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楊寧:中華文物之殤史無前例

中共破壞文物,令人髮指。(新唐人合成圖)

沒來由地喜歡歐洲,不僅因為曾經的緣分,更在於徜徉在歐洲許多古老的城市、村鎮中,我隨時都能感受到歷史的深沉。一組恢宏的宮殿,一座堅固的城堡,一棟不起眼的房子,一座高聳如雲的教堂,一把斑駁的長椅,一塊銹跡斑斑的門牌,都在講述著過去,講述著上百年它們見證的歷史。很多時候,在它們面前,我的靈魂彷彿穿越了時空,置身在那久遠的歲月中。

這些承載著歷史的遺物和遺迹,且具有歷史、藝術價值的,現代人統稱為“文物”。由於世界各國對文物所指的涵義與範圍並不相同,因此當今社會對於文物並無統一的定義。

在中國,“文物”一詞首見於《左傳》,意思是禮樂典章制度。唐代詩歌“六朝文物草連天,天淡雲閑今古同”中的“文物”與現代的涵義基本相同,指前朝的遺物。北宋中葉(11世紀),研究青銅器、石器的金石學興起,並擴展到研究其它古代器物,當時把古代器物統稱為“古器物”或“古物”。清代則以“古董”、“骨董”或“古玩”代指。1935年,中華民國北平政府出版了《舊都文物略》,同年成立了專門負責研究、修整古代建築的“北平文物整理委員會”。“文物”一詞不僅重被使用,而且還包括了不可移動的遺迹。

因此,今天世人所認定的文物既包括古建築、石窟、寺廟、石刻、古遺址、長城、古城址、古墓葬、近現代重要建築、紀念地等,也包括石器、陶器、銅器、鐵器、金銀器、玉器、瓷器、漆器、工藝品、書畫、古文獻等。

歐洲人保護文物與聯合國公約

這些文物在讓今人了解歷史、了解傳統文化,發思古之幽情的同時,也讓我們建立了與古人溝通的通道,從而審視自身,懂得敬天畏地,敬人修己。是以保護文物也是當代人的責任,歐洲人在這方面走在了前列。

比如在文物古迹眾多的法國,法國憲法規定,文化遺產屬於民族和國家,高於私人利益。其後,根據《城市保護法案》等法律法規,法國文化部對各類遺產的管理和保護行使最高權力,並且在各地區設立專門領導小組。相關數據顯示,法國政府每年用於維修古建築的開銷超過20億歐元。

再如在西方文明發源地的希臘,1834年就通過了第一部文化遺產保護法,確立了文化遺產保護原則:文化遺產是所有希臘人的共同國家財產,任何投資和發展計劃都不能對文化遺產保護造成負面影響。

2002年希臘又通過《古迹和文化遺產保護法》,將保護歷史遺迹囊括進開發、規劃和環境保護政策中,強調文化遺產與其周圍的自然環境密不可分,而且把神話、習慣、舞蹈、音樂等非物質遺產也納入了保護範圍。該法律還規定:“禁止所有可能導致不可移動文化遺產直接或間接滅失、損壞、污染或外觀改變的活動。”換言之,在文化遺址周邊地區進行的所有採礦、設廠等活動,都必須事先得到文化部的許可。

不僅僅是法國、希臘,針對如何保護文物,歐洲許多國家都有類似的法律法規。即便在一戰、二戰,交戰雙方也都刻意避免對重要文物的破壞。這也是為何我在歐洲隨處可以觸摸到歷史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意識到了保護文物的重要性,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公約規定:“各國文化和自然遺產的確定、保護、保存、展出和傳承後代,主要是有關國家的責任。該國將為此而竭盡全力。”該公約自1975年生效後,已有180多個國家先後加入,許多先前並不重視文物保護的國家也強化了對文物的保護。

中國是在1985年加入該公約的,而此前中國出現了古今中外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對文物的破壞。

