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市場擔憂中國即將推出的科創版或開啟「賭場模式」

市場擔心科創版會成為“放大籌碼倍數的賭場”

路透引述知情人士報道,中國科創版將於6月底或7月初正式推出,並指出科創版有“政治含義”。市場人士認為,目前科創版的規則漏洞很多,擔心會引起暴漲暴跌以及存在行政干預的隱患,很可能會開啟“賭場模式”。證監會副主席也承認,科創版初期可能什麼都會發生。

科創版與《中國製造2025》關係密切

路透5月22日報道,據知情業內人士透露,科創板將於6月底或7月初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推出,首批掛牌的企業30家左右。

報道稱,科創版因“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並賦予政治含義”,一開始就受到外界關注。

2018年11月5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設立科創板,這是獨立於現有主板市場的新設板塊,並在該板塊內進行註冊制試點。

路透所指科創版被“賦予政治含義”,因其與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有內在關聯。

2019年1月30日,經中共中央和中共國務院的同意,中共證監會所發布的《關於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的實施意見》顯示,科創版主要目的是服務於“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重點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和製造業深度融合。

在目前的條件下,中國這些披掛著高新科技的產業,其核心技術主要依賴美國或歐洲的科技公司,對美國技術的依賴尤其偏重,是發生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的主要領域,也是美中貿易談判重點關注的領域。在華為等其他多個中國科技公司被美國政府列入限制名單之後,中國科創版的推出似乎更加具有爭議性。

市場擔心科創版可能開啟“賭場模式”

撇開科創版的政治目的不談,就其規則的設立,已經引起市場人士熱議。

臨近開板之際,市場人士對科創版的交易規則和註冊制設置發出各種聲音,擔心會引起暴漲暴跌以及如何擺脫行政干預存在隱患。

據悉,科創板新股上市前五個交易日不設漲跌幅限制,一位不具名的證券業資深人士認為,如果是T+0交易模式下這是合理的,但現在是T+1,“面對大量遊資虎視眈眈地盯著科創板,這一交易規則很容易被利用,他們完全可以憑藉資金的優勢相互勾結拉抬股價,從而導致新股上市第一周出現暴漲暴跌。”

所謂T+0交易模式,就是當天買入的股票可以當天賣出;T+1交易制度,即當日買進的股票,要到下一個交易日才能賣出。

對於科創板新股上市一周後漲跌幅限制在20%,該人士表示,這本身就蘊含著很大的風險。他解釋說,如果新股經歷了第一周無漲跌停限制的暴漲暴跌後,第二周開始20%的漲跌停限制,股價的劇烈振動更加讓科創板個股難以找到合理定價,那個時候,科創板開啟的更像是“賭場模式”。

另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人士也稱,今年以來中國股市的行情就是遊資利用中美貿易談判的題材推動的,儘管對於資本市場而言不能評判遊資是好是壞,但對遊資而言,只要看到交易規則有漏洞,能利用漏洞掙錢,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

中國證監會3月初發布實施《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註冊管理辦法》和《科創板上市公司持續監管辦法》,上海證交所隨後亦發布相關業務規則和配套指引,標誌著科創板正式開閘。其中核心技術人員股份鎖定期由徵求意見稿中的三年縮短為一年,同時未納入T+0交易機制。

專家:科創板像是“放大籌碼倍數的賭場”

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蘇培科2月21日撰文表示,豬年中國傳統新年前夕,前腳剛剛換了證監會主席,後腳就發布了《科創板股票交易特別規定(徵求意見稿)》,這急匆匆拋出的文件更像是在規定的時間內交答卷,裡面的內容顯然還需要進一步斟酌和完善,尤其科創板的上市規則、標準、註冊流程等都得進一步補充,否則提綱挈領式的規定很難執行下去。

蘇培科說,有人甚至開玩笑說,這個徵求意見稿里的科創板有點像放大籌碼倍數的賭場,要想避免成為這樣一個市場,僅靠50萬元投資者適當性門檻是不夠的,一旦在科創板營造了財富效應,或許很多人會想辦法邁入這個門檻,一旦進入而又風險認識不足,搞不好又會淪為韭菜。

證監會副主席:科創版初期什麼都可能發生

中共證監會副主席李超3月末在博鰲論壇表示,科創板推出註冊制大家的預期非常高是好事,但科技創新企業有一定不確定性,也不能閉著眼睛買,需要深入的分析。

他說,“科創板,特別是在初期,什麼都可能會發生,所以需要有一個磨合期,要有一定的寬容度,確保經過磨合符合大家共同的預期和目標。”

科創板實施註冊制,根據安排,上交所負責審核,預審核周期6~9個月,證監會在20個工作日內決定是否同意註冊。

路透報道認為,不過,科創板如何避免形式上是註冊制,本質上卻難以擺脫核准制,顯然值得探討深思。

前述資深業內人士指出,由於科創板是新生事物,現行的註冊管理辦法明確上交所審核後在證監會註冊,初期有一定的審核是可以理解的,但問題在於這種核准註冊能否擺脫以往IPO審核制的弊端,即IPO企業能否通過完全取決於監管層的審批,因而屢屢出現權力尋租、內幕交易等腐敗弊端。

對於中國股市審核制的弊端,經濟學家韓志國近期在微博上發文稱,從來沒有看到哪個國家的證監會死死地賴在了一級市場,把二級市場的監管責任主要推給了證券交易所;從來也沒有看到哪一個國家的證監會主席敢如此公開地為新股IPO背書;從來也沒聽說全世界的主要股市還有扶貧這一特殊功能。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周日晚間宣布,原證監會主席、現任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和理事會主任劉士余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而劉士余任職證監會主席期間,中國股市IPO明顯提速,其並擔任證監會扶貧領導小組組長,開闢了貧困地區企業IPO綠色通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