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沒有死黨 他自己就是毛的死黨

最信任的人出了問題,老人家很尷尬嘛。所以主席表面上很曠達,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嘛,其實心頭受到重創。歷次被他打倒、整死的老幹部,沒有一個人是真正反對他,要背叛他的,彭德懷至死都強調,我沒有反對毛主席。而林彪對毛確有看法,筆記中稱他為「老東」,說他一貫功勞歸於自己,錯誤歸於別人嘛。乳臭未乾的林立果,竟直接對他動了殺心。劉少奇只是與他政見不同,從不敢公開批評他,而林立果主持的《571工程紀要》直接罵他是秦始皇、絞肉機、B52。

眼看又到“9.13”了。這兩天血壓比較穩定,和同志們談談林彪事件。42年了,今天看,這是一件大冤案嘛。

黨內鬥爭林彪下場最慘

平反冤假錯案,和改革一樣,容易的早就平了,剩下的都是難平的。不算1979年以後,之前的冤案,至今沒有平反的還有兩個,一是高饒反黨聯盟,現在看,哪有什麼聯盟嘛,反高崗的倒是有一個聯盟,劉、周、陳、鄧嘛。第二個就是林彪反黨集團。林彪和他手下的黃吳李邱,其實都是正常的工作關係,這麼多年過去,沒有發現政變的證據。所謂反黨集團是捏造的嘛。

高崗與林彪很有淵源,115師就是紅一方面軍加陝北紅軍嘛。解放戰爭在東北,兩人也配合默契,林彪會打仗,高崗善於組織後勤保障、搞經濟建設,兩人惺惺相惜嘛。高崗和彭德懷關係也很好,彭德懷說抗美援朝的勝利主要靠了兩個麻子,一個高麻子高崗,一個洪麻子,就是志願軍的後勤司令洪學智嘛。後來高崗挨整,林彪、彭德懷心有戚戚,但毛主席吹了風嘛,所以都不再為高說話。六年後就輪到彭德懷倒霉了嘛,1959年廬山會議上彭被打成反黨集團,林彪也上山批彭嘛。再過十二年,林彪也倒霉了,下場更慘,屍骨無存嘛。中國人形容下場最慘的有兩句話,一句是“死無葬身之地”,二是“家破人亡、斷子絕孫”,這兩條,林彪全佔了嘛。一家三口,死在異國他鄉,屍骨不全,慘絕人寰嘛。

林彪對黨的功勞最大

軍事將領中,林彪對黨的功勞最大。主要體現在兩個歷史階段,一是長征,他率領的一軍團,對於保衛毛主席和黨中央居功至偉,當然這時彭德懷也有大功嘛。二是佔領東北,這對於我黨奪取全國政權是決定性的。七大選出11名政治局委員,派去東北4個,陳雲、彭真、張聞天、高崗,可見這個寶押得有多重。林彪這時只是中央委員,彭真是東北最高首長——東北局書記、東北聯軍政委,但後來局面不利嘛,毛下決心易帥,把東北交給林彪,任命他做東北局書記、東北聯軍總司令兼政委,彭真成了他的副職。這個決策在今天很難想像嘛,用一個中央委員當書記,用政治局委員當副書記。這就是戰爭年代,奪取勝利是第一位的,其它顧不了那麼多嘛。事實證明,主席的這個寶押對了,林彪不負重望,拿下了東北,建立了鞏固的東北根據地,揮師百萬大軍入關,一直打到海南島。

古語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林彪真正做到了這一條。東北戰場,他乾綱獨斷,誰的帳也不買,甚至在戰略上堅持自己的判斷,給中央發報說“請主席頭腦清醒思考之”。這樣的話,連彭德懷也不敢講嘛。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9月美軍仁川登陸,金日成招架不住,向主席求援。主席召集政治局會研究出兵,大家都不贊成。林彪明確反對嘛。主席心中的挂帥人選,第一是林彪,第二是粟裕,結果這兩個人都稱病。這件事主席對林彪產生了成見,多年後還說“給林彪發了轉業費”嘛。

