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家庭背景深厚? 一文看懂雲南惡霸孫小果案

雲南昆明惡霸孫小果不僅能逃離死刑、改名換姓,還能成為多家娛樂場所的老總;到底是怎麼回事?該案又有哪些疑點?(網路圖片)

雲南昆明惡霸孫小果不僅能逃離死刑、改名換姓,還能成為多家娛樂場所的老總;不僅能讓昆明盤龍區檢察院的通報不提名字、讓大眾查不到其生父,還能讓中共央視網親自道歉。被大陸網民指為“魔幻現實主義”的孫小果案到底是怎麼回事?該案又有哪些疑點?

案情的來龍去脈

孫小果一案要追溯到1994年。

綜合陸媒報導,據武警部隊的檔案記載,孫小果出生於1975年10月27日。

1994年10月,身為武警學校學生的孫小果,因犯輪姦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然而,已到19歲的他,在當時檢察院的起訴書中變成了“現年16歲”(“出生於1977年10月27日”)。孫小果不僅成為5名輪姦犯中刑罰最輕的一個,還被監外執行。

1997年11月,孫小果重操舊業,且行為極其惡劣。

據當年法律檔案顯示,孫小果此次行為發生在1997年11月7日21時許。孫小果為讓17歲少女張某某說出其表妹張某萍和男友汪某慶的下落,糾集指使6人將張某某和女性朋友楊某某帶到夜總會“溫州KTV”包房內,不僅對她們進行輪番拳打腳踢毆打,還叫人用買來的竹筷和牙籤刺張的乳房,拿煙頭烙燙張的手臂,還逼迫張用牙齒咬住大理石茶几並用肘猛擊張的頭部等等。

孫小果一案的相關報導。(網路圖片)

1998年2月18日,孫小果因強姦、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數位未成年女性,並有當眾強姦情節,以及犯有故意傷害、強姦罪等罪名,被昆明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後來孫又上訴,但被雲南省高院終審判處死刑。

孫小果等人迫害張某某等人的事件,曾被《南方周末》報導。可是,因此,該報導記者遭到孫小果父母的威脅:“你一個南方周末的小記者算什麼,我一月之內讓你進監獄!”

然而,孫小果未死。

網傳,雲南省高院於1999年3月9日,改判孫小果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又於2001年9月改判為18年6個月。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雲南省政法系統一位匿名人士透露,孫小果實際只在監獄裡待了4年。

有陸媒報導稱,有知情人士說,孫小果有一次的減刑,或與專利申請有關。

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專利檢索”顯示,2008年10月27日,名叫“孫小果”的申請人,申請了聯動鎖緊式防盜窖井蓋國家專利。當初此項發明專利的代理人何某稱,2008年是孫小果的母親找到他,要求代理專利申請事項。

孫小果申請的“專利”(網頁截圖)

孫小果,不僅有隨生父姓的曾用名陳果,還有隨繼父姓的李林宸,另外就是隨母姓的孫小果。

有報導指,孫小果早在2010年就已經以“李林宸”的名義在獄外活動,被稱為“大李總”。甚至,昆明一度流傳“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的說法。

工商資料顯示,2011年8月,李林宸的名字就出現在昆明商界。當時孫小果以“李林宸”擔任一家名為昆明福井餐飲服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2年2月,該公司更為昆明飽食傑餐飲有限公司,李林宸成為該公司控股股東。

2013年5月7日,隸屬昆明咪兔娛樂有限公司(簡稱咪兔公司)的M2酒吧開業,李林宸是該公司的股東之一,持股42%。2014年期間,李林宸作為股東,聯合他人,成立過雲南咪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雲南熙元商貿有限公司等。

2015年,“李林宸”改回原名孫小果,並在社交平台上高調起來。

2017年1月,孫小果成立雲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持股95%。也是2017年,M2酒吧搬往另一處,更名為銀河俱樂部(Galaxy Club)。銀河俱樂部又成為雲南銀合集團的全新品牌。

除雲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外,2017年以後,孫小果還與他人出資註冊多家公司。

直到今年3月中旬,因一宗傷人案,孫小果遭拘捕,意外發現此孫小果是曾經被判死刑的孫小果。今年4月,中共雲南昆明市官方稱,打掉了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其中包括孫小果。

一時間,此消息傳遍雲南各地,又掀起一陣輿論浪潮。

孫小果生父、祖父、其他親屬是誰?

