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明檔案徹底顛覆中共正史 王明在延安多次被下毒

過去都說是王明被白色恐怖嚇破了膽,自己提出到莫斯科去。但據王明說,他這次到莫斯科,主要是因為顧順章、向忠發被捕反水後國民政府加緊了對中共中央領導人的搜捕,使中央無法開展工作。隨時可以發生危險。於是,共產國際遠東局報告國際,共產國際決定調周恩來和王明一起去莫斯科,半年後再回上海。王明確實在1941年9月至1943年6月於延安嚴重汞中毒,並嚴重損害了他的健康;1948年6月又因護士拿錯葯在河北省平山縣朱豪醫院再次中毒。中毒現象確實是存在的,並不是他的編造。

王明孟慶樹夫婦1938,漢口。

王明(1904-1974陳紹禹)安徽金寨人。1925留蘇,任中山大學校長米夫翻譯,1931年為中共領袖,駐共產國際代表。八一宣言起草人,主張聯合國民黨抗日,1937回延安,任統戰部長。是中共親蘇的國際派領袖,在延安整風中被毛派批判犯左傾、右傾錯誤。1949年負責法治工作,1956年赴蘇至1974年病逝,和夫人孟慶樹(1911-1983)均葬於莫斯科新聖母公墓。王明回憶錄嚴厲抨擊毛路線與人品給中國造成巨大災難。中共史界對王明的評價近年有所鬆動。

王明是對毛的錯誤與罪行作公開揭露與批判的中共高層人士。

最近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新編《王明年譜》(2014-2),是周國全先生和我一起編寫的。與原來的《王明年譜》相比,字數增加了好幾倍,比較全面地反映了王明的一生,以及有關王明的一系列重大事件。

我們充分利用了80年代曾到中央檔案館和中央組織部檔案館查閱的關於王明的檔案。這些檔案材料非常寶貴,可能至今只有我們兩個人看過。還有俄羅斯當代文獻保管與研究中心、俄羅斯遠東研究所漢學圖書館查閱有關王明的資料和書刊。更可貴的是,王明之子王丹之先生曾送給我一套由其母親孟慶樹根據王明談話編著的《陳紹禹──王明傳記與回憶》書稿,該書已由莫斯科《本體心理學》慈善基金會於2011年在莫斯科出版中文版。

中共長江局、八路軍武漢辦事處人員合影。前排右起:彭德懷、王明、孟慶樹、?、鄧穎超。二排左5起:葉劍英、博古、潘漢年、周恩來、郭沫若、張經武。(領導人:王明、周恩來)

這些檔案資料和回憶錄,提供了很多新的資料和看法。下面列舉幾例:

一、關於1927年3月米夫率領聯共中央宣傳部工作組到中國的任務。過去對此不太清楚。據王明說主要有兩個:一是幫助中共中央出版日報;二是辦工農幹部政治軍事訓練班,時間為三至六個月,人數為三至五千人,培養從班級到連級的幹部,準備成立三個軍(十五萬人),由葉挺等各兼一個軍的軍長,實則是作組織工農紅軍的打算,真正地武裝工農,並帶來五萬美元作開辦費。蔡和森、瞿秋白、張國燾等人都對此表示支持,但由於陳獨秀不同意,他們的任務沒有完成。

二、關於顧順章叛共反水的問題。過去很多論著都說顧順章被捕後,是李克農、錢壯飛最早報告中共中央的,但王明說不是他們,而是秘密黨員“老鮑”首先通知特科的。他說老鮑(老包、又叫王八蛋,都是他的黨內代號,他的真姓名,可能周恩來知道)是上海英租界巡捕房的包探長,是秘密黨員。他接到國民黨特務總部陳立夫要他立即破獲顧順章供出的十二個機關的命令時,這位多年來保衛著黨的機關和幹部的同志,立即把顧順章被捕叛共反水等情況報告了中央特科。過了不久,李克農和錢壯飛從南京逃到上海。他們倆是隱藏在蔣介石、陳立夫和陳果夫特務總部內的共產黨員,而顧順章知道他們的關係,所以當他們聽到有人打電話給陳立夫說:“共產黨特務頭子顧順章被捕,供出十二個機關”時,他們立即逃走了。而他們所聽到的,和老鮑得到的消息一樣。此後老鮑雖然不再受信任,但並未馬上撤他的職。直到日本人佔領上海後,他在領導抗日運動時被日本人殺害了!

