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茅台原董事長袁仁國案曝中共官場酒色政治黑幕

在共產黨中國,茅台號稱「國酒」,近年在官場很火。日前茅台原董事長袁仁國被通報「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其被通報的問題也曝光了茅台涉及中共政治腐敗的酒色內幕。

茅台酒現在往往和腐敗相關。(網路圖片)

在共產黨中國,茅台號稱“國酒”,近年在官場很火。日前茅台原董事長袁仁國被通報“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其被通報的問題也曝光了茅台涉及中共政治腐敗的酒色內幕。

5月22日,中共官方通報貴州茅台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前黨委副書記、前董事長袁仁國被“雙開”。其被指以茅台酒搞政治攀附,大搞權權、權錢、權色、錢色交易等。

據通報,袁仁國將茅台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係、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審查;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大搞權色、錢色交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2018年5月初,茅台集團傳出重大人事消息,袁仁國不再擔任茅台集團“一把手”。2019年5月初,袁仁國被免去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省政協委員等職務。

公開資料顯示,袁仁國出生於1956年,1975年在貴州茅台酒廠參加工作,歷任辦公室秘書、辦公室副主任、車間主任、支部書記、廠長助理等職務;1998年起擔任貴州茅台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2000年起擔任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綜合財新網和新京報等陸媒報導,袁仁國巡查與貴州前副省長王曉光和前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的“落馬”不無關係。

一名接近茅台集團高層的人士表示:“袁仁國走的就是官場路線,給官員上供,也養官員,‘養’就是幫官員行賄使其高升。”

於2018年4月初落馬的王曉光,被曝在收受的賄賂中,有大量價格不菲的茅台酒。陸媒報導說,“王曉光喜歡喝茅台,想自己開店,直接給袁仁國打電話要批條,批下來好幾家店。”據悉,袁仁國還曾為王曉光介紹過一名情婦。這在一定程度上亦印證了通報中的“權色交易”。

據報,每當有酒局時,王曉光都會吩咐下屬給他準備一箱酒。飯局結束後,箱子里經常還剩四五瓶沒有開封的酒。這時,王曉光會交代,把沒喝完的酒放入汽車後備箱。酒大多被王曉光運回家中。據介紹,王曉光幾乎每天都有酒局,如此積少成多,大概每個月就能收集到約50瓶好酒。加上有求於他的人送酒上門,他家的名酒堆積如山。由此,王曉光做起了賣酒的無本生意。王曉光將巨額利益收入囊中。

《廉政瞭望》雜誌曾曝光王曉光的“賣酒往事”。稱在他落馬前的半年內,老婆將家中價值數十萬的名貴白酒倒入下水道。

王三運的仕途也始於貴州,官至貴州省委副書記,之後先後任四川、福建、安徽省委副書記,2008年1月任安徽省省長,2011年12月調任甘肅省委書記,2017年4月進入全國人大任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三個月後落馬。

王三運嗜酒,且只喝茅台,且酒量驚人。一喝酒就打電話把女歌星找來,還一邊開會一邊欣賞俄羅斯小姐水上芭蕾表演。

此前貴州省的落馬官員中,畢節市委前常委、市政府前副市長羅建強,也在兩年時間裡收了26瓶茅台酒。其中2瓶是茅台年份酒、24瓶是國宴茅台酒。

事實上,不止貴州,現在整個官場都以茅台酒為“尊”,應該還有不少袁國仁這類角色。

落馬高官中,雲南省德宏政協原主席楊躍國喝酒一定要喝茅台,如果喝酒時沒有茅台,就會批評人。在他的公務車上,隨時都準備著兩三箱茅台。

中共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曾自述說:“就喜歡吃茅台,就喜歡吃年份茅台”。

湖南嶽陽原副市長陳四海被稱為“茅台市長”,當地人評價他能力平平,且對工作極不上心,身邊人透露“他一天一瓶茅台,早、中、晚都喝,晚上喝得很晚還到外面去搞夜生活。上午10點前基本不上班,在家睡覺。”

對茅台酒收藏最多的是中共軍隊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據媒體公布的數字,谷俊山落馬後,在其河南濮陽老家抄出了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有100年陳,有50年,有15年的。

更有國家貧困縣用警車整車採購茅台白酒用於接待的。據湖南省當地政府通報:2016年6月,本身是貧困縣的安化縣公安局從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採購了600瓶白酒。截至2017年1月,該批白酒被縣公安局機關食堂用於112次晚餐接待消費,其中用於內部違規公款吃喝22次,用於無公函接待消費90次。

時評人士鄭中原曾撰文揭示,茅台號稱“國酒”實質是中共“黨酒”,當年哀鴻遍野之下周恩來仍暢飲茅台。

文章說,1949年至今,茅台酒一直是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最愛,是中共國宴用酒。中共高層即便在艱難時期也有飲食特供,好飲茅台也是公開的事。其中周恩來最有名,在60年代大饑荒時期,仍在西山賓館與手下暢飲茅台。

而有了中共當政者早年民生多艱之際仍暢飲茅台的傳統,當下官商勾結“悶聲發大財”的時代,茅台腐敗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茅台酒浸淫了中共官場流行拍馬文化,其實也成為了中共黨文化之一。那些有心結交官員的商人或者有意爭取晉陞的官員都深諳此道。到了今天,長期以中國“國酒”自居的貴州茅台,已經不是買來自己喝的、是買來炒的!但更是買來行賄的。近些年更常被用在官場送禮、賄賂上。高官權貴對茅台趨之若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岳文驍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