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項云:大陸底層人感想一則

物極必反,正義必將戰勝邪惡,善惡到頭終有報。

我五十年代出生在大陸北方,記事起感覺家裡為生活忙忙碌碌,時而雞飛狗跳,外面很亂卻不知為啥。

小學啟蒙教育時每日背誦不懂的“老三篇”(《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後來又停了課。曾經朦朦朧朧放學被高年級學生截住背段“毛主席語錄”才准回家;朦朦朧朧知道了大人們的“武鬥”,見到自己兄長眼睛被打傷;朦朦朧朧看到比我大的學生喜悅講述全國“大串連”;朦朦朧朧知道全校學生因“文革”都留級一年。啟蒙教育完全消滅了我童年的天真無邪,不覺背上了恐懼包袱。上學第一天起“政治灌輸”魔爪般如影隨形到今日,精神和生活都背負沉重,總企圖擺脫逃過,直到退休後都成妄想。

上中學剛剛學點自然知識,忽然“大慶”、“大寨”把我們驅趕到工業小作坊和田間地頭;時而回校聽請來的政客宣講“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馬不停蹄學“黃帥”、“張鐵生”,看“反潮流”大字報,做“頭上長角身上長刺”好學生;鄧小平上台似乎反對突出政治,竟是“右傾翻案”遭批下台。眼看緊跟形勢的“官