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貿易戰下中港金融現風險 人幣大跌港匯走弱

——專家指貶值壓力大過2015年 憂走資潮衝擊港金融

自美國月初對華祭出高關稅以來,引發的中港金融風險開始浮現。人民幣狂跌不止,尤其是上周五以來貶值速度加快,數日內快速向七算(即一美元兌七元人民幣)靠攏。

為避免市場信心崩盤,目前中共當局正全力護盤“保七”,甚至重罰走資,但仍難擋資金外逃的狂潮。與此同時,中美貿戰拖累香港經濟,港匯持續走弱,有美國對沖基金高調錶示正主力沽空港元,有專家擔憂人民幣貶值下,香港或成為中共走資平台,將衝擊香港金融穩定。

過去十多年,人民幣匯率一直在“七”徘徊。“保七”被認為是中共央行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口。特別是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共當局已多次打響“7.0”保衛戰。人民幣上一次破7是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時期。

人幣離岸一個月貶值逾4%

但自今年5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川普)一紙推文,將中國2,000億美金貨品關稅從10%大幅提升至25%,隨後再宣布加碼至全部貨品。一夜間中美貿易戰升級,中國出口大受打擊,而人民幣更是一瀉千里。

5月17日,人民幣兌美元離岸價跌破6.94,創去年11月底以來新低。在岸價跌至6.91,創去年11月30日以來的收盤新低,離“破七”非常接近。

據統計,4月18日至5月17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逾4%;在岸人民幣美元匯率貶值約3.4%。

中共“保七”大戰人行一周兩次在港再發央票

面對人民幣大跌,中共央行罕有地一周內兩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向市場釋放人行維穩人民幣匯率的訊號。同時,中共官員和官媒齊齊發聲維穩,聲言人民幣“不存在大幅貶值基礎”。

花旗銀行最新報告指,人民幣匯價越接近7元心理關口,監管層出手阻止匯價快速單邊貶值的可能性越大。央行以罕見方式宣布要發行離岸央票,這將會抽緊離岸人民幣(CNH)流動性,調升CNH利率,使得CNH的遠期曲線更為陡峭。

雖然在央行入市“維穩”後,人民幣兌美元即期,22日收盤大幅上升近130點,暫時脫離逾五個半月低點,中間價則連跌十日至近五個月新低,報6.8992。

大和賴志文:人幣貶值壓力大過2015

賴志文

人民幣未來能否保七,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曾準確預測2015年人民幣大貶的大和資本(香港)首席經濟師賴志文對本報表示,今次人民幣貶值壓力比2015、2016年更加大。以前央行“保七”,主要是依賴收緊貨幣政策,其次從外面借美債回來。但在美國加高關稅、中國經濟環境走弱下,中共第一沒有收緊貨幣政策的條件,第二能否從外面借美債回來,都存在疑問。

他形容中共目前處於兩難局面,一方面中共托市需消耗外匯儲備,另一方面令人民幣流動性更加收緊;但如果放任人民幣下跌,則導致資金外流,後果同樣不堪設想。他質疑中共是否有能力保七,“我會翹首以待觀望。”

為何保七對中共是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口?賴志文解釋,因為過往十多年,人民幣在6.3-7幅度,中共借了很多美元債包括港元債,“如果破七,令這些錢回不來,借貸人沒有能力還債,隨時演變成一個金融危機和信貸危機,也都令它們在外面想借美元的難度,提高十倍。”

港大陳志武:資金管制措施將加嚴

澳洲安保資本(AMP Capital Investors)管理著約10億美元動態市場基金的納艾米(Nader Naeimi)預計本輪人民幣“破七”的可能性較前幾輪更高,並表示自己從4月份就賣出中國股票,而且直到中國經濟資料明顯改善,或者政府推出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之前,都不會重返中國市場。

著名經濟學家、港大亞洲環球研究所所長陳志武教授對大紀元表示,儘管央行希望將人民幣更多的貶值,但人民幣匯率波動太大,對中國貿易、經濟發展不好,故當局要出手維穩匯率。

但他稱,為了人為地保住人民幣匯率,(中共)要不斷地干預市場,同時把人民幣外流的壓力擋住,需要嚴格控制資金外流,“把更多資金流在國內”,他預期未來“外匯管制會更加強烈”。同時因為資金不能外逃,也令大陸資產泡沫的“風險加大”。

重罰境外買房監控換匯名單

香港找換店的人民幣兌換率。(宋碧龍/大紀元)