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要與主席分出是非曲直,這就犯了主席的大忌;而林彪在關鍵時刻,始終維護主席的威信,是毛的鐵杆粉絲嘛。1958年主席頭腦發熱發動大躍進,造成大災難,1959到1961年,農村餓死3000萬,城市經濟也出現嚴重困難。主席一看事情搞砸了嘛,宣布退二線,把劉少奇推上一線,1959年第二屆全國人大,劉當選國家主席,從此中國兩個主席並列嘛。經過三年整頓,實際上全面糾正了毛的大躍進錯誤,經濟有了起色,建國以來第一次執政危機,成功化解了嘛。

七千人大會林彪保駕有功

按照黨章,1961年應該召開黨的九大了,但這時開九大,主席能不能保住領袖的位置,至少毛自己沒有把握嘛。林彪筆記中分析毛,“他最大憂慮在於表決時能得到多數否”。從1961年1月開過八屆九中全會後,五年里沒有開過中央全會,更不要說黨代表大會嘛。工作怎麼布置呢?主席很聰明,他不開有法律效力的代表大會、中央全會,而是開“中央工作會議”。我們黨歷史上最有名的中央工作會議,要數1962年春節期間在北京開的“七千人大會”。全國的縣委書記、廠礦書記都來了嘛。劉少奇作報告,反思三年災害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還說,過去總講成績是九個指頭,缺點是一個指頭,這次恐怕要反過來。彭真也說,毛主席有錯誤,也要檢討。關鍵時刻,林彪出來保駕嘛,他在大會上發言說,毛主席最實事求是,總是離實際不遠,總是八九不離十,過去幾年我們遇到困難,是因為沒有按毛主席的意見辦。主席帶頭起立鼓掌,說“講得好”,還叫他整理成文章,發給全黨學習。這次保駕,對主席至關重要嘛。毛四年後拿下劉少奇,決心也來自這個時候嘛。

主席發動文革,最堅強的盟友是林彪。主席有30年沒有穿過軍裝了,1966年卻穿上新軍裝,表明了他要依靠軍隊嘛。林彪1959年主持軍委後,把軍隊變成毛衛隊嘛,樹立一個榜樣叫雷鋒,核心不是什麼做好事助人為樂,而是做毛主席的好戰士嘛。沒有林彪,毛很難發動這樣一場顛覆全黨的政治運動。

林彪難逃兔死狗烹

李銳同志說過,毛主席最喜歡兩個人,一個是鄧小平,一個是林彪。這是很準確的。但再喜歡,也是工具,一旦用不著了,或者刺手了,就兔死狗烹嘛。九大以後,劉、鄧、周的勢力都受到致命打擊,毛威望空前,成為紅太陽,這個時候,林彪的抬轎子,沒有太大意義了嘛。張春橋、姚文元比林彪更有理論高度,是毛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的衣缽傳人嘛。林彪對文革不理解,對文革派看不慣,黨內軍內威望也太高,這些都給他留下禍患。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上,林彪講話暗批張春橋、姚文元,開始主席不以為意嘛,後來各小組討論一呼百應,張春橋和姚文元跑來求救,抱腿痛哭,把主席的褲子都弄濕了嘛。主席暗暗吃驚,林彪的勢力超過了當年劉少奇嘛。這個時候,毛對林彪警覺了,不舒服了,想修理他嘛。但主席是策略大師,他寫了一篇短文說“我和林彪同志一致認為”如何如何,麻痹林彪嘛。林一方面覺得毛出爾反爾,耍弄自己,心裡有氣,但又被毛迷惑,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拒不出席批黃吳李邱的“華北座談會”,也不給毛寫檢討。在黨內,從不檢討的只有毛和林彪二人嘛。而主席特別喜歡別人寫檢討,不僅高級幹部,就連身邊的警衛、護士出了小錯,都要寫檢討書,有時一次還不行,要反覆檢討多次。在他看來,寫檢討體現了一種思想上的臣服,檢討書放在保險柜里,就是一個把柄,什麼時候要搞倒你,把檢討書公布出來就好了嘛。鄧小平為了出來工作,向主席多次寫檢討,毛後來允許他恢復工作,但前提是把鄧的檢討書向全黨公布了,裡邊說“永不翻案”等等,成為鄧的緊箍咒,一直到死,他都不敢做赫魯曉夫的報告嘛。

