川普總統每發一個推特,媒體就要忙一天,把它拆開了這麼分析,那麼分析,這麼解析,那麼解析。吉諾說,我也能做一樣的事情,你去解析你的,我不同意啊,我用推文發布我的看法。我們能從中看到真相。

吉諾說,總統剛開始發推特的時候,我都很緊張,因為他發個推特,媒體就會撲上去,說他3、4天。所以我挺緊張的。但是,你想想看,就象總統現在在哪裡做了個演講,媒體去報導,結果媒體報導出來的都是按照他們想的角度去報導的,這報導出來的東西跟總統講的話已經是大相徑庭了。但是總統用一個推特推出來,他真正的意思就出來了,公諸於眾了。所以現在我看這個推特一點都沒問題了。

川普集會上意外與總統會面攀談

去年夏天,一個福克斯(Fox News)的記者在中西部的幾個州走來走去的,到處去問這些民主黨人,他們為什麼會支持川普總統?

吉諾就跟福克斯的記者聊天,聊得挺好,然後互換了電話號碼,有事沒事的就互相打個短訊之類的。

結果去年7月份,總統要來楊斯頓做集會,吉諾就給這個記者打了個簡訊,問他說,你知道嗎?總統要來我們這兒了。你要不要來啊?那個記者就又問吉諾,你要不要上我們的晨間節目啊?吉諾就答應了,結果他就上了福克斯的晨間節目。做完節目之後,他就去參加那個總統集會了。吉諾說,川普的集會,是大家興高采烈的時候,大家都說說笑笑,非常高興。

吉諾說,他早上9點鐘就往市中心走,要去參加集會,那個時候,我的電話響了,顯示是從弗吉尼亞打來的。我納悶,這是什麼人啊?我的朋友就說,你接接,搞不好是白宮的?我說,開什麼玩笑!我接了電話,結果那邊就說,我是白宮。我對電話那頭說,你開什麼玩笑?別跟我開玩笑了!那邊說,我真的是白宮,總統在電視上看到你了,他想見你。白宮那邊說,你到時候去,我們給你安排位子,我們會找你的。

結果吉諾後來就接到通知,請他又接受福克斯的另外一個採訪。再後來,他就被安排坐在第一排。晚上6點半的時候就有人來找他,叫他到後台去,結果那裡一幫人都是本地的顯要,西裝筆挺。吉諾說,只有我穿一個汗衫。總統警衛處的人過來對他說,你待會兒第一個過去,讓你拍兩張照片就好,因為很多人都要拍照片的。

吉諾回憶說,這個時候我看到總統下車了。總統對吉諾說,哎,這是我的夥計啊,吉諾。總統認得我!能叫出我的名字!吉諾當然緊張了,總統就跟他說,哎,你怎麼樣啊?他說,我挺好的。總統說,你過來、過來。他說,我照完兩張照片我就得走的。總統說,我是總統哎,你哪也不用去,你過來就好了。所以總統和吉諾兩個人就在那裡聊天。

吉諾說,我就跟總統聊最高法院大法官格薩奇的事,這個最高法官挺不錯的,會做挺好的。然後我還跟總統說,第一夫人也挺好的,我非常喜歡她。川普總統就跟梅拉尼婭招手說:你過來,吉諾說他很喜歡你耶。第一夫人就走了過來,跟吉諾握手。之後,總統又說,怎麼樣,我待會兒上台講話,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來?吉諾想了一下,然後說OK。

川普總統親和具獨特幽默感信任民眾

說到對川普總統的印象,吉諾說他完全就是個普通人,非常非常的親和,而且有他獨特的幽默感。還有,總統很高,我有六尺一,總統說他有六尺三,我沒想到總統這麼高啊。總統對我說,你可以在這兒待著,也可以上台跟我來,隨便都可以。當然,吉諾上台去了。總統就把麥克風遞給了他。

吉諾說,你想想看,總統對我並不熟,他不知道我的底細,他就敢把麥克風給我,他也不知道我會說什麼,總統就敢冒這個風險。川普總統對吉諾的信任使他非常感動。

川普的政策讓每個人都感覺更加有希望

吉諾說,我認為在川普上台的時候,美國處於一個衰敗的邊緣,非法移民大量湧入,根本就沒有邊境,我們其實會逐漸淪落成第三世界國家。但是總統擋住了這件事情,帶著美國往回走。我們不能再接受有人把我們的國家再往下拉了。比如我們這個地方,媒體把我們叫做“鐵鏽地帶”,如果我們承認這個的話,那就意味著我們接受這個啊。我們不是“鐵鏽地帶”,我們是“鋼鐵谷”!

吉諾最後說,楊斯頓也許恢復不了當初的16萬人口的那麼一個榮景,但是我們能做得更好!方法就是通過川普總統的政策,他減稅,他砍掉多餘的政府監管,給每個人工作,讓每個人都感覺更加有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子涵、製作人方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