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忌:「送中」激化香港民主運動

5月11日的香港立法會,出現有史以來最激烈的全武鬥,而且不分激進與溫和,不分保皇或是民主派,都推撞而大打出手;最奇特的是,以往常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溫和派,也終於被激化參加全武鬥;香港的民主運動,終於出現了上世紀80年代末,台灣在國會武鬥的場面,比台灣遲了三十多年。

1980年代的香港與今日的分別,就是在英國統治期間,港督與立法局即使不是民選,英國政府卻對民意非常關心,原因就是英國政府自己本身就是民主選出,即使在香港委派的官員不是,但這些官員卻是受到民選政府的任命,一旦在香港的局勢惡化,或出現國際上的醜聞,這些官員必被追究撤換;因此80年代90年代的香港人,習慣在英國的良好管治下,自豪於有問題向政府提出,政府就會自動處理,市民以至代議士只要表達意見,政府既會聽取反對聲音,更會代為提出合理的方案;因此當年的香港人,在嘲笑台灣國會的全武行,質疑有意見就發表好了,為何不能好好談?為何要動粗?活在美好時光(Good old Days)的香港人,對此始終無法明白。

然而經歷了主權移交後,近十年所謂“一國兩制”名存實亡,連英國國會報告都指出,如今只餘下“一國1.5制”;由梁振英到林鄭月娥,所謂的“特區政府”,已經淪為成中共中聯辦治港的傀儡殖民政權;然而和“前殖民主”英國不同的,中共國不但不是民主國家,還是全地球最極權專制的獨裁國家,因此以往民選議員“為民請命”的方式,即以往民選議員代表市民,向政府反映意見,而政府因而修訂政策的方式,近十年內不斷惡化,至今已幾乎完全失敗。

一如中共在中國大陸的“管治方式”,所謂“民意”,就是黨掌握傳媒,再透過傳媒與五毛黨創造出來的聲音;因此近十年來,親共組織不斷在香港開辦新傳媒、組織與群組,透過“黨的人”,去組織外圍的“自帶五”,然後不斷以親共傳媒與組織,所創造出來的假民意,去取代真民意;例如“反送中”有13萬人走出來示威,親共組織就搞假簽名,簽出22萬的假數,來反駁“支持”政府才是“民意”,而電視台與大半傳媒,都掌握在親北京的手上,而中共的算盤就是,靠那三四成“跟黨走”的“愛國愛錢”人民,即可在香港為所欲為。

正所謂“不見棺材不流淚”,很多人在沒有切膚之痛之前,都常反過來怪責別人抗爭太激進,應該和政府“溝通”,好似政府一意孤行不聽民意,或作損害別人的決定,只是“溝通不足”;然而當保皇黨今次赤裸裸,連自己所訂立的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也不理,與自稱“中立”的立法會秘書處,全面“搬龍門”去為撐政府度身訂造“打茅波”,去更換委員會主持會議人,甚至連拆廣播系統,搬走飲水機,以至鎖立法會會議廳時,一句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的經典對白,終於成為了香港今日的現實:“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系我既人,點同我打呀?”

於是連“最溫和”的民主派支持者,終於理解到如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學對手,盡全力去反抗。在大義(送中條例)面前,在溫和派也被迫反的情況下,民主陣營終於空前團結,希望溫和派緊記今次的教訓,不要再站在道德高地上,批判別人為何不能“平心靜氣”;同時對激進派而然,請理解1.在比例代表制下,這些“溫和派”正是由那些“不願醒”的溫和選民所選出。2.有如程式上的漏洞過早被使用與濫用,如拉布,則只會令對手早有提防堵塞漏洞,令對抗政府極權的工具日益減少,使用時必先要視乎民意民情。但願民主陣營能夠保持這種團結,因為除非外圍環境大變,香港的苦難仍會持續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