1971年五一節,林彪拒絕上城樓,周恩來親自打電話,再三哀求他才出來。和主席坐在一張圓桌,兩人互相不理睬嘛。沒有幾分鐘他就回家了。後來他求見主席,主席就是不見嘛。直到這個時候,恐怕主席還認為林是個“娃娃”,沒當回事。7月主席開始南巡,一路講黨史,講紀律,旁敲側擊,一貫手法嘛。這個時候,林立果想暗殺毛,但也只是紙上談兵,沒有具體實施。後來傳達文件說暗殺計劃被毛挫敗,不是事實嘛。

最詭異的,是林彪女兒林豆豆居然成了周恩來的卧底。我黨的情報工作有光榮傳統。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傅作義、陳佈雷的女兒都是中共黨員,關鍵時候發揮重大作用。這個法寶保留到建國之後,各領導人的秘書、司機、廚師、警衛都由中辦安排,等於是中辦的眼線,一舉一動,主席都能了如指掌嘛。直到主席死後,李先念去玉泉山找葉帥談話,葉帥都要打開收音機,就是防竊聽嘛,可見他對身邊環境警惕到什麼程度。林豆豆愛父親,痛恨母親和弟弟,總理大概利用她這一點,要她保護林彪,有情況就要向中央報告。葉群、林立果商量事情都背著豆豆,讓豆豆更加懷疑。其實沒有豆豆報告,中央警衛團也早收到密令,對林的一舉一動嚴密監視嘛。

“9.13”墜機沒有懸疑

總理接到林豆豆報告說林彪要跑,打電話問葉群調專機幹什麼,讓林立果和葉群驚惶失措,9月12日毛提前回到北京,在丰台又找人談話,風聲傳到林彪那裡,林立果和葉群更慌亂了,他們心裡有鬼嘛。劉少奇沒有二心都死那麼慘,我們可是真正有二心的,一旦被主席發現,那還了得嘛。他們動員林彪跑,林彪並不情願,但吃了安眠藥,判斷力與行動力都有問題,帽子都沒有戴就跟著上車了,57號文件說“倉惶出逃”嘛。林豆豆後來一直堅持林彪是被林立果和葉群劫持走的,因此受到周恩來嚴厲批評,還坐了幾年牢嘛,但她至今還堅持這個觀點。

林彪的飛機究竟是如何掉下來的,版本很多。主要是我們信息不透明,官方說法缺乏公信力嘛。但這些年出版了許多著作,包括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都在香港出了回憶錄嘛,應當說情況還是比較清楚的,特別是空軍司令吳法憲、海軍政委李作鵬,當時都在一線處置,最了解情況,導彈擊落的說法,子虛烏有嘛。蘇聯發射導彈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黃吳李邱都是9月24日才被捕的,之前一直參與軍機,這時蒙古使館工作人員已經看了現場,拍了大量照片送回國內,如果飛機是被擊落的,當時就會有判斷,但黃吳李邱也不知道有蘇聯導彈這回事。看來迫降失敗墜毀,還是很可能的嘛。

有一種說法,說從黑匣子中聽到飛行員潘景寅與地面的對話,論證飛機原來要飛廣州,潘受汪東興的指使,偷偷改變了航向,繞向北方,這是無稽之談嘛。256號飛機的黑匣子至今被俄國密藏,中國怎麼可能解讀?如果當時有通話,吳、李都在空指,怎麼會不知道?況且林彪警衛秘書李文普證明,在去機場的路上,他聽到後邊坐的林彪問:到伊爾庫茨克有多遠?可見預定的目的地就是蘇聯。從林彪特別是葉群和林立果的心理來看,既然逃了,就要逃到毛的控制範圍之外,否則有何意義?王立軍都明白這個道理嘛,林彪怎麼會不懂?

