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回憶錄: 最令人吃驚、感到中共統戰可怕之處的是…

民主黨2006年發生真兄弟事件,懷疑中共想滲透該黨領導層,該黨其後公開防滲透調查報告。

除了揭中共對港府滲透,李永達在回憶錄亦大爆中共對民主黨、民主派的滲透及遊說手段,透露除了民主黨內有中共的「針」外,他也曾多次拒絕來自建制或親北京地產商的利誘,中共統戰更是無孔不入,連一名較他更反共、社會影響力更大的民主派領袖也幾乎「中招」,2015年政改爭議期間被中共遊說到北京談政改。

民主派及民主黨內有沒有中共的「針」?有沒有人受中共遊說影響其立場?從來在民主派內也有爭議。李永達接受本報訪問時直言,中共一定有找人滲透香港政治組織,「我唔可以同你具體講邊個系邊個唔系,但你同我講冇?你將我頭斬九次都唔信」。

最令他感到吃驚、深深感到中共統戰可怕之處

李永達為了撰寫回憶錄,先後訪談了不少民主派領袖及朋友,發覺由最激進到最溫和的民主派領導,以至參與雨傘運動的年輕人,也有中共人士接觸,書中揭露不少中共想遊說、統戰民主派的內幕。最令他感到吃驚、深深感到中共統戰可怕之處,就是2015年民主派爭取普選特首期間,一名「反共程度及社會影響力比我大很多的民主派領袖」約見他和何俊仁,指中方希望他到北京會面,當時李、何兩人極力反對,李對這樣反共的政治人物也被中共遊說感非常震驚。「這反共領袖也考慮是否到北京會面,對我來說是匪夷所思,亦看到共產黨統戰遊說的威力」。但李永達拒絕披露這位反共領袖的身份。

書中也提到不少中共收買民主派的例子,除已公開的如民主黨「真兄弟」事件中,有人向民主黨黨員送現金大利是外,他亦自爆曾兩次受利誘,其中一次是1998年他重返立法會任議員,「當時的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約我到金鐘的香格里拉咖啡室飲下午茶,言談之間,說我是可造之材,如果轉入建制陣營會有更大好的前途」,李直言當年沒有上釣。

另一次是他離開立法會後成立「土地監察」,有一次一名發展商的顧問,也是他認識幾十年的資深專業人士,「他說希望土地監察能為他公司的一個發展項目寫份研究報告,當然會給予幾百萬的酬勞」。李也婉拒了,雖然不涉及中共直接「收買」,但他指地產商一直服從中共命令,若他「落疊」的話,「我便間接成為共產黨的棋子」。

李方達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中共所以如此廣泛接觸民主派人士,就是要找出哪些民主派人士易被人利誘或被統戰,就會想方法拉攏,「如果你系想透過議席搵食,呢啲人好易(收買),你有席位就收買你,我(中共)有錢過我嗰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呂浩然 莫劍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