事實上,面對中美貿易戰升級,人民幣貶值不斷,不少中國富豪或企業想盡辦法轉移資產到海外。中共當局為嚴防資金外流,也連出重招。

中共監管部門21日公布17個違規案例,包括5起銀行案例、6起企業案例、6起個人案例,以重罰“殺雞儆猴”。

其中一名浙江富豪花3.12億元人民幣,透過地下錢莊在境外買房,被罰近2,500萬;另一名重慶富豪通過地下錢莊購買美元16筆匯往境外,金額合計1,383.58萬元,被罰款96.85萬元。

此次被通報的6家企業,有5家均因為虛構貿易背景對外付匯,構成逃匯行為被罰。

另外,根據《南華早報》報導,中國悄悄收緊資本管制,大幅降低美元外幣的提領額度,降幅高達四成;金融業者透露,中國各銀行在中國人民銀行指示下,提高兌換外幣的審查程序,並將經常提領外幣的客戶列入觀察名單,加以監控。

報導稱,一名中國招商銀行客戶憤怒地質問銀行行員,為何她沒超出換匯額度,卻還是不能從自己的美元賬戶提領“兩百美元”,只能把這筆錢兌換成人民幣,該名行員被問得啞口無言。但隨後傳出,該客戶是因“過於頻繁”提領美元,而被列入觀察名單。

美對沖基金大鱷:正沽空港元

山雨欲來風滿樓,中美貿易戰升級,香港經濟也備受拖累。正當港匯連日走弱之際,有美國對沖沖基金高調錶示,正主力沽空港元。

美國著名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創辦人巴斯(Kyle Bass),日前發文稱香港匯率制度處在崩潰的危險之中,形容“香港正坐在有史以來最大的一顆金融計時炸彈上”;21日,他再度高調唱淡港元,質疑香港的外匯儲備不足以支撐聯匯制度,聲稱公司正主力沽空港元。

巴斯接受彭博訪問時指,公司正大手購入美元,並沽空東南亞貨幣,而港元正是重點狙擊對象。他批評,現時香港樓市為全球最貴,亦是全球槓桿水平最高的經濟體之一,加上在政治層面上,中共積極在港推動《逃犯條例》將迫使大量外國企業遷出,嚴重打擊本港經濟及匯率穩定。

他早前在給投資者的信中質疑,在金管局報稱的外匯儲備中,僅得570億元(約13%)可供使用,形容香港的外匯儲備“匱乏得可憐”。

金管局回應彭博查詢時反駁,Kyle Bass誤解聯匯制度及外匯基金運作,忽視局方可動用外匯基金,以維持聯繫匯率制度穩定。局方強調,目前沒有必要亦無意變更聯匯制度。

根據金管局數據,截至4月底,本港外匯儲備資產為4,364億元,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約7倍,而截至3月底的外匯基金總資產,則達到4.17萬億元。

資深銀行家:何時打開沽空的缺口?

對於香港聯繫匯率是否會受衝擊,從事銀行業30多年、曾擔任美國銀行及中國建設銀行(亞洲)前高級副總裁的吳明德向本報分析,如果按常理,以香港今天如此龐大的金融體系,“如果正面衝擊港元,沽多兩年都沽不了。”

吳明德

但九七後,香港和大陸聯繫密切,金融互動也多。他擔心在人民幣貶值衝擊下,中共可能藉香港平台走資,“從中套現美金走。”這種情況下,香港金融體系就存在風險。

他舉例,雖然外匯基金的具體組成,金融管理局沒有對外交代。但對業界而言,有兩個數據要特別留意,一個是銀行流動結餘,這是考驗香港資金池是否充足,銀根是否鬆動的一個數據,“現在由中美貿易戰開始的過千億,跌至500多億的水平”;另一個則是香港持有多少人民幣短期票據,這個意味著中共從香港借了多少錢走,“屆時中資可能通過這個方法,從香港套現美金和港幣,從香港走資。”

另一個風險是政治風險。如果修訂逃犯條例一旦通過,“有錢人都會抽資走”,屆時沽空機構或大有作為。他預期6月底7月前,也就是逃犯條例通過前後,就是香港金融體系是否穩定的關鍵時候。

不過,港大陳志武教授認為,雖然有對沖基金在賭香港的聯繫匯率可能抵不住,因為在大陸經濟下行壓力下,香港經濟也出現了一些下行的跡象。不過,他認為目前還沒有“崩盤的危機”。

人民幣貶值下,香港恐再成為走資平台。(大紀元資料圖片)

1997年,金融大鱷索羅斯狙擊港元,即借入港元,換做美金,令港元變弱,金管局動用百幾億美元外匯儲蓄(總數的13%)撐住港幣,港幣得以不與美元脫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珍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