林彪沒有死黨,他自己就是毛的死黨

說黃吳李邱是林彪死黨,廣州軍區也是林彪死黨控制,都是瞎編嘛。林彪哪有死黨?林彪本人就是毛的死黨。空軍司令吳法憲是林彪一手提拔的,得知林彪飛走後,他積極向周恩來建議派殲擊機打下來嘛。海軍政委李作鵬被指控放走林彪,事實上是周恩來一直不下命令封鎖山海關機場,李作鵬說,只要封鎖機場,十個林彪也跑不掉。他在牢里想了十年才明白,毛和周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他不跑嘛。總後部長邱會作,長征前負責掩埋物資,幹完後差點被組織滅口,是周恩來救了他。黃吳李邱都是毛的信徒,周的粉絲,四個人都不知道林彪要逃,如果他們知道,沒有一個會跟著走,在毛與林之間,他們只會選擇毛。

主席的嫡系思想很重,他的嫡系就是“雙一”嘛,紅一方面軍的紅一軍團。雙一是主席從井岡山帶出來的部隊,是最親的親兵。黃吳李邱都是雙一出身。而林彪是雙一的代表,紅一軍團的創始軍團長。歷史上我軍有四個山頭嘛,朱毛的一方面軍,賀龍、蕭克的二方面軍,張國燾、徐向前的四方面軍,劉志丹、高崗的陝北紅軍,陝北紅軍後來合併到紅一。長征後紅一方面軍只剩下五千多人,加上陝北紅軍共二萬人,改編成115師,林彪當師長;二方面軍二萬人,改編成120師,賀龍當師長;四方面軍經過長征和西征消耗,剩下的二萬人,改編成129師,劉伯承當師長,原來的統帥徐向前,只是副師長。一、二、四方面軍這三大山頭,一直延續到文革,說到軍隊幹部,首先要問是哪個方面軍的。建國後幾十年,主席一方面重用“雙一”將領,他也懂得牽制的重要,有意用了一些四方面軍的人做大軍區司令,如武漢軍區陳再道、南京軍區許世友、瀋陽軍區陳錫聯、北京軍區李德生等,讓這些人心懷感激,更懂報效嘛。林彪事件後,主席對“雙一”不再倚重,反而重用四方面軍的李德生、陳錫聯。

最信任的人出了問題,老人家很尷尬嘛。所以主席表面上很曠達,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嘛,其實心頭受到重創。歷次被他打倒、整死的老幹部,沒有一個人是真正反對他,要背叛他的,彭德懷至死都強調,我沒有反對毛主席。而林彪對毛確有看法,筆記中稱他為“老東”,說他一貫功勞歸於自己,錯誤歸於別人嘛。乳臭未乾的林立果,竟直接對他動了殺心。劉少奇只是與他政見不同,從不敢公開批評他,而林立果主持的《571工程紀要》直接罵他是秦始皇、絞肉機、B52。我相信主席看《571工程紀要》時,肯定有三國王朗的心情嘛。所以林彪事件之後,主席又驚又氣又羞又悔,急火攻心,七二年一月,肺心病發作,突然休克,幾乎一命嗚呼。雖然搶救回來,但元氣大傷,從此健康每況愈下。那個自信、瀟洒、談笑風生的毛澤東消失了,變成多疑、易怒、傷感、衰老的老人家。

