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外媒:中國金融體系灰犀牛不斷積累

中國金融體系灰犀牛風險增加。(視頻截圖)

日前,中共央行官員談及中國金融系統灰犀牛風險,對此,有外媒報道認為,中共對金融系統控制過強,黑天鵝事件或許不是主要風險,但由於中共很難抵禦通過增加債務抬拉經濟增速的誘惑,灰犀牛風險會不斷積累。有政治經濟學專家分析認為,中國負債率之高,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成本已經超過信貸增長額度,固定投資增長將會因此崩壞。

中國金融系統“灰犀牛”風險不斷積累

華爾街日報》3月25日報道,日前,中共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王景武列出了多個對中國經濟構成威脅的“灰犀牛”風險,包括地方政府債務大量堆積、債券市場違約增加,以及銀行對高風險房地產板塊有較大敞口。

與“黑天鵝”不同,“灰犀牛”不是不可預測的災難性事件,而是高度可預見的潛在破壞性挑戰,政策制定者通常對此選擇忽略而不是躲避。

報道說,由於中國金融系統由國家主導,不可預期的事件並非主要,主要風險眾人皆知,比如槓桿運用過度和對風險錯誤定價等,正在向政策制定者發出警告。因此,王景武用“灰犀牛”來描述中國金融系統的癥結,判斷不錯。

這並意味著中國金融體系不會發生黑天鵝事件,只不過王景武所描繪的核心問題,在於中共對金融系統的控制過強,例如限制資本流出中國。但灰犀牛會變得越來越大正是維穩的代價。在沒有外在壓力的情況下,簡單通過增加債務來抬拉經濟增速,就成為中共決策者很難抵制的誘惑,即使每一輪刺激所帶來的經濟增長都在遞減。

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數據,實體經濟中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值從2017年的244%降至2018年的243.7%。

華日報道認為,這個數據變化之微小,說明去槓桿的行動以及去槓桿可能帶來的經濟陣痛,只停留在討論上,實際情況幾乎沒有變化,而只要情況沒有發生變化,預計灰犀牛風險還會不斷累積。

中共財政部:9月底前發完逾3萬億新增地方債限額

事實上,中共難以擺脫增加負債刺激經濟增長的路徑。

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在3月24日(周日)表示,要加快地方債發行和使用,爭取9月底前將全年新增地方債限額3.08萬億元人民幣發行完畢,並將督促各地加快資金撥付,用於地方穩投資、擴內需的項目。

陸媒《第一財經》3月25日報道,根據長江證券研究所首席宏觀債券研究員趙偉團隊統計,截至3月24日,今年地方債發行10952億元,根據本周公告,預計將發行3238億元地方債。

這意味著今年第一季度地方債發行規模約1.4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約5.5倍。其中按用途劃分其中新增債券約1.2萬億元,其餘是借新還舊的再融資債券。而去年一季度還沒有一隻新增債券發行。

中共地方政府新增債券分為一般債券和專項債券,前者為沒有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籌資,而後者則是為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籌資。

截至3月24日,新增債券中的專項債券和一般債券分別為5012億元和4401億元。其中,專項債券投向土地儲備和棚戶區改造佔比分別達47.5%和23.4%。

報道稱,目前江蘇省發債規模最大,約1000億元,其中新增專項債券約佔八成,主要投向土地儲備、棚改、城鄉建設等基礎設施項目。

比如3月15日,江蘇省分別發行了約328億元土地儲備專項債,約105億元棚改專項債,約385億元城鄉建設專項債。

近期,中共發改委密集批複一大批“重大”基建項目,各地也推出一批“重大”基建項目,地方政府債券的加速發行目的就是為這些項目籌資。

專家:負債過高支付利率高於信貸增長

負債如果過高,其每年償付的利息可能達到一個巨大的數目,甚至高於每年信貸增長,在此情況下,投資不但不能拉動經濟,其投資本身都可能會受到損害。

政治經濟學專家史宗瀚3月15日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國目前的負債是國內生產總值的300%,如果利率是6%的話,中國每年得支付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18%的利率。

史宗瀚認為,2018年底,中國的信用額度增長大約是國內生產總值的15到16%,由於利率比信用增長還高,中國沒有足夠的資金去支付利率,這將導致固定資產投資完全崩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