迫於輿論壓力,中共雲南省掃黑辦5月28日公布了孫小果父母等家庭情況。

通報稱,孫小果的母親為孫鶴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1992年與其母結婚的繼父為李橋忠,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1998年因插手孫小果強姦案被處分,2004年轉任五華區城管局局長,2018年10月退休。

孫小果的生父陳某系昆明市某單位職工,1996年因腦溢血中風癱瘓後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並稱陳某從未直接出面干預過此案。

可是曾多次報導孫小果一案的陸媒《南方周末》5月16日曾引用多個信源報導稱,“僅以孫小果繼父和生母的職務背景,是難以做到讓當時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辦孫小果的”、“孫小果的‘背景’是其當‘大官’的生父,”,也同樣提到“孫的生父從未直接出面干預過辦案”。

《南方周末》此前曾披露,《官渡區公安志》顯示,孫小果的母親,在沒有任何職務的情況下,獲得三級警督,高過當時官渡分局政治處主任。

《五華公安志》顯示,孫小果的繼父李橋忠,原名為李喬忠,1997年3月被授予二級警督,1998年2月被免職,2002年復出,使用“李橋忠”任了五華區城管局局長。

至於,孫小果的生父到底是誰?21年過去了,仍舊沒有陸媒提及其生父的真實姓名。

網傳孫小果與陳培忠、陳家貴有關係。(合成圖)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甚至有雲南省政法系知情人數稱,大家都知道孫小果的生父是誰,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另有媒體人朱先生說,有人說孫小果的生父是前雲南省紀委書記、前14集團軍40師政委陳培忠,如果真實,陳培忠是有能力讓孫小果的死刑改掉,而孫小果繼父可能確實沒有這個能力。

而當地官方和陳培忠對此一直保持沉默。觀察人士鄧先生表示,陳培忠所在14軍原是薄一波創建的軍隊,在雲南關係盤根錯節;“新洗牌這麼久了”,孫小果的問題很明顯,很容易查,但是這麼大的輿情,官方卻不回應,很是奇怪。

網路上也有網民披露,孫小果的生父是陳培忠;爺爺是2016年已經死亡的、中共11軍軍長、曾任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兼雲南省軍區司令員的陳家貴。

網傳孫小果(右下)與孫雨亭(左上)、孫大虹(右上)、孫小虹(左下)有關係。(合成圖)

孫小果的母親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偵大隊警察孫蘭蘭;姥爺是2001年已經死亡的、曾任雲南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的孫雨亭;大舅是雲南省公安廳副廳長、禁毒局局長孫大虹;小舅是曾任昆明市中級法院院長、現任雲南省人大財經委員會主任孫小虹;二舅姥爺是周恩來秘書、國務院辦公廳紀檢組組長孫岳。

此類說法目前未得到官方證實。而公開資料顯示,孫雨亭與孫小虹兩人是父子關係;孫雨亭、孫大虹、孫小虹、孫岳都是山西省夏縣人。

案情反轉與疑點

有陸媒統計,自1994年到2019年25年間,因孫小果案,已致雲南政法系統21名官員落馬,而今年此次牽涉到孫小果減刑相關問題的有,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前副巡視員劉思源、雲南省高級法院前副廳級專職審判委員會委員梁子安、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前副局長朱旭、昆明市中級法院審判監督庭前副庭長陳超等11人均被留置。

說起孫小果一案,不得不說前兩天發生的一起反轉案。

最高檢察院雖刪除了此報導,但在其網站還能搜到該報導標題。(網頁截圖)

5月27日,中共最高檢發布消息,稱昆明市盤龍區法院以敲詐勒索、詐騙、尋釁滋事罪名,對孫小果涉黑集團9名嫌疑人中,正式批捕8人,另1人獲釋。

同一天,雲南網引述昆明市盤龍區檢察院報導了上述消息。隨後央視網、新華社、環球時報等中共喉舌及官媒紛紛轉載,標題上,都明確寫著“孫小果”。

可是很快,當天下午,央視網便發出道歉,稱孫某某並非孫小果,該消息是未經仔細核實,造成信息失實。其它媒體也紛紛轉載此道歉。而雲南網、最高檢均刪除此前報導,並未給出道歉。

大紀元記者發現,昆明市盤龍區檢察院的通報並未刪除,同時該通報中有“該案系中央督導組交辦案件”字眼。

昆明市盤龍區檢察院的通報。(網頁截圖)

雖然昆明盤龍區檢察院澄清說孫某某並非孫小果,就是同姓而已。可是至今,該檢察院不僅未公布這個孫某某是誰,正式批捕的8人與另一獲釋人到底是誰;而且網路上也查不到,剛好是孫某某的另一起“中央督導組交辦案件”。

不知到底是一起烏龍案,還是像一些網民懷疑:孫小果是否未被抓捕。畢竟,在中國大陸,讓檢察院通報中不出現全名,讓央視網公開發道歉信,不是普通老百姓能辦到的事情。

除了這個反轉外,孫小果一案還有不少疑點。

一,如果如中共官方披露的消息,孫小果生父、繼父、母親的地位並不高,那他是如何實現一次次的脫罪?

二,如果孫小果的母親及其背後沒有背景,《官渡區公安志》中,孫小果的母親在沒有擔任任何職務的情況下,如何在1992年獲得全國公安警察首次評定授予的三級警督警銜?而其繼父李橋忠又如何在因孫小果一案被免職後重新復出,且官升一級?

三,為何雲南省政法系知情人說,大家都知道孫小果的生父是誰,卻都不敢提起?

四,昆明市盤龍區檢察院通報的孫某某等人到底是誰?如果此通報是指其他人,孫小果一案到底在雲南哪個地方哪個部門在具體處理?

五,參與孫小果當年案件的辦案人員是哪些?當年讓孫小果從死刑轉危為安的又是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