中國深厚的傳統文化與豐富的文物

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在“三皇”降世,為人類奠定根基後,約公元前四千多年,被視為中國人始祖的黃帝出現在神州的舞台上。他為中華民族創造了豐富燦爛的中華文化,因而在中國歷史上受到無比的尊敬。也正是從黃帝時代,開始了以人為中心的、一幕幕璀璨的半神文化序幕。即便在造成人類毀滅的那場大洪水中,中國也保留了完整的文明。

此後中華民族繼續發展,保留了連續不斷的五千年信史記載。中國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具有深厚內涵的傳統文化,那就是“敬天畏地”,講求“天人合一”,即人要與自然和諧相處,而傳統文化的核心正是對儒(孔子)、釋(佛家)、道(老子)的信仰。

這樣的中華文化,也打造了一個個萬邦來朝的輝煌盛世,中國被尊為“天朝上國”,其文化深刻地影響了整個東亞地區,形成了大中華文化圈。而絲綢之路的開闢和四大發明的西傳則推進了世界文明,影響了歐洲乃至世界格局。

正是有著如此深厚的文化,幾千年積澱下來,中華大地珍貴的文物比比皆是。氣勢恢宏的紫禁城,中西合璧的圓明園,旖旎秀麗的頤和園,莊嚴肅穆的煌煌宗祠,講述著一個個感人故事的牌坊、牌樓,粉牆黛瓦的古村落,曲徑通幽的古廟,精雕細琢、形象各異的各種石器、陶器、玉器、工藝品,古樸典雅的音樂,筆精墨妙的書畫……數不盡,道不完。

幾千年來,這些文物伴隨著中國人,走過了一天又一天,走過了一朝又一朝,正是藉由他們,一代代中國人承繼著祖先留給我們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並銘記著我們來自哪裡,我們的精神家園在哪裡。

中共破壞文物史無前例

然而,在二十世紀初,受西方現代工業文明的衝擊,中華文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西方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被一批急於改變中國現狀的知識分子接受,並在中國建立了其代言人:中共。

相信唯物主義、無神論以及暴力鬥爭為內核的馬列主義的中共,為了維持自己的統治,自1949年建政後,就開始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並全方位通過媒體、教育等強行向人們灌輸馬列主義,使中國人與傳統文化漸行漸遠。

而毀壞與古人連接通道的文物,是中共的又一個毒招。1966年文革開始的“破四舊”,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迹、字畫、古玩被毀壞殆盡,毀壞文物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據同興撰寫的《十年浩劫──京城血淚》一文記載:北京市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來的6843處文物古迹中,有4922處被毀掉,其中大多數毀於1966年8、9月間的“破四舊”中。據不完全統計,北京市僅從各個煉銅廠里就搶救出來各類金屬文物117噸;從造紙廠搶救出圖書資料320噸;從各個查抄物資的集中點挑揀出字畫十八萬五千件,古舊圖書236萬冊,其他各類雜項文物53萬多件。

還有一份清單,記錄了全國部分被毀掉的重要古迹:炎帝陵主殿被焚,陵墓被挖,焚骨揚灰;黃帝時期的造字者倉頡的墓園被毀,改造成了“烈士陵園”;山西舜帝陵被毀,墓冢掛上了大喇叭;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被拆毀,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爛,頭顱齊頸部截斷,放在平板車上遊街示眾。

世界佛教第一至寶、佛祖釋尊在世時親自開光的三聖像之一八歲等身像被搗毀;孔子的墳墓被剷平,孔廟中的泥胎塑像被搗毀;頤和園佛香閣被砸,大佛被毀。

王陽明文廟和王文成公祠兩組建築被平毀無遺;和縣烏江畔項羽的霸王廟、虞姬廟和虞姬墓被砸成一片廢墟;太原一百多處古迹一天之內全部毀掉;河南南陽諸葛亮的“諸葛草廬”(又名武侯祠)被毀;書聖王羲之的陵墓及佔地二十畝的金庭觀幾乎全部平毀;合肥人代代保護、年年祭掃的“包青天”墓,也毀於一旦;杭州岳飛墳墓被刨,其被焚骨揚灰;阿拉騰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園被砸了個稀爛;海南明代名臣海瑞的墳墓被砸;湖北江陵名相張居正、北京城內的袁崇煥的墳墓,還有吳承恩、蒲松齡、張之洞、康有為等諸多歷史名人的墳墓被挖、被砸、被毀……

