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支聯會在港辦聲援行動 促釋所有涉「六四」言論的人士

2019年4月1日,支聯會舉行聲援行動,要求釋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告。(李弘音攝)

支聯會在港辦聲援行動促釋所有涉「六四」言論的人士

2019年4月1日,有市民在紙上寫上心意並貼在大型示威道具上。(李弘音攝)

2019年4月1日,從北京來港旅遊的張小姐亦駐足了解事件。(李弘音攝)

2019年4月1日,支聯會仿製的大型「銘記八酒六四」道具。(李弘音攝)

在香港方面,支聯會在中環商業區中心舉辦聲援行動,收集市民簽名,要求釋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告,及其他因紀念「六四」而被捕的人士。(李弘音報道)

因為製作「銘記八酒六四」酒而被中國政府拘捕的四名四川省公民,包括符海陸、陳兵、張雋勇同羅富譽,被拘留近3年後,案件於周一(1日)起分批開庭審理。在香港方面,支聯會一行約10人,同日到中環華人行外集會,他們更仿製大型「銘記八酒六四」道具,讓市民在道具上簽名以及表達訴求,示威人士並帶上「釋放酒案四人」等橫額,要求釋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捕人士及其他紀念「六四」的被捕者,吸引不少市民駐足了解。

從北京來港旅遊的張小姐對本台指,當年「六四事件」她就身處於北京,對事件感到生氣,但當時政府及媒體報道不讓民眾了解真相,他們既沒有渠道說話,也不敢發聲,因為很容易被政府找借口拘捕。張小姐希望酒案中四人儘早被釋放。

張小姐說:沒有渠道去說,而且怎麼樣說呢?在那個地方也不敢去說,說了以後有可能被抓了起來。他們這種事件就是為(六四受害人)悼念,沒問題,我覺得做得對,但這種事做了就有可能像這四個人,找個借口就變成那樣了。反正達到這個(恐嚇)效果。

與兒子從英國來港的廖小姐,就選擇了停下腳步了解「六四酒案」,雖然對酒案不太了解,但她亦知道「六四天安門事件」,她認為中共拘捕四人是不對的,人民應該有言論自由。

廖小姐說:當然是不對,應該要有言論自由。

不過市民陳先生指是次行動反應冷淡,並認為「六四事件」已過去了一段時間,大眾的戾氣亦要過去。他相信事件漸漸被市民淡忘,而作為小市民的他亦無能為力。

陳先生說:你也看到現在市民很冷淡。當事人起了酒名為「八酒六四」,你每樣也不改,卻要起這個敏感數字,只能說你也不能埋怨。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本台稱,四名被告只是以藝術行為方式,製作了寫上「銘記八酒六四」的酒,但起初卻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控罪,他形容中國司法制度無公平性及透明度,只是統治者打壓異見人士的工具。對於符海陸被判刑3年,何俊仁認為是荒謬的。

何俊仁說:純粹因為他們自己釀了一些酒,拿出去賣,並命名為「八酒六四」,似乎是為「八九民運」、「六四」死難者鳴哀,只是如此小事卻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簡直是荒謬至極。大家可見整個(司法)制度是缺乏公平性、透明度,這個制度變成了統治者,即是共產黨控制社會、打壓異見人士的工具。

對於案件在「六四」前開審,何俊仁相信這是對海內外希望紀念「六四」的人製造恐怖氣氛,並加以壓制他們進行悼念活動。不過仍相信今年出席「六四集會」的人數會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