林彪事件宣告文革破產

1971年的9.13,對中國可以說是天崩地裂。它在事實上宣告了文革破產,毛失去了最忠實、最可靠的盟友,也在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面前出了大洋相嘛。毛自己深知這一點,要求對他的個人崇拜降溫。文革中興起的早請示、晚彙報停止了,各地的主席塑像大部分拆除了,一大批將帥恢復工作了,毛主席像章也不用戴了,只有總理,一直戴到死嘛。

從表面上看,林彪集團與江青集團是對立的,但江青背後是毛,江青的主張就是毛的主張。所以後來江青受審時說,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並不是亂說的嘛。林彪找陳伯達起草九大政治報告,提出要發展生產力,被毛否定。林彪同情周恩來,曾要求軍隊系統支持總理的工作,九大後的政治局,一多半都是軍人,大都很尊重周恩來嘛。林彪死後,軍隊系統對江青集團的權力制衡被打破,王洪文被作為接班人調入北京,十大成了副主席,四人幫正式形成,周恩來的日子從此更難過了嘛。他雖然躍升為黨內二號人物,但這是最危險的位置,劉少奇、林彪的下場放在那裡嘛。所以周恩來事實上成為四人幫,也就是主席的打擊對象,這都是後話了。

文革十年,林彪事件恰好處於中間,前五年可以說是狂熱發燒,後五年逐漸降溫。林彪對文革是有責任的,首先他做了毛的堅強後盾,其次是把毛捧上神壇。在中國大歷史上,他充其量是楊秀清、石達開,不大可能得到正面的評價,但對我黨來說,他真是一個大功臣。黨內不給他平反,讓四野的幹部寒心嘛。四人幫被抓後,黃吳李邱以為平反的時機到了,說我們一直和四人幫做鬥爭嘛,結果不但沒有平反,還被送進了秦城,之前在北京衛戍部隊監護,基層幹部都很客氣,現在正式成為囚犯,還要和四人幫同時受審。

權力中心就像絞肉機

林彪是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到人生的跌宕起伏嘛。林彪1907年出生,18歲考上黃埔四期,20歲參加南昌起義,23歲當軍長,25歲當軍團長,30歲任115師師長,指揮平型關戰鬥,39歲成為“東北王”,42歲成為“中南王”,48歲授元帥銜,51歲成為黨的副主席,58歲被確定為毛的接班人,64歲葬身蒙古荒漠。林彪受過槍傷,身體不好,他也深知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建國後以養病為由,蟄伏了十年。但畢竟是凡人嘛,按捺不住,想在政治舞台的中心表演一番,結果折戟沉沙嘛。

回頭看這些開國將帥,凡能超脫的,或者早早就被邊緣化的,都以高壽善終嘛,像朱德、徐向前、劉伯承、聶榮臻、葉劍英。原二方面軍創始人蕭克,只授了上將銜,1958年被彭德懷批判後賦閑,他與林彪同年生,但活到2008年,享年101歲,寫了部長篇小說,得了茅盾文學獎嘛。而處於權力中心的,都被整得七葷八素,像彭德懷、賀龍、陳毅、羅瑞卿。風流上將黃永勝,建國後一直在廣州軍區,司令員當得好好的嘛,楊成武下台後調進北京任總長,主席對他極為器重,秋收起義的子弟兵嘛,籌備九大時讓黃永勝參加人事小組,還提名他進常委,其中不排除有拉攏他牽制林彪的考慮,可以說一時風光無限嘛。可是不到三年,就關起來了。1981年公審後假釋,已經是肝癌晚期,醫院住了兩年就死了。比蕭克少活了30年。所以呀,權力中心固然風光,但也很危險嘛,在階級鬥爭年代,就像林立果說的,權力就是一架絞肉機,今天絞別人,明天自己就被推進去了嘛。

我戎馬一生,沒有多大功勞,也沒有多高的權位,但能坐在歷史舞台下邊觀看一幕幕活劇,就很幸福嘛。現在除了血壓高一點,沒有其它毛病嘛。爭取向蕭克同志看齊,活到100歲嘛。

2013-09-1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