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王岐山突訪荷蘭德國結果難樂觀

對於與荷蘭態度近似的德國政府,王岐山能否消除其懷疑,說服其在5G建設上最終同意華為的介入,同樣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對於德國政府給予兩名香港人庇護的事情,筆者倒並不認為王會給予過多關注,至多表示一下不滿,因為北京最需要的還是不要失去德國這個歐盟最大的貿易夥伴。

王岐山

5月2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宣布,應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荷蘭王國首相呂特、德國聯邦政府邀請,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將於26日起訪問上述三國,但沒有透露具體行程和安排。基本可以確定的是,這次出訪應是臨時安排,且極有可能有習近平的授意。就在去年5月,王岐山會見美國商業人士時,表示自己作為國家副主席的工作,是習近平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如果說王岐山出訪巴基斯坦是為了“安撫”其心生疑竇去年上台的但有意與北京保持一定距離的新領導人,商討中共“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的未來方向的話,那麼其出訪歐洲兩國,應與近期中美貿易談判暫停,美國加征關稅,大量外資撤離,以及美國商務部對華為公司發布禁令所引發的中國經濟、科技、社會震蕩相關聯。荷、德兩國透露的相關信息也間接予以證實。

也是在25日,荷蘭政府網站在確認了王岐山即將到訪的消息外,還提供了更多的信息,包括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將於29日在海牙的王宮Noordeinde接待王岐山,隨後,王岐山將前往首相府與首相呂特會談,並共進工作晚餐。雙方將就雙邊關係、貿易和世界氣候問題等交換意見。荷蘭方面參與會見和晚餐的包括外交部長Stef Blok、對外貿易和發展合作部長Sigrid Kaag、基礎設施和水力資源管理部部長Cora van Nieuwenhuizen以及企業界代表。

而德新社的報導指,王岐山將於5月31日訪問柏林,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就經濟和國際問題進行會談。報導推測王岐山會談及剛剛由媒體踢爆的德國給予兩名香港本土派活動人士政治庇護一事。

顯然,在美國藉由關稅施壓、華為遭受滅頂之災的情況下,王岐山出訪荷、德的核心任務並不輕,極有可能是希望繼續通過北京的貿易訂單,加強雙邊經貿合作,分化歐美,來獲取兩國在貿易問題和在華為問題上,不要緊隨美國。

資料顯示,目前德國是中國在歐盟內第一大貿易夥伴,緊隨其後的是荷蘭,而中國也是荷蘭在歐盟外的第二大貿易夥伴,是德國在亞洲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以荷蘭為例,截至2018年8月,荷蘭在華實際投資金額190億美元;截至2017年底,中國對荷直接投資存量185億美元。投資領域已從傳統的貿易、運輸等領域拓寬至電信、機械製造、農產品加工、銀行、保險、專業商業服務等諸多行業。去年李克強訪問荷蘭,目的也是要推動中荷經貿關係進一步發展。

或許在北京看來,穩固與歐洲兩大貿易夥伴關係,多少可以緩解美國加征關稅、外資撤離帶來的影響。但與中美5000億美元的貿易額相比,歐洲的市場和投資能在多大程度上,幫助中共減輕壓力,並不令人看好。

此外,畢竟歐洲國家與美國有著相同的價值觀,對於美國針對中共提出的公平貿易規則也是贊同的,歐盟各國且已協調了立場,並在今年3月通過的《歐盟-中國:戰略展望》(EU-China: Strategic Outlook)報告中,調整了對華政策,採取了強硬立場,將中共列為5G等關鍵發展領域的“經濟競爭者”,以及政治上的“體制性競爭對手”,並表示要對中國在歐洲的投資採取更嚴格的監管規定。毫無疑問,在關鍵時刻,他們還是會選擇與美國站在一起。

而在3月召開的歐盟峰會後的記者招待會上,德國總理默克爾曾表示,歐盟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必須是對等的。“我們不僅是合作夥伴,也是競爭對手”,“我們希望(與中國)建立對等的關係,也就是如果一方可以進入他方市場,那麼其應該同等對待他方。”這意味著雙方應給予彼此同等程度的市場准入條件。其後,在習近平到訪法國時,法國總統馬克龍邀請德國總理默克爾、歐盟主席容克共同與其會談,向其傳遞了清晰的信息。

換言之,王岐山若想加強與荷蘭、德國的經貿關係,必須面對歐盟提出的“同等程度的市場准入條件”,而這也是美國貿易談判所要達成的目的。北京會做出讓步嗎?

