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道——人生能有幾回搏

上一篇跟進"救自己,就是救中國"發出後,收到國內一位詩人的反饋,他說:說到自救,就目前的現實情況而言,恐怕更多的是害怕,無論什麼人,所有人都怕,你怕我,我怕你。所以,那天,我寫了幾句

他們怕

我也怕

他們怕光明

我怕那黑暗

更怕面對黑暗之時

我會變成膽小鬼

我是不懂詩的,但是對於這個"怕"字,感觸太深,立即照貓畫虎回了一首:

他們怕

我不怕

因為我知道他們大

我小

可我讓他們怕

他們怕光明

我怕什麼

黑暗

黑暗中我等待著看清一切

知道大傢伙怕

小小的我

笑了

回復了這位詩人朋友不幾天後,我收到了舊金山中領館轉來的司法文書,得知張玉珍將我告上西城區法院,這個案子的詳情我已經發出公開信就不在這裡複述了。要說的是,在隨之而來的媒體採訪中,我都強調了,報導時請一定談及我在公開信中的這句話:"'恐嚇對不懼怕的人是一種激勵',你不怕那個強權,強權就拿你無可奈何。我非常敬佩許章潤教授,更為率先出來背書許教授的知識份子郭於華們感到驕傲"。很可惜,沒有一位記者抓住了我對張玉珍起訴案回應的要點,多糾纏於案子本身。

我現在是一身陷入兩個官司:一是"狀告首都機場海關"的原告——民告官;一是"張玉珍'繼承糾紛'案"的被告——官告民。(張玉珍對此毫不隱諱,在回答不同家媒體記者電話詢問時作了相同的回應:你們去問中組部老乾局美國之音的報導還播出了張玉珍在電話中的答話。)

兩個案子並行,正是剖析中國黨天下之無法無天的絕好例證。現將兩案信息列表如下:

 

張玉珍訴李南央(官告民)

李南央訴首都機場海關(民告官)

受理法院

北京西城區法院

北京第三中級法院

立案

2019年4月2日起訴,當日立案

2014年1月7日起訴,6月18日立案

開庭

2019年6月25日9:30am

延審17次,開庭無期

身份證明

提供的身份證據是第一代身份證影印件,地址為前夫居所;起訴狀中身份證號則顯示為第二代身份證,地址是現居所

第一本至最新共四本護照原件和影印件;美國綠卡原件和影印件;舊金山中領館華僑身份公證書及身份認證公證書;戶籍註銷證明原件、複印件;婚姻公證原件、複印件;家庭關係公證原件、複印件;李南央出生公證原件、複印件;李南央曾用名公證原件、複印件

合議庭成員

審判長:張濤、審判員:楊桂林、王凡

無聯繫電話

審判長:賈志剛、審判員:董巍、胡曉明(後變更為陳金濤、再變更為胡蘭芳)

聯繫電話:010-84773582(張怡——書記員)

不用我再列出兩案訴狀"事實與理由"加以對照,僅從上述對比即可看出,統領"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的黨組織想乾的事兒,必定是一路綠燈暢行無阻;而跟它較勁兒的老百姓,即便絕對地循規蹈矩、誠篤尊序,寫在紙上的法定程序都是"此路不通"。附帶說一句,張玉珍起訴案不但合議庭沒有聯繫電話,律師也無聯繫電話,只有一個跟原告張玉珍統一使用的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但是按址去電詢問案情的記者,都撞了南牆。

記得中國第一位乒乓球世界冠軍容國團先生說過:"人生能有幾回搏!"父親李銳在他想到活不了幾年時寫詩哀嘆:"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憲政行不通。奈何生活黨天下,百姓何時當主公。"我在他離世不久獲此天賜良機——成為被告,又得另一途徑再爭讓法律在中國從紙上走下來。真是三生有幸。

對張玉珍起訴我的案子,我在4月20日的公開信里說了,對這樁不按民法按黨法的案子,我不奉陪。但是我會關注後續發展,與我按"行政訴訟法"起訴獲得立案的"狀告首都機場海關案"同步"跟進"。請希望有一天中國能夠成為公民社會的朋友們繼續幫我轉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