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新疆書評惹議 荷商再陷中共審查疑雲

中國研究學術圈再度傳出疑有中共勢力干預學術自由的事件

上個月曾陷入中共審查風暴的荷蘭學術期刊出版商博睿(Brill Publishing),再度因其發行的期刊拒絕出版一篇關於新疆的書評,而受到外界關注。

中國研究學術圈再度傳出疑似有中共勢力干預學術自由的事件。美國羅斯-豪曼理工學院的新疆問題專家葛羅斯(Timothy Grose)於4月5日在推特上發文表示,博睿所發行的期刊《中國與亞州:一本歷史研究期刊》因為他拒絕刪除一篇書評中闡述新疆再教育營的段落,而決定不發表他的文章。

葛羅斯在《洛杉磯書評》網站上發表的文章中寫道,《中國與亞州:一本歷史研究期刊》的團隊於2018年1月與他聯繫,希望他能替人類學家克利夫(Tom Cliff)的新書《油與水:身在新疆的漢人》寫一篇書評,而他也答應了這個邀約。然而,當他在2018年11月7日將草稿寄給期刊的書評編輯後,隔天他收到回信,要求他刪除該文的第一段以及第二段的前兩句。葛羅斯表示期刊編輯要求刪除的段落,主要是在討論中共透過新疆再教育營大量關押維吾爾人的情形。

在葛羅斯把自己的疑問透過電郵回復給期刊團隊後,書評編輯將葛羅斯的疑問轉達給該期刊的總編輯,也就是任教於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的韓孝榮。葛羅斯在等了將近一個月後,於2018年12月再度致信給期刊的書評編輯,而書評編輯在回信中表示他認為《中國與亞州:一本歷史研究期刊》刊登葛羅斯的書評的機率不大。

葛羅斯在等了三個月仍沒收到該期刊的響應後,便決定將該篇書評發表於諾丁漢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亞洲研究機構的期刊《亞洲對話》。葛羅斯在《洛杉磯書評》的文章中寫道:“博睿的亞洲研究主任透過電郵聯繫我,表示當初期刊請我寫的書評,並不在《中國與亞州:一本歷史研究期刊》涵蓋範圍內,所以這整起事件是因為這個誤會所引起的。另外,他還說整起事件因外界誤以為期刊總編輯不願意發表該篇書評,而導致情況變得更嚴重。”

期刊總編:並無政治審查

《中國與亞州:一本歷史研究期刊》的總編韓孝榮在網路上響應了葛羅斯的文章,表示該期刊在2018年邀稿的時候,因為溝通有誤,導致他們收了兩篇與期刊宗旨不符的書評,其中一篇便是葛羅斯針對《油與水:身在新疆的漢人》所寫的書評。他強調:“本期刊的宗旨是專註在研究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的歷史關係,所以我才沒有把葛羅斯的書評納入創刊號。”

韓孝榮也說他原本計劃替葛羅斯的書評找到一本更適合發表的期刊,或是在《中國與亞州:一本歷史研究期刊》未來的刊號中發表該書評。另外,他也承認建議葛羅斯將該書評提到新疆再教育營的段落刪除,因為他認為:“該段落所敘述的是一個仍在發展的政治事件,而學術書評一般都會以作者在評論的書開頭,而非一段政治訊息。”

韓孝榮重申,他對新疆的看法可能與葛羅斯不一樣,但這並不代表他做出的修改建議或是延後發表書評的決定與政治審查有關。韓孝榮告訴德國之聲:“作為學術期刊《China and Asia》的主編,本人有責任確定期刊上的內容符合期刊所定的主題(即有關歷史上中國與亞洲國家關係方面的分析);而且所有發表的書評或文章,亦須具備客觀事實基礎及根據,這兩項考慮均為本人編輯工作上的主要原則,並不涉及任何政治審查。”

另一方面,博睿的首席發行長藍恩(Jasmin Lange)上周(5月15日)透過公開聲明針對上述的審查疑雲做出回應。她表示,博睿在4月7日透過推特得知這個審查疑雲,並立即與葛羅斯跟韓孝榮聯繫,希望能更詳細了解整起事件的原委。她說,當博睿還沒來得及總結這起事件的調查結果時,葛羅斯已選擇將該篇書評投稿到別的期刊。

然而藍恩強調:“博睿將持續針對此事進行調查,並會在調查終結後,採取適當的行動。我們也歡迎任何學術論文作者在發現博睿發行的期刊,可能有違反我們發行準則的行為時,立即與我們聯繫。”

學術界仍持疑

儘管博睿誓言繼續對此事進行調查,中國研究的學術圈卻仍質疑整起事件是否已構成政治審查。澳大利亞蒙納士大學(Monash University)的資深講師凱大熊(Kevin Carrico)在葛羅斯的文章下方留言表示,在他過去多次寫學術書評的經驗中,他從未遇過一位編輯要求他不要把書評與時事鏈接在一起,而這樣的原則也適用於許多歷史類的學術期刊。

凱大熊強調:“人們在閱讀書籍時,往往會透過現實生活中的情境來理解書中含意。我覺得當一個人在閱讀克利夫的這本書時,很難不想到現在在新疆發生的事情。”

此外,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蘇立文(Jonathan Sullivan)在接受美國教育網路媒體高等教育內部(Inside Higher Ed)訪問時表示,葛羅斯是在評論一本與新疆有關的書,所以他在文章開頭提到現在在新疆發生的事是正常的。蘇立文強調:“我認為該期刊主編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因為在評論一本書的過程中,與時事作鏈接是必要的。”

上個月底,博睿也因為他們代理髮行的期刊對涉及中國敏感話題的文章進行內容審查,而受到關注。當時博睿宣布自2020年起,終止替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Higher Education Press in China)在中國以外的地區,發行四本學術期刊。當時的決定源自於兩名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教授,公開指控一本學術期刊對投稿文章進行內容審查,博睿也因此決定重新檢視與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合作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