至於在華為問題上,荷蘭皇家電信公司KPN早前已公開表示華為不會參與其5G移動核心網路的建設,德國晶元生產商英飛凌科技公司也已暫停向華為供貨,但作為華為在歐洲布局的核心國家的德國,尚未就是否允許華為參與5G建設作出最終決定。

因此,筆者推測,王岐山出訪業已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的荷蘭,一個重要目的或與阿斯麥(ASML)公司有關。這家荷蘭公司,是一家世界上最頂尖的光刻機生產商,其已佔據了高達80%的市場份額,而光刻機是晶元製造的核心設備之一。要知道,用於生產晶元的光刻機是中國在半導體設備製造上最大的短板,國內晶圓廠所需的高端光刻機完全依賴進口。在華為諸多供應商紛紛斷貨的情況下,若想自力更生研發、生產晶元的華為等大陸廠家,沒有高端光刻機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過,根據《瓦森納協定》(全稱《關於常規武器和兩用物品及技術出口控制的瓦森納安排》),荷蘭是不可以將高端的技術,如最新幾代光刻機出口給中國的;而且中芯國際、華力微等晶圓廠採購的ASML光刻機,不可以給龍芯、申威等自主CPU做代工、商業化量產。即便是用於科研和國防領域的小批量生產,如專供軍用的龍芯3A1500和在黨政軍市場使用的龍芯3A2000,也要採用陶瓷加固封裝,在宣傳上也只能含糊其辭的說明是境內流片。

這樣的限制無疑影響了中共發展自主技術。這也才有了ASML中國籍員工竊取該公司的技術機密,並將其泄露給一家有中共政府背景的中國公司的竊密事件。王岐山訪問荷蘭,在這種情況下,如若尋求放鬆光刻機對中國的出口,會如願嗎?

值得注意的是,在王岐山出訪前,荷蘭政府剛剛發布了政策性文件《中國戰略》,詳列了荷蘭在與北京政府交往中的機會與擔憂,闡述了荷蘭應如何應對中共在世界上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提出明確“中共”和“中國”,以及“中共”和“中國公民”之間的區別至關重要。

在文件中,荷蘭政府明確提出,與歐盟報告相呼應:“歐盟應當共同捍衛自己的利益,共同捍衛歐洲價值觀。荷蘭將會與歐盟成員國、美國以及志同道合的亞洲夥伴聯合起來,以便更好地應對中共在經濟、技術和軍事等領域的擴張,共同防範中共的間諜活動和網路攻擊。”

根據《中國戰略》,荷蘭政府在面對北京政權和王岐山時,將秉持現實的態度,即對與其打交道持開放態度,但必須以“適當”的方式維護自己的利益,不能過於善良和輕信。對於華為,荷蘭政府表示要更好地保護荷蘭公司免受中共間諜活動的侵害,並強調“某些關鍵技術及關鍵原材料”不能依賴中國。

對於與荷蘭態度近似的德國政府,王岐山能否消除其懷疑,說服其在5G建設上最終同意華為的介入,同樣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對於德國政府給予兩名香港人庇護的事情,筆者倒並不認為王會給予過多關注,至多表示一下不滿,因為北京最需要的還是不要失去德國這個歐盟最大的貿易夥伴。

筆者認為,王岐山在中共風雨飄搖中的歐洲之行,面對日益清醒強硬的荷蘭、德國等歐洲國家,如果缺少切實的行動解決貿易糾紛問題,那結果是難以樂觀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