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孫小果免死案持續發酵 生父疑軍方前將領 官方不置可否

神秘逃脫死刑又再度因涉黑被抓的雲南省官二代孫小果繼續受到關注,昆明市檢察院和最高檢對其是否已被批捕說法不一,有知情人指其死裡逃生是緣於生父曾是駐雲南軍官,但官方繼續隱瞞其生父的身份,避免引發民眾更大的反彈。

(左圖)因涉黑近日再次被抓的雲南省官二代孫小果,其一度入獄,出獄後即擁有多家產業。(右圖)從軍隊轉業到雲南省委任省委常委、紀委書記的陳培忠,據傳是孫小果的生父。(M2酒吧公開發布/媒體人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神秘逃脫死刑又再度因涉黑被抓的雲南省官二代孫小果繼續受到關注,昆明市檢察院和最高檢對其是否已被批捕說法不一,有知情人指其死裡逃生是緣於生父曾是駐雲南軍官,但官方繼續隱瞞其生父的身份,避免引發民眾更大的反彈。(黃小山/程文報道)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法院網周一(27日)發布消息,稱昆明市盤龍區法院以敲詐勒索、詐騙、尋釁滋事罪名,對孫小果涉黑集團9名嫌疑人中,正式批捕8人,另1人獲釋。

懷疑是同一案件,但盤龍區法院在4天前的公布,並沒有透露主犯的全名,記者周一查詢時,盤龍區檢察院人士稱,這同樣是中央督導組督辦的案件,涉案人姓孫,但並非孫小果。

雲南省政法體系內知情人士宋先生表示,這是檢察院自己擺的烏龍。但他以不方便詳談為由,拒絕透露這個烏龍的詳情。他表示,關於孫小果的生父是誰,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宋先生說:烏龍嘛,烏龍嘛。哎呀,都知道嘛,大家都知道,大家都不說。不好意思,很多東西不好說,不好說!

再次出現烏龍,讓已持續了一個多月的孫小果案輿情再度發酵。媒體人朱先生指出,此次公布的三個罪名都不會有死刑,並且官方的通報里,也絲毫沒有提及孫小果21年前如何改判,以及在監獄裡如何減刑,這些都無法讓人信服。

朱先生說:詐騙現在好像也沒有死刑了,那這幾個事加在一起的話,這都不叫甚麼事啊。那他當年的那個怎麼不提了呢?他為甚麼就這個一審當時是死刑,二審死刑,為甚麼就給改成這個甚麼了?暴露的各種事實,也能發現他減刑包括甚麼也好,都存在大量的問題。所以這個東西很奇怪啊。

朱先生還指出,孫小果原名陳果,有消息指孫小果的生父是駐雲南的原14集團軍40師政委陳培忠,而官方和陳培忠都一直保持沉默。

朱先生說:他的親生父親不有人說是陳培忠嘛,是以前對越作戰的一個指揮官,後來做到雲南省的紀委書記。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以他這樣的能量的話,給他改成這個應該還是不難的。他那個繼父,就那個城管局長那個可能確實沒有這個能力。

觀察人士鄧先生指出,陳培忠所在的14軍,原是薄一波創建的隊伍,在雲南關係盤根錯節。輿論持續追問了一個多月,但官方就是裝沒聽見,這本身就很蹊蹺。

鄧先生說:不管怎麼樣,新洗牌這麼久了,而且這個事的確很極端啦,包括他母親都造了很多次假,包括那個申請專利,那都是硬傷啦,很容易查的。那麼重大的這麼一個輿情,官方總得有一個回應吶,你現在甚麼回應都沒有,就不讓回應,問題在哪個地方呢?這個是很奇怪的。

鄧先生還認為,陳培忠擔任政委的40師當時是中越老山戰役主攻部隊,陳培忠的弟弟,當時又是主攻老山的尖刀連的指導員,並且是軍委樹立的標杆。戰後陳培忠陞官,分別擔任過14和13集團軍政委,轉業到省委擔任紀委書記前,在雲南軍區擔任過邊境掃雷。

昆明市檢察院和雲南省紀委,均沒有就孫小果的生父和保護傘問題回應。

今年4月,雲南官方稱打掉孫小果為首的黑惡集團。據法律文書顯示,這個孫小果,早在21年前已被判處死刑及立即執行。之前他在武警學校服役時,也曾犯下輪姦罪被判刑3年,但卻沒有坐過一天牢。其母親和繼父分別被證實為科級官員,但其生父身分一直成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