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杜彼得:已所不欲 勿施於人

他正經八百的告訴我,5歲離開上海和父母到了非洲,因緣際會又到了美國受初中教育,一直到從耶魯拿到碩士畢業開始工作,娶妻生子有三個小孩,使他能說上海話、法語、英語等,反倒是普通話差了一點。他一直認為,美國是一個白人建立的「自由民主」國家,而這也是美國的立國精神之一,雖然這個國家隨著移民的增加,越來越多元化,但是,現在過分的強調「自由主義」所產生激進不理性的情緒,反而使大家感到茫然害怕。

建於17世紀的藍色清真寺(The Blue Mosque),是伊斯坦堡規模最大且著名的清真寺,與早它一千餘年的聖索菲亞大教堂隔著廣場花園遙遙相望。

中立和平的紐西蘭不再平靜

來自澳洲一個叫 Brenton Tarrant的人,到紐西蘭的清真寺進行了恐怖襲擊,行兇前在網上發表了一份長達74頁宣言,自稱是一名“澳洲出生,來自低收入工人階級家庭的28歲白人”,坦言15日的襲擊是針對回教徒,是為了報復大批非歐洲裔移民來到我們的土地上。更可怕的是,宣言還列出他想暗殺名人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等,他要向世人展示,“世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

這起恐怖襲擊已造成至少50人死亡的事件,凶手Brenton Tarrant在網上宣言題為The Great Replacement,據說是與法國的一套陰謀論雷同。該陰謀論認為,法國白人天主教徒,以及整體歐洲白人基督徒人口,正遭到非歐洲人和北非人,特別是中東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人,藉大量移民及人口增長等有系統的取代。(我們特別提這一段,是因為現在美國也正有這樣的論述,說一些政客也正藉由非法移民合法化,來增加南美裔和非裔的選票,甚至揚言白人已成為少數族裔,這也使亞裔特別是華人的處境很尷尬。)

最近有一天走在街上和FCBA的某一位理事聊天,他正經八百的告訴我,5歲離開上海和父母到了非洲,因緣際會又到了美國受初中教育,一直到從耶魯拿到碩士畢業開始工作,娶妻生子有三個小孩,使他能說上海話、法語、英語等,反倒是普通話差了一點。他一直認為,美國是一個白人建立的“自由民主”國家,而這也是美國的立國精神之一,雖然這個國家隨著移民的增加,越來越多元化,但是,現在過分的強調“自由主義”所產生激進不理性的情緒,反而使大家感到茫然害怕。

其實他說到了重點,華人遠離故鄉到海外求生存,已有數百年的歷史,勤奮的海外華人,求的是安定能溫飽的生活,所以都著眼在經濟,想賺錢過更好的人生,幾乎早期移民的華人,沒有一個人是為了福利或求取功名而來。大家很清楚,若求仕途或功名,就應該留在家鄉,只是近20年來,隨著華人的聚居,文化的差異,使我們感受到,在海外必須有懂得華人文化的代言人,才能說清楚講明白。(而這也使我們若看到華人民意代表,不會為華人設想就火冒三丈,也才會更珍惜懂得尊重華人的主流民意代表。)

人口約400萬的紐西蘭因地廣人稀,一直以畜牧業發達而聞名於世,中立的屬性,也一直被認為是歡迎外來移民的國家,女總理阿德恩去年還宣布由2020年起,要把該國接受難民的配額由1000人增加至1500人,她所領導的中間偏左工黨也在大選時承諾增加接受移民,所以她才增加接受難民計劃,認為是“正確的事”。此次發生恐怖槍擊事件的南島基督城,人口約40萬,不過當地有一個較大的伊斯蘭教社區。(紐西蘭境內有46,000回教徒,佔總人口百分之一)

那天我們在看電視新聞轉播時,看到澳洲極右翼參議員Fraser Anning就紐西蘭槍擊案發出聲明,指此次基督城兩間清真寺遭遇恐怖襲擊,罪魁禍首是紐西蘭接納回教徒的移民政策。1名在旁觀看他發言的17歲少年,拿著生雞蛋打上他的後腦,他也立即反捶青少年兩拳,青少年也不甘示弱的想反擊,後來被安全人員壓倒在地,警方隨後拘捕了他。(這位右翼的澳洲民意代表,在不適當的時間點發表偏激的言論,可是17歲的青少年又如何早準備好雞蛋,莫名奇妙的立在他的背後,實在是太耐人尋味了。)

