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消息擾動人民幣一波三折 離岸央票或再度出海

周二,美國官員表示,商務部對華為出口黑名單提供90天豁免,消息引致人民幣一度走強;但隨著美元指數上升,人民幣轉跌。市場交易員認為,由於中美談判前景不明,人民幣短期貶值壓力難以消除,尤其離岸市場,人民幣貶值情緒高漲。為維穩人民幣預期,在5月15日發行離岸央票之後,中共央行宣布,將繼續在香港發行央行票據。對央行維穩人民幣的政策意圖,彭博經濟學家表示,人民幣未來走勢主要看貿易戰如何演進。

人民幣走勢將取決於貿易戰。

周二,美國官員表示,商務部對華為出口黑名單提供90天豁免,消息引致人民幣一度走強;但隨著美元指數上升,人民幣轉跌。市場交易員認為,由於中美談判前景不明,人民幣短期貶值壓力難以消除,尤其離岸市場,人民幣貶值情緒高漲。為維穩人民幣預期,在5月15日發行離岸央票之後,中共央行宣布,將繼續在香港發行央行票據。對央行維穩人民幣的政策意圖,彭博經濟學家表示,人民幣未來走勢主要看貿易戰如何演進。

人民幣一波三折

彭博報道稱,5月21日,美國官員表示,商務部向使用華為公司設備的本國部分用戶提供90天寬限期,受此消息擾動,上午在岸、離岸人民幣一度雙雙走強,離岸市場美元賣盤開始增多,包括一些美元多頭平盤;午後,隨著美元對多數貨幣擴大漲幅,人民幣下午雙雙轉跌,回吐此前漲幅。盤後中共央行宣布將再次發行離岸人民幣央票,人民幣再度小幅上升。

北京時間16:30,在岸人民幣官方收盤價為6.9166元,下跌0.04%;成交額減少4%,報338.62億美元。盤後,北京時間17:32,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上漲0.05%,報6.91元。香港時間17:34,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6.9397元;香港時間17:34,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價差報297點。

路透引述交易員觀點稱,美國放鬆對華為限制緩和貿易戰升級憂慮,短暫助穩市場預期,但午後歐元、英鎊和澳元等主要貨幣均出現回落,美指重返98關口,人民幣再度承壓,加上中美貿易摩擦不減,人民幣短期缺乏反彈理由。

他們並指出,人民幣中間價連兩日強於市場預期,並守穩6.9元關口,傳遞出監管維穩意圖,但因中美談判前景不明,人民幣短期貶值壓力難消;不過,隨著人民幣走弱,監管出手維穩的概率也在上升,機構對監管手段亦有所顧忌,當前點位持續做空意願下降。

一中資行交易員稱,按照近期中間價的預測來看,周二美元/人民幣中間價應開在6.9元上方,但顯然沒有,這體現了監管維穩匯率的意圖。

中共央行或再次發行離岸央票

周二北京時間下午5點後,中共央行突然宣布,將於近期再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和以往不同的是,央行這次僅在其官方微博發布了上述消息,未在官網發布,也未透露更多發行細節。

受上述消息影響,離岸人民幣短線拉升近百點。

彭博報道,瑞穗銀行策略師張建泰表示,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價差持續擴大顯示離岸人民幣貶值情緒高漲,導致央行出手收緊流動性打壓離岸貶值情緒,而若是為了流動性管理、支撐即期價格,發行期限有可能更短。

過去三周,人民幣兌美元無論是在岸匯率,還是更為靈活的離岸匯率,都有所走軟。

5月15日(周三),中共央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

陸媒《華爾街見聞》報道稱,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的時間點背後,含有較大的政策意圖。在港發行央票可以回收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提高離岸市場利率,抬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從而達到穩定匯率的目的。

報道認為,結合近幾日人民幣貶值預期快速升溫的市場變化看,央行此時出手發央票,穩定匯率意圖明顯。

央票即中央銀行票據,是央行為調節商業銀行超額準備金而向發行的債務憑證,其實質是中央銀行發行的債券,也是中央銀行調節基礎貨幣的一項貨幣政策工具。

發行央票的目的在於減少商業銀行可貸資金量。商業銀行在支付認購央行票據的款項後,其直接結果就是可貸資金量的減少。

彭博經濟學家:人民幣是否破7取決於貿易戰

中共央行近日對人民幣中間價的調整和發行離岸央票的舉措,均體現維穩人民幣的意圖。

對此,彭博經濟學家認為,儘管中共央行有維穩人民幣匯率的政策意圖,人民幣往後的走勢破不破七,還要看貿易戰演變的情況。

彭博經濟學家曲天石和彭博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舒暢撰文稱,中共央行是否允許人民幣破七是現下熱議的一個問題。

一旦中共和美國不能達成貿易協議(彭博經濟研究認為,這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目前略高於其他情境),中共央行可能會允許人民幣下跌,但會給人民幣設置減速帶,小心地引導市場預期,控制貶值步伐,以盡量抑制資本外流,以防進一步擾亂市場。

彭博經濟研究認為,儘管中國大陸在匯率的市場化方面有所進展,不過,人民幣匯率水平目前基本上還是由央行來決定的,在中國經濟成長面臨壓力的情況下,政府可能會默默地歡迎人民幣適度走軟。

然而,人民幣的快速貶值,特別是破7,依然會引發大量具有挑戰性的問題。破7的風險在於,這會動搖匯率預期,引發對匯率進一步下跌的擔憂,從而刺激資本外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