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元老為何談「胡」色變?

——紀念胡耀邦逝世24周年

胡耀邦,1984年在北京。

胡耀邦的女兒滿妹在她的父親回憶錄《思念依然無盡》中,提到了1985年胡耀邦處理某政治局委員之子不法經商牟利的一段公案。高新和章海陵後來分別著文,“胡耀邦犯了中南海大忌”和“懷念胡耀邦反貪六親不認”,為此補充了不少細節。這段公案使當年中南海高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幾位中共元老,包括胡喬木、李先念、陳雲等,無不談“胡”色變。

事件的起因是這樣的:一份關於胡喬木之子胡石英涉嫌詐騙的公安請示報告送到胡耀邦面前,報告說“因不能進入首長駐地而無法找到當事人,也無法取證,以致案子長期擱置”。胡耀邦批示道,各級領導機關理應協助公安人員依法辦案。帶著胡耀邦的批示,中央辦公廳安排公安人員趁胡喬木外出開會,前往他家,從胡石英房間搜出十五萬人民幣,並把胡帶走。此事在中南海一石激起千層浪,胡耀邦惹惱了一介元老保守派。

在胡喬木和李先念看來,反腐不能六親不認。胡喬木對胡耀邦極度不滿,大發脾氣,當面質問胡耀邦“為何抄我家,為何逮捕我兒子?”曾經評價胡耀邦“陽的多,陰的少”的李先念,從這個事件中看到了某種威脅,他警告自己身邊人士和子女:胡耀邦此人六親不認,且天不怕地不怕,你們要是不小心落到他手上,我也沒有辦法。

在陳雲看來,法從來不應大於黨。他說,胡喬木的兒子犯了國法,應當通過黨內正常渠道先找胡喬木談話,哪怕是要他在黨內就教子無方作檢查,但讓警察進入中南海查抄一個中央領導人的家,搞什麼“執行公務”,就是來者不善;而胡喬木和胡耀邦之間本來就有的矛盾,也因此而超出了正常的黨內生活範疇,性質變了。

然而,胡耀邦在這個事件上,卻充分實踐了自己的反腐理念:反腐“從中央抓起”,“光明正大,鐵面無私”,“寧可得罪個人,不可得罪十億人”,“共產黨人絕不可魚肉人民”等等。但是面對中共高層保守派結盟,胡耀邦孤家寡人,成為共產黨中的異類,讓權勢集團忍無可忍,最後終於將其除之而後快。

章海陵的文章披露了另一個細節。鄧小平知道了胡石英事件及眾元老對胡耀邦的不滿,便問是不是事實,說“既然是事實,為什麼有意見?喬木平時對人家那麼嚴,怎麼對自己就另一個樣了呢?”從這個細節看,鄧小平在胡耀邦處理胡石英事件上,是支持胡耀邦的。

但是在政治思想路線上,鄧小平也是談“胡”色變。在鄧小平看來,胡耀邦在政治上右傾,“反自由化”不堅定,這可以從《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得到證實。趙說,鄧小平和胡耀邦分手的根本原因,是政見不合,主要表現在“反自由化”上,鄧小平曾說過,“反自由化”不力,是胡耀邦作為總書記的根本弱點;在過去幾年裡,鄧小平在這個問題上對胡耀邦越來越失望,說自己“看錯了人”;所以即使沒有“八六學潮”,鄧小平也會讓胡耀邦體面下台。

我們後來知道,胡耀邦的下台完全是被迫的,痛心疾首的。那個迫他下台的所謂黨內生活會,竟連開了六天。會上,胡受到了他不遺余力為其平反的幾個元老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薄一波、彭真、王震等斥責胡耀邦只講“反左”,不講反右,要求胡耀邦辭職;楊尚昆說:“胡耀邦,你如果想要亡黨亡國的話,你就和資產階級自由化分子結成聯盟吧。”

胡耀邦辭職後,鄧小平幾次講話又提到胡耀邦的“右”。1989年初,胡耀邦還健在,鄧小平當著趙紫陽、胡啟立的面,最後一次評價胡耀邦。大意是,胡耀邦和四人幫做鬥爭,在平反和真理的討論上站在人民這一邊等,其歷史功績,不容抹煞;“他這個人黨性很強,沒有私心”、“他的缺點就是有點右,容易模糊,有時又是好心人辦錯事,對自由化的問題重視不夠,總以為翻不了天。”1992,鄧小平對江澤民和李鵬說:耀邦抓黨風黨紀還是鐵面無私的,就是不理解自由化的危害。由此可見,鄧小平對胡耀邦最不滿的是胡的“右”。

在中共反腐歷史上,胡耀邦留下了一個曾經讓當時的中共高層心驚膽戰、讓現在的中共高層心有餘悸的經典範例。而最終促使鄧小平拋棄胡耀邦的根本原因,卻是胡耀邦希望給民間和知識分子一點自由空間的政治傾向。

謹以此文紀念胡耀邦逝世24周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