紐西蘭基督城的悲慘事件,首批死難者20日出殯。19日土耳其正在競選的總統埃爾多安19日出言警告,若對於凶手不能嚴懲死刑,不論怎麼樣,土耳其會讓凶手“血債血還”。紐西蘭雖然是個地廣人稀的小國家,就算不自量力的收容只有百分之一人口的穆斯林,又無能力保護,終究是一個國家,土耳其總統的言論欠妥。浮士德給世人的印象是一個與魔鬼做買賣的人,一個沒有靈魂的人,雖然最後他一無所有,但他仍找回自己的尊嚴。

我們看到回教的極端思想使人產生恐懼,尤其是為阿拉真神犧牲而殺人的狂熱,竟能在生與死之間,替人做出選擇,可以為信念,義無反顧的對異教徒宣判“千古艱難唯一死”。但是反觀基督城的這起悲劇,凶手何嘗不是對回教徒做出同樣的恐怖模式?人都有尋求自己自由意志、決定宿命的自由,如果靈魂相信辭世之後,會有上天堂或下地獄的差別,就自然會篤信因果,“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

美國行大運?

從80年到現在,總統川普和他的政府,是我們看到最空前的。過去奧巴馬政府,我們從一開始的支持,到後來其呈現左傾,且在外交與國防上無做為,後期又不斷的在國際問題上講大話而自我受窘,令人不以為然,也不敢恭維!但是川普政府上台之後,的確在某些政策上有對症下藥。

川普總統在17日(星期天)仍然在Twitter上發表評論時事,且一天之內推出29則帖文或轉帖,我們細算了一下,等於是不到一個小時就有一個意見或見議。除了民意代表,在華人中,我們算是有一點知名度的Twitter用戶,一個星期頂多就是一二對時事的帖文,偶而也轉帖發表意見,但都會考慮社會影響與華人尊嚴,要經過深思熟慮才為之,也唯有如此,別人才會尊重與參考。

然而17日熟讀川普之帖文,內容涉及多議題,由反對通用汽車關閉工廠到批評民主黨,儼如在直播個人所思所想。他抨擊NBC前一晚播出的Saturday Night Live過苛刻,就像廣告般一遍又一遍批評白宮又抨擊他,並稱;希望聯邦通信委員會或聯邦選舉委員會調查其背後的動機。川普也對立場比較親共和黨的福斯新聞意見多多,批評主播 Arthol Neville和 Leland Vittrert表現不佳。

我們發現很多州市的民意代表和民選官貝,他們使用Twitter或 Facebook,都是由其助理代勞,還常常碰到問他們發表的觀點是什麼?或者可有看到我們在推文提到他或她,都是一臉天真無知、渾然不覺的表情。但身為總統之尊的川普,竟是少數中的少數親力親為社交平台的人,這是好事也是壞事,好的方面是;他時時在注意外界的新聞,不致於無知,壞事是;即興的發表,偶而會有錯拼字或言詞粗糙,顯得有點不智也失態。

川普的選上總統和他原有的個性成一致,如果人們仍然沉溺於懷舊,就會用懷舊的心態去面對川普這位新潮的總統,憤憤的感到失落。但這也許是在野者對當政者的不安,產生對社會反感的折射,可惜的是反對者看不到自己左傾的態度,使國家社會經濟崩潰,嚴重降低美國的國際地位。但這也會令懷舊者不滿,他們懷念美國以往的美好時光,支持川普總統成了懷舊群對反對者的另類折射。

移民政策不代表移民價值的否定

有一韓裔在聚會中告訴我們,他們有些人是恨川普總統對移民貢獻與價值的否定,使我們嚇了一跳,並詢問可有在看新聞?他說只看韓國電視台。我們很誠懇的表達並解釋給他聽,川普的政策我們不是樣樣認同,尤其是擔心“白人至上”主義的興起,唯一贊成的就是移民政策。我們告訴他,川普不敢否定移民的價值,卻排斥非法移民給這個國家帶來的傷害,希望減低非法移民一再的泛濫成災。川普總統表達的方式絕對的有待商榷!

聯邦最高法院19日裁定,聯邦政府在任何時候都有權拘留在服刑期滿後等候遣返移民。 General Social Survey(GSS)公布2018年的調查數據,顯示41%國民希望移民人數保持現有水平。各項數據的調查顯示,支持川普強烈限制移民政策的共和黨人的比例下降只有52%,他們的人數是民主黨的二倍。族群方面,期望堿少移民湧入,以白人的41%最多,值得注意的是,也有24%的非裔和22%西裔認同此意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