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胡耀邦逝世30年:官方的沉默和網友自發悼念

1986年,胡耀邦訪問法國巴黎。

周一(4月15日)是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逝世30周年忌日,中共官方並未組織紀念活動,官方媒體也幾乎沒有任何紀念文章,但有眾多中國網友在社交平台上發帖悼念。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在微博寫道,“三十年了,他的離世開啟了一個時間,也結束了一個時代。懷念他,心裡有人的領導人。”

知名文學學者、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許子東在微博發布了一張悼念胡耀邦的花圈照片,並配文“三十周年”。

“今天,是耀邦逝世三十周年忌日,讓我們為他點一支蠟燭,祭奠他和隨他而去的八十年代!​”微博網友@王雙增說。

還有很多網友引用知名歌曲《好大一棵樹》的歌詞以表達對胡耀邦的紀念。《好大一棵樹》由詞作家鄒友開1989年在火車上得知胡耀邦死訊時即興作詞,以表達對他的敬仰。

“好大一棵樹,三十年前的今天,轟然倒下,永垂不朽,”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尹鴻寫道。

微博網友@小鎮漫時光說,“好大一棵樹,綠色的祝福。哪怕一小步,也是縮短了與文明的距離。”

此外,專門刊登胡耀邦史料的“胡耀邦史料信息網”的認證微博發布消息稱,胡耀邦家屬與百餘名社會各界人士4月15日前往江西的胡耀邦陵園祭奠,但BBC未能聯絡到其家人核實該消息。

與民間悼念活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共官方媒體的集體沉默。按照慣例,央視新聞、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在重要領導人生辰和忌日都會發布悼念微博或紀念文章。

但截至周一下午,僅上海商業媒體《好奇心日報》發表了題為《頭頂一個天,腳踏一方土》的文章,將胡耀邦逝世加入其“往年今日”文章的一部分。

香港出版人、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之子鮑朴對BBC中文說,很多中國大陸知識分子在今天懷念胡耀邦時代很正常,因為“現在的政府和胡耀邦時代相比,是有一定落差的。”

“80年代中國的思想、出版、學術界是1949年來最自由與開放的一段時間。他平反了絕大部分右派,他們中的很多人是在毛澤東時代因言獲罪的。當時共產黨和知識分子的關係因為胡耀邦的貢獻有所緩和,”鮑朴說。

誰是胡耀邦?

1915年出生於湖南瀏陽的胡耀邦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二代主要領導人。他在學生時代見證了湖南農民運動的興起,14歲加入共青團,18歲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長征。

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受迫害。文革結束後,他先後擔任中宣部部長、中共中央秘書長等職,並在1982年開始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近四年。

在胡耀邦主政時期,他平反了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冤假錯案,並主張推行更加民主與開放的政治改革,在知識分子與年輕人中頗受歡迎。但在1987年,他被保守派指責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職。

他在1989年4月15日逝世後,大量北京市民與大學生為其舉辦悼念活動。其後,有數以十萬計的學生和工人佔領天安門廣場進行示威,抗議活動席捲全國,演變成中國大陸現代歷史上最大的抗議浪潮。

包袱還是遺產?

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胡耀邦經常被與在其繼任和同被視為改革派的趙紫陽並列而提。但實際上,兩人的待遇不盡相同。

趙紫陽在“六四”事件之後,被免去黨內外一切領導職務,最終在軟禁中度過了生命中最後的16年,在2005年逝世。時至今日,趙紫陽仍是當局完全不願提起的人物。甚至在2015年,官方電視台在紀錄片中為了讓他的形象“消失”,修改了一張當年刊登他照片的《人民日報》。

相比之下,胡耀邦則不再那麼敏感。2005年,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座談會,紀念胡耀邦誕辰90周年,這是時隔多年之後,官方再次以高規格紀念胡耀邦。

2015年,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紀念胡耀邦同志誕辰一百周年座談會”,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胡耀邦文選》。

儘管如此,和中共其他高級領導人相比,胡耀邦的名字仍顯得低調很多。中國大陸多版歷史教科書在談及改革開放的歷史時,都只提“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而無詳細介紹胡耀邦等人的生平事迹。2017年3月11日,胡耀邦遺孀李昭在北京去世時,中國大陸部分媒體的報道及微博評論也遭到審查和刪除。

獨立學者、前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辦公室成員吳偉認為,中共官方在即將到來的“六四”30周年紀念日前夕“低調處理”胡耀邦逝世紀念日,顯示了黨內高層依然對其身份的矛盾心態。

“胡耀邦是這個黨為數不多的‘正資產’,他們希望把這個資產盤活,所以在他誕辰百周年時,黨內舉行了隆重的紀念,”吳偉對BBC中文說。“但另一方面,他是被黨內元老逼迫離職的,這個錯是很難承認的。”

“這種尷尬就是,中共想用各種方法讓人們忘掉六四,但這件事的起因就是胡耀邦,中共自己的總書記,”鮑朴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