1950-10王明夫婦偕二子赴蘇聯。和身邊工作人員(護送至邊境)合影。

三、關於向忠發的被捕。王明知道很多細節,他說向忠發被捕是由他家的女工小娘姨向敵人提供的線索。他被捕後,中共中央曾決定立即送五萬元銀行存摺給楊度,讓他去找杜月笙設法營救。但是兩小時後,楊度就把五萬元存摺退回來了,說杜月笙也沒辦法,因為捕向的人是南京直接派來的。向忠發被捕後立即叛共反水,把周恩來、王明和博古住的地方都告訴了敵人,並帶敵人去捉人。幸而他們都搬了家,未遭逮捕。不料他還記得中央材料科的地方,結果,該科工作人員張月霞同志及其丈夫被捉去了。但是,由於蔣介石覺得他利用價值不大,很快就把他槍決了。

1938年國共合作時期駐武漢的中共領導人。左起:周恩來、博古、王明、葉劍英。

四、關於王明到莫斯科擔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的問題。過去很多著作都說是王明被白色恐怖嚇破了膽,自己提出到莫斯科去。但據王明說,他這次到莫斯科,主要是因為顧順章、向忠發被捕叛共反水後敵人加緊了對中共中央領導人的搜捕,使中央無法開展工作。隨時可以發生危險。於是,共產國際遠東局報告國際,共產國際決定調周恩來和王明一起去莫斯科,半年後再回上海。他們因工作無人負責,不願離開。但國際不同意,屢電催他們早日離開,並派人來布置到莫斯科去的交通。臨行前,周恩來改變了計畫,說他不願去莫斯科,因為他不久前(1930年秋)才從莫斯科回來,他願以中央軍委主席的資格去中央蘇區視察軍事。於是,王明就於1931年十月十八日啟程赴莫。

江青(左)和王明妻子孟慶樹在延安。

五、關於臨時中央政治局的成立和博古負總責問題。過去很多著作都說,臨時中央政治局的成立和由博古負總責,都是由王明指定的。但據王明說,是由共產國際遠東局決定,請國際領導批准的,並不是他提議的。當時臨時中央政治局成員共有五人,即博古、陳雲、洛甫、康生四人,加上原政治局委員、在全國總工會工作的盧福坦。臨時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過誰當主席的問題。因為盧福坦堅持要由他一人當主席,而他的工作能力不夠(他基本上是個文盲)。當時周恩來和王明說明:政治局開會時應輪流當主席。輪流一個時期後,才逐漸地由博古做起主席來,不再輪流。因為盧福坦自知不行,不再鬧了。陳雲、康生自覺政治上不強,而博古在反立三路線鬥爭中站在第二位,所以誰也不和他爭了。

1938年5-25孟慶樹(中排左2)和各界婦女游廬山牯嶺仙人洞。

六、周恩來與王明曾一起編輯《南針》雜誌。過去誰也不知道。王明回憶說:1931年9月,他們覺得工作這樣忙,不能離開去莫斯科。於是兩人商量:既不能出去活動,就在家裡合編刊物好了,於是出了一個小型指導黨內工作的刊物,名叫《南針》。王明用韶玉等筆名,周恩來用蘇廣等筆名寫文章。可惜他們相繼離開上海,《南針》只出了幾期就停刊了。(幾期《南針》在共產國際都有存檔)