文革之前,北京尚有五百餘座古廟、寺院;中國幾千個城鎮,每個城鎮都有城牆、廟宇、寺院,文化古迹處處皆是,挖地一尺,就能看到近代古迹,兩尺、三尺、二十尺,歷代古迹,數不勝數。但在“破四舊”之後,所有這些幾乎全部被毀。而這些中華文化之精華經過了數千年的承傳積澱,一旦毀掉即無法還原。

除了無數的古迹被毀,古董、字畫、書籍等文物被毀壞更是無計其數。被譽為“中國最後的大儒”的國學大師梁漱溟先生回憶道:“他們撕字畫,砸古玩,還一面撕一面唾罵是‘封建主義的玩意兒’。最後一聲號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親在清朝三代為官購置的書籍和字畫,還有我自己保存的,統統堆到院里付之一炬。紅衛兵自搬自燒,還圍著火堆呼口號。”

字畫裱褙專家人稱古字畫的“神醫”的洪秋聲老人,其耗盡家財、費盡心血收藏的名人字畫,被紅衛兵付之一炬。他含著眼淚對人說:“一百多斤的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

而江浙一帶由於人文薈萃,明清兩代留存下來的古籍特別多,僅寧波地區被打成紙漿的明清版線裝古籍就有八十噸。

…………

不僅如此,共產黨還帶頭咒罵中華民族的祖先,詆毀、摒棄中華傳統文化,對宗教信仰進行鎮壓。與之相對應的是,世界各國普遍地對他們的偉大祖先和君主十分崇敬,珍視他們的傳統,尊重信仰自由。

即使在文革後,中共加入《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中共對剩餘文物的毀壞並沒有停止。在一切向錢看,一切以經濟利益為重政策引導下,又一批文物消失在城市的開發和鄉村的改造中,徒留一聲聲嘆息。

不用列舉太多讓人泣血的例子了,中共幹了歷史上從沒有人干過的事情,幹了連侵華的日本人也甚少乾的事情。這樣的中共,不是魔鬼,又是什麼呢?

中共為何要破壞文物與後果

那麼,為何中共要如此不遺餘力的毀壞文物,破壞自己的民族文化?根本原因是馬列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是格格不入的。對此,《九評共產黨》中給了很好的詮釋。

那就是西來幽靈共產黨清楚,為了神州子民放棄幾千年傳統文化及信仰,接受西來共產主義的理念,單靠簡單的欺騙、引誘根本不可能。因此中共在不間斷的政治運動中,邪招使盡,以暴力殘殺開始,破壞宗教之精髓,迫害知識分子,再從器物層面(如建築廟宇、文物古迹、字畫古玩等)摧毀中華傳統文化,割斷神人聯繫,達到其毀滅傳統文化,進而毀滅人的目的。

“破四舊”不止毀壞了信徒們禱告、修煉的場所,或古代天人合一的建築,更把人們心中的正信、天人合一的傳統正念一起毀掉了。這樣的結果是人們因此而割斷了與神佛的聯繫,失去了神佛的呵護,從而逐漸走向中共所引導的危險的深淵。

而在毀壞傳統文化的同時,共產邪黨還有計劃地、系統地建立了邪惡的“黨文化”,並用其培養、訓練沒殺掉的世人,把他們變成破壞傳統文化的工具,有的則跟從共產邪靈直接參与殺戮。此外,中共還深諳怎樣利用世間一切經濟利益、政治洗腦等手段讓世人就範,聽從其擺布。

就這樣,失去了與神佛相連的通道,失去了信仰,沒有了道德約束,惟有利益為大的中國人開始無限度的放縱自己,社會道德也在一日千里的下滑,而今日中國所有的亂象都與此有關。中國人危矣!中國危矣!解脫的唯一辦法上天早已點明,那就是擺脫中共的控制,解體中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