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抗議對「六四酒案」人的持續迫害

成都“六四酒案”被非法羈押近三年後,又被枉法判處緩刑的張雋勇、羅富譽、符海陸三人,近日被當地司法部門強迫戴上了自帶定位、錄音、攝像、感應等功能,並插有電訊SIM卡,能夠將收集獲取的所有信息及圖像視頻等資料進行實時傳輸,打包上傳至官方指定的電腦伺服器,供相關部門隨時調閱和取證,可以做到24小時不間斷無死角全天候對當事人進行監控的電子手錶。中共四川當局如此違背人性、道義與法理,完全剝奪公民隱私的行徑,嚴重踐踏人權,侵害當事人生活,給當事人心身造成極度傷害,也毒化著整個社會生態環境,製造社會恐怖。民生觀察對中共司法當局肆意違法侵權表示強烈抗議與嚴正譴責!

據民生觀察4月21日消息,成都“六四酒案”宣判已逾半個月,涉案的四名當事人中,除陳兵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的實刑之外,其餘三名當事人均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緩刑,其中張雋勇和羅富譽獲判三年,緩期四年執行,而符海陸則獲判三年,緩期五年執行。

最近幾日,成都當地司法局以監控緩刑人員為由,強制要求三名緩刑當事人佩戴電子手錶,並被告知相關注意事項,當事人需要保證及時對手錶充電,以保持手錶的正常運作,如有因斷電出現監控空白,當事人將承擔相關規定中的必要後果,例如收監羈押或服刑。另外司法局工作人員還告誡稱,如果佩戴期間刻意或無意損壞手錶,將按照市場價值兩千多元的價格進行賠償,特彆強調如果刻意損壞的話後果自負。

據該案當事人之一的張雋勇講述,他的案件是在4月2日開庭審理並宣判,隨後被送回家中,一直被警方監視居住,判決生效十天後,即4月12日,張雋勇被帶到當地司法局,強制佩戴了上述手錶。而另外兩名當事人羅富譽及符海陸的情況大致相同,只是因開庭宣判的時間有所不同,佩戴手錶的時間也相應有所變動。

張雋勇表示,由於自己佩戴了實時監控的手錶,因此今後與朋友見面聊天時會盡量小心,並告知對方注意言論,以避免不必要的無妄之災。另外,張雋勇表示,隨時被監控的滋味難以形容,同時還會影響到與家人、朋友的正常生活,因此考慮可能在不久之後會強行自行摘除,至於帶來的後果,到時會有考慮在內。

據了解,現階段正在佩戴上述手錶的還有珠海維權人士李小玲女士,她在2018年12月初被取保候審釋放後,不久便被珠海司法局要求佩戴此款電子定位監控手錶,並被告知如有需要離開珠海就必須向警方提出申請,經同意後方能出行,否則後果自負。

公開消息顯示,成都“六四酒案”涉事四人,分別是陳兵、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2016年6月前,上述四公民為紀念“六四事件”,自費設計製作名為“銘記-八酒六四”的醬香型白酒,準備以“非賣品”的名義饋贈親朋好友。2016年“六四”前夕,銘酒四公民被成都警方以“尋釁滋事罪”拘捕,案件在遭到反覆延期、四名當事人被羈押接近三年的情況下終於在2019年4月1-4日連續四天進行分拆開庭,並均獲當庭宣判。

中共司法當局對“六四酒案”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判處緩刑後,採取強制戴24小時實時監控的電子手錶,以期通過全天不間斷監控來達到嚴密管控的目的。從這種電子手錶功能可見,會將當事人所有言行,包括夫妻私生活全面監控搜集彙報出去,這給當事人帶來極度精神壓力與生活干擾,使當事人心身倍受摧殘,導致心理極度恐懼與不安,是完全違反人性與基本倫常,也與國家法規與文明發展相背離。

值得特別警惕的是,中共當局正在將這種違法侵權的恐怖性控制手段推廣到全國,可以想見,不久的將來,中共當局將對所有不馴服於權力統治集團者,採取這種強制戴電子手錶的方式來全面管控,使整個社會淪陷成一個比現在監獄還嚴密的控制網中。屆時整個中國社會將完全被機械性數據化無任何隱私地控制著,社會將瀰漫深重恐怖,人們將比牲畜還不如。

中共當局這種控制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及一切不馴服權力者的方式,嚴重違反著中共當局自己的緩刑規定:(1)遵守法律、行政法規,服從監督;(2)按照規定定期向執行緩刑的機關報告自己的活動情況;(3)遵守考察機關關於會客的規定;(4)離開所居住的市、縣或者遷居,應當報經考察機關批准。因為這些緩刑規定也沒有要求如此將個人家庭私生活暴露呈報給有關司法部門。因此,這種將緩刑者戴電子錶的方式完全違反中共當局自身的法規,更與中國《憲法》中承諾國家尊重保障人權,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相關規定違背,同時也嚴重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等國際人權原則。

民生觀察強烈要求中共當局立刻停止強制張雋勇、符海陸、羅富譽及一切判緩刑維權人士、異議人士戴電子手錶的違法行徑,切實保障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立刻開啟旨在保障人權的政治體制改革。

民生觀察2019年4月23日

來源:民生觀察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