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鮑彤:胡耀邦所想的改革就是改掉毛澤東

鮑彤:耀邦的精神,我看就是思想解放。思想解放,我看集中到一點就是從毛澤東思想中解放出來。耀邦所講的解放思想,用實踐檢驗,到底正確的還是錯誤的,那出來的問題,統統都是毛澤東的戰略思想。除此以外沒有別的東西,所以,我想耀邦講的思想解放不是一般的說我們要從什麼思想中解放出來,具體來說就是要從毛澤東思想中解放出來。

1986年6月10日,中國共產黨領導人胡耀邦在英國莎士比亞的出生地同英國女學生坐在草地上交談,他詢問女生對中國的了解。胡耀邦訪問英國,沒有像華國鋒、江澤民那樣倫敦海格特公墓拜謁馬克思。

1989年4月15日,因容忍要求民主自由的學運、“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鄧小平等中共元老罷黜的中共原總書記胡耀邦突然病逝,北京、上海、南京等地成千上萬學生和知識分子上街表達哀思,逐漸形成以天安門廣場學生抗議為主的大規模民主運動,最終當局出動軍隊開槍鎮壓,發生震驚世界的歷史悲劇。這位開明的中共領導人逝世也被許多歷史學家視為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導火索。在胡耀邦逝世30周年紀念日前夕,美國之音電話採訪了曾因八九六四事件被捕入獄的原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下面是這次訪談的第一部分,重點分析胡耀邦精神的實質,兼評毛澤東時代和習近平新時代的一些特點。

鮑彤:耀邦的精神,我看就是思想解放。思想解放,我看集中到一點就是從毛澤東思想中解放出來。耀邦所講的解放思想,用實踐檢驗,到底正確的還是錯誤的,那出來的問題,統統都是毛澤東的戰略思想。除此以外沒有別的東西,所以,我想耀邦講的思想解放不是一般的說我們要從什麼思想中解放出來,具體來說就是要從毛澤東思想中解放出來。

主要政績:撥亂反正平反冤假錯案

耀邦做的影響最大的事情就是平反冤假錯案,平反冤假錯案實際上也就是平反毛澤東領導下的冤假錯案,除此以外沒有別的(影響)出來。所有耀邦處理的十幾萬案件,我沒有統計過,但是我相信這個數字是差不多的,因為講這個話是有根據有統計的,首先是從平反文化大革命的冤假錯案開始,也就是說,平反老幹部開始,但是並不限於文化大革命,往前延伸就是反右派、廬山會議。

廬山會議所定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一個也沒剩下,統統平反了。再往前延伸就是反右派,反右派最後大概剩下幾個人,是鄧小平不同意的,保留著,除了這幾個人以外統統平反,再往前,地富子女,也都解放了,再往前,AB團的,也都解放了,也都平反了。所以呢,平反AB團,也就不限於1949年以後,1949年以前也平反了。所謂地富子女呢,也不限於黨內的,幹部子女的,社會上的冤假錯案也都平反了,還剩下什麼呢?這是一個很大的社會解放,把多少年來,在毛澤東思想指導下,中國社會所受到的破壞,摧殘,統統都作為平反的對象。

提倡解放思想糾正毛時代錯誤

所以,我說耀邦解放思想就是從毛澤東思想中解放出來,平反冤假錯案就是把毛澤東領導下形成的黨內的黨外的,49年以後的、49年以前的冤假錯案都平反,這是一個很大的社會進化,這個變化影響所及的是全面的。後來的改革開放如果沒有這樣一個思想解放,沒有這樣一次社會大變化,是不可想像的。

在毛澤東的眼裡面,所有中國人都分為兩種,一種是我們的敵人必須打倒,一種是我們的朋友必須利用,我們的朋友並不是毛澤東團結的對象是毛澤東利用的對象,從工人、農民、知識分子,民主黨派、民主人士,凡是跟著毛澤東走的,那是朋友,也就是利用的工具,凡是走過一段路的那是同路人,凡是走了一段路走不下去的,那就又變成了新的敵人。這個敵人也包括他最親密的戰友,劉少奇、林彪,他自己親自指定的接班人,幫助他打江山、坐江山的最親密的戰友,所以這都是他的朋友嗎?是他的朋友。所以在毛澤東眼裡面,敵人是必須打倒的,朋友是可以利用的,可以利用成為工具,可以利用成為炮灰,就這麼個問題,所以在毛澤東看來是這樣的。

把人當人vs把人當鬥爭對象或利用工具

當耀邦說要解放思想,要平反冤假錯案,耀邦的精神就是把人當人。你(毛)所講的敵人未必是敵人,你所講的朋友變成了工具變成了炮灰,但也必須是人。我想耀邦的精神就是把人當人,不是把人當作鬥爭的對象,也不是把人當作鬥爭的利用者,鬥爭的工具或者鬥爭的炮灰。我想不出來,毛澤東眼裡面哪一個人是他真正的朋友。如果說是劉少奇、林彪這樣親密的朋友都當作敵人,那麼請問他還有什麼朋友。

所以我想,耀邦要跟毛澤東比起來,毛澤東眼睛裡面除了他一個人是革命者以外,其他人都是革命的對象,革命利用的工具。而在耀邦眼睛裡看來,人都是人。凡是冤假錯案都是需要平反的。

講耀邦精神,不講耀邦做的事情,就是改正毛澤東所做的事情,我看那個是不準確的。耀邦糾正的東西統統都是毛澤東的東西,沒有一件耀邦糾正的東西不是毛澤東的東西。所以我想,耀邦所想的改革就是改掉毛澤東,耀邦雖然從沒講過這句話,但是從耀邦所做的事情,我看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剛才你說,耀邦的精神是不是還在,我看那就看現在把毛澤東當什麼。如果把毛澤東當作偉大領袖,當作真理的化身,那就不必談耀邦精神。如果把毛澤東當作可以研究、可以批評、可以改正的對象,那就是耀邦精神。我看是這樣的,不要抽象地來說,要具體來說。

毛式體制

記者:現在是不是在走回頭路呢?在對耀邦過去所作事情的否定、倒退呢?

鮑彤:我想現在實行的體制實際是毛澤東的體制。東南西北中,工農商學兵,黨領導一切,這樣一個體制的創始人,締造者是毛澤東。這個體制到現在,我認為是更加完備了,更加嚴厲了,這樣一個體制,我看現在是需要維護、鞏固、深化,是這樣一個體制,並沒有說這樣一個體制是有毛病的,是需要改革的,是需要否定的。不,不是這樣的,連批評都不能批評的。而是需要完善的,需要鞏固的,需要更嚴厲,需要用新的,最新的科學技術去強化它。我認為現在是這樣一個情況。當然我的觀點不一定正確,但是我的感覺是這樣一個感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