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余文生律師,1967年出生在語言文化大學(後改為中國礦業大學),從小成長在北京機關大院,經常見到當局高官。生活條件優越,家庭收入相當於高幹子弟家庭。1970年代,外國人遊歷中國必須由當局接待,余文生的父親原是空軍技術軍官,後來在當局的中國旅行社負責接待外賓的“政治任務”,接待過澳門前特首何厚鏵的父親、富商何賢等等,下班不時把大陸境外的報紙帶回家。當時讀小學的余文生,以手電筒微光閱讀一般中國人讀不到的香港報章、當局的“內參”資料,看到外面世界,潛移默化。“所以我和北京很多人的思想很不一樣,我呢早已知道什麼叫民主”小時候就向父親預測蘇共會解體。

余文生1999年通過律師考試,2002年起執業,起初從事商業訴訟。用余文生自己的說法,自己走上人權捍衛之路,是被當局逼迫所致。余自稱“不願意和制度硬碰,不願意正面衝突”,只有在當局實在違法,他才會對抗。余文生說,“不能說我是一個百分百的改良主義者,但我是改良思想非常嚴重的一個人,一直希望當局能做些改變,可現在我的改良思想幾乎殆盡了,我不相信共產黨能改變。”余文生認為,“這個年代能讓你做很多事情,能為民主的事業付出,總要有人去犧牲,為後人鋪就道路,既然我已走到這一步,也就沒什麼退路了,我也不願再退回去,那就一直往前走,直到中國社會實現真正的民主自由,革命軍中馬前卒,那就革命軍中馬前卒吧”

在被捕之前,余文生大多時間是商業律師,但2014年在當局監獄官員拒絕讓他會見一名被控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當事人後,他大膽進行一次公開抗議活動,2014年10月他被當局抓捕,羈押99天期間,被關進死刑犯監牢61天,被提訊近200次,不能見律師,遭當局謾罵酷刑[2],承受17小時審訊和身體虐待,導致他小腸疝氣。[7]。他在過程中,被迫簽下“不要律師辯護”等等聲明,但拒絕屈服警方強逼“交代(栽贓出賣)別人的事情”。他還見證了死牢重刑犯行賄減刑的事。出獄後,余文生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門,控告北京大興公安分局等部門違法。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余文生深感中國人權改善的必要與緊迫,於是加入“中國人權律師團”,代理了多起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案件、王全璋律師等案,他曾表示“法輪功群體遭受到的迫害,是當下中國最需要關注的人權問題。”他表示,當局鎮壓法輪功,如同十年文革,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明法輪功違法,但法輪功體現了中國美德,“從未以暴易暴、以怨報怨”。余說,“我們還是沿著高智晟的方法,他走的是公民路線,與草根群眾結合在一起,你看這次709打擊的,不就是與草根走在一起的律師嗎?都是公民化的律師。”

2014年,余文生代理了河北三河市法輪功辯護案、王成訴全國律師協會和《法制日報》案(律師權)等著名案件,此外諸如:北京通州趙勇案(拆遷)、浙江朱瑛娣案(維權人士)、北京李華民案(維權人士)、吉林遼源市王春梅案(拆遷)、湖北襄陽的何斌、徐彩虹案(訪民維權)、北京陳兆志案(知識產權)、江蘇啟東夏薇案(受害者申訴)等。

他致力幫助在2015年7月當局打壓維權律師的大規模行動中入獄的律師,例如王全璋等人。709後,余有機會離開中國,但余最後選擇留下,希望促進中國能走向法治。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余文生7月30日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余說“我應該是就709向當局進行反擊的第一個律師,我不能同意這種小文革式的抓捕,所以他們可能隨時再次抓捕我,而且沒有任何理由。”8月6日晚,公安撬鎖破門強入他家,當著他妻兒面前,將他背銬帶走24小時,10小時背銬,14小時正銬“變相的酷刑”。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時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都遭當局拒絕。

中國民間、香港團體、台灣團體都發起活動。國際特赦組織也呼籲中共立即放人,稱余文生是一個有良知的律師,因行使言論自由權利遭當局拘留。

妻子許艷持續奔走爭取會見,獲國際關注,包括美、德、荷蘭、瑞典等國駐北京使館均曾派員探視許艷,並呼籲中共執政當局釋放余文生。妻子許艷2018年4月1日在家門口被當局依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帶走,數小時後獲釋。她透露,警方希望她不要發聲。許艷4月14日應約到江蘇徐州市公安分局,準備和被羈押的余文生視訊會面,但警方卻突然改口拒絕。維權律師黃沙表示,公安叫來家屬的目的之一,是讓家屬勸當事人“認罪”;可是公安評估許艷在外態度行為,認為她不會太配合勸余文生“認罪”,因此就拒絕許艷會見。之後許艷還多次前往徐州要求會見余文生,但均被中共司法當局拒絕。

余文生被關押3個月後,2018年4月19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批捕。妻子許艷2月帶兒子準備前往香港,被當局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通關。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在推特上聲援李文足,要求釋放709案相關人,包括王全璋、余文生、江天勇等人。

中共當局在關押余文生一年多後,居然在不通知家屬、不通知律師、不依法在法院網站公布信息情況下秘密開庭審理。中共司法當局如此行徑,是公然違反自己頒布的《憲法》承諾“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實進行誣告陷害。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由於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權利而受到損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規定取得賠償的權利。”也違反中國《刑法》、《刑事訴訟法》、《看守所管理條例》以及中國政府簽署的《人權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人權捍衛者宣言》等等國際人權條約,自食依法治國諾言。

因此,民生觀察強烈要求中共當局立刻無罪釋放余文生,追究製造余文生人權案件的相關人員法律責任,對余文生進行國家賠償!切實兌現保障人權的憲法承諾!

民生觀察

2019年5月11日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生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