共產國際十執委1935年8月在莫斯科郊外。左起前排:馬蒂、季米特洛夫、陶里亞蒂、弗洛林、王明。後排:莫克文、庫西寧、哥特瓦德、皮克、曼努伊爾斯基。

七、關於臨時中央政治局搬到蘇區的決策。過去不知內幕。據王明說:臨時中央政治局離開上海,主要是工作環境更加困難,臨時中央政治局的安全也成了問題。鑒於這種情況,共產國際遠東局在1932年冬致電請示共產國際,國際的同志就找在莫斯科的王明商量,一時無法。恰好王明看到1930年瞿秋白、周恩來離開莫斯科前去見斯大林的談話筆記,其中斯提議要學吳佩孚的經驗,不要在帝國主義統治的中心附近發展蘇維埃運動,要到離開中心較遠的地方去練兵,等練好了再向外發展。中共中央應搬到蘇區去直接領導蘇維埃紅軍等。於是,王明把這個材料譯給共產國際的領導人:可否讓政治局的人員搬到中央蘇區去?回答說這個問題太大了,須請示斯大林。請示後,“斯大林同意這麼辦”。然後,由王明、米夫等起草電報給臨時中央,決定政治局四人(盧福坦已被捕自首)中之康生到莫斯科治病,併兼做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其他三人到中央蘇區去。他們還帶去了劉少奇、李富春、楊尚昆、凱豐等人。這說明,臨時中央政治局是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搬到中央蘇區去的。

鄧穎超、孟慶樹(旗左右)代表西北婦聯向抗日空軍英雄獻旗。左:董必武、王炳南,右2黃炎培。

八、關於中央紅軍撤離蘇區的決策。過去只知“長征”是經過共產國際批准的,但怎麼決策不清楚。王明說,這個電報是他參加起草的。他說:為的避免紅軍遭受蔣介石軍隊從東北兩線來的包圍,為保存紅軍有生力量,1934年夏,根據蘇軍參謀部第四偵查局局長的提議,由這位局長和王明、康生等共同起草了一個放棄中央蘇區,轉移到四川區建立新根據地的電報。後來中央紅軍的“長征”,就是根據這個電報進行的。

1938-7王明(前左2,左5蔣介石)參加首屆參政會(國會)。

九、關於王稼祥帶回支持毛澤東做領袖的口信問題。王稼祥1938年回國前,共產國際領導人季米特洛夫曾與他談話,讓他回國後告訴大家,要支持毛澤東做黨的領袖。王稼祥回國後在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了季米特洛夫的口信。這對於毛領導地位的確立,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但據王明說:“季米特洛夫夫人——羅莎尤里葉夫娜說這不是季米特洛夫的意見,而是曼努伊爾斯基的意見”。他還說:後來王稼祥臨走前又去見季米特洛夫時,曼努伊爾斯基當著王稼祥的面說:“要選毛澤東做總書記。”曼有意讓季米特洛夫點點頭。結果,季米特洛夫就點了一下頭!前蘇聯中國問題專家季托夫,也對這個口信的真實性作了徹底的否定。

十、關於王明兩次中毒的問題。在《中共五十年》即《中共半世紀與叛徒毛澤東》一書中,王明一再說在延安時毛曾派人毒害他。國內學者都認為這是他對毛澤東的污衊。但根據傅連暲等醫生1943年寫的《對於王明同志病過去診斷與治療的總結》、《關於一九四八年六月王明同志中毒的證件》等材料可以看出,王明確實在1941年9月至1943年6月於延安嚴重汞中毒,並嚴重損害了他的健康;1948年6月又因護士拿錯葯在河北省平山縣朱豪醫院再次中毒。雖然這兩次中毒醫療事故,但中毒現象確實是存在的,並不是他的編造。

新編王明年譜充分吸收二十多年來國內外出版、發表的有關論著,各種書籍250多本、報刊70多種。以便讓大家在比較中弄清事實,辯明是非。而且,盡量引用原版書籍,並對引文註明出處。為了便於讀者查閱原始的材料,新編年譜儘可能地對每一條材料註明了出處和來源。但來源於中組部和中央檔案館的檔案,還不能一一註明,這是要請讀者鑒諒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