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此處無風景 記者別添亂

越來越多新疆「再教育營」的受害者和被拘押者家人在海外講述自己的遭遇,使得國際社會對新疆人權狀況持續關注。目前外國記者也被允許在嚴密的監視下參訪新疆。

越來越多新疆“再教育營”的受害者和被拘押者家人在海外講述自己的遭遇,使得國際社會對新疆人權狀況持續關注。目前外國記者也被允許在嚴密的監視下參訪新疆。

德新社一個記者小組不久前在新疆實地採訪,見識了當局對當地居民和媒體的監控。在到達伊寧後,當地派來的“陪同人員”就與記者形影不離——一位自稱是外事局工作人員的女士和兩名不願透露身份的男士。三人一直乘坐一輛深色汽車尾隨德國記者。

直到晚上,記者趁晚飯的機會從餐館後門溜走,才暫時擺脫了監視,採訪到一些當地人。在一個維族聚居的城區,居民們說附近原有一所學校,被用作再教育營。有些人在這裡被關了幾個月,有的則是一兩年。現在這個地方被關閉,在市郊新建了一座更大的。

“我的好幾個鄰居再也沒有回家”,一個在街上抽煙的男子說,很多人都是因為一些小事被抓的,比如作祈禱或鬍鬚留得太長。此外,在鄰國有親友或到那裡旅行也可能成為被關進教育營的原因。

面對國際社會對新疆“再教育營”的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先是否認其存在,後來又解釋稱那其實是“職業培訓中心”,是“現代化手段”打擊恐怖主義的一種方式。

據聯合國多個人權組織的估計,在新疆在教育營先後被拘押的人數超過100萬。其中大多數是維吾爾人,但也有卡薩克、烏茲別克和吉爾吉斯等其他新疆少數民族。

“習近平萬歲”

德新社記者在哈薩克阿拉木圖找到的一位再教育營的親歷者講述了他的遭遇。凱拉特(Kairat Samarkan)多年前移民哈薩克,後來他返回新疆想把房子賣掉,卻被警察抓進了再教育營。

據凱拉特和另幾位曾被關押的哈薩克人介紹,在“職訓中心”上課的內容,包括背誦口號、唱紅歌、宣讀法律條文。其中一條口號是“習近平萬歲”。誰不從命,就會遭到酷刑折磨,上鐐銬、棍棒、老虎凳,還有一種叫“鐵衣”的刑具,穿上“鐵衣”的人,只能手足伸張,數小時保持同一姿勢。

在哈薩克,不僅能找到曾被關在再教育營的人,還有一些心急如焚的親屬,他們的家人“入學”之後音信全無。

記者未能到達伊寧市郊新的“職訓中心”,離開市區的汽車都要受到檢查,記者被警察盤問了近兩個小時,最後被告知那裡“沒有什麼可看的,別的地方的草地和山更美”。

在南疆的喀什,安檢盤查更加嚴密。這裡不僅許多路口和建築都裝有攝像頭,能對路人進行面部識別,連計程車內也受到監控。據說喀什郊外有一處大型的再教育營。記者試圖乘公共汽車前往,在出城時車被攔下,維族人和外國人必須下車一一檢查證件,漢人卻可以留在車上。經過盤問後記者被留了下來,警察說“今天已經太晚了”,去不了了。

第二天,當地政府答應帶記者去一個公園景點。從衛星圖片看,公園旁邊就有一個疑似“再教育營”的建築。遊覽公園的時候,記者看到街道另一邊的高牆和鐵絲網,牆內是一片紅白兩色的建築群。被問到那裡是什麼,導遊說“是上課的地方”。

規模繼續擴大

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今年3月曾表示,如果哪天新疆社會不再有相關需求時,這些職訓中心的學員人數將逐漸減少,而政府也將考慮逐漸關閉這些設施。

但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對衛星圖片的分析顯示,這些教育營的規模仍在擴大。專家發現,自2016年以來,營地的總面積擴大了3倍多,一些靠近城市中心的營地被關閉,但位置偏遠的營地在擴建和新建。

據美國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調查,2017年新疆安全部門的支出就翻了將近一番。新疆當地居民也向德新社記者證實,在2016年陳全國擔任自治區黨委書記後,新疆的“維穩”形勢日益嚴酷。陳全國此前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時,就以鐵腕高壓的政策著稱。

中國始終否認新疆存在侵犯人權的現象,但外界發現的旁證和疑問卻越來越多。聯合國反種族歧視委員會(CERD)已將新疆稱為“沒有法治的區域”。

本周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批評中國在新疆的做法是“令人羞恥的虛偽”。他在會見了再教育營的受害者米日古麗·圖爾蓀(Mihrigul Tursun)和其他幾名流亡美國的維吾爾人後,發推特說:“中國必須停止這種肆意拘禁和壓制”。他表示,美國將努力讓中國意識到,這種令人憎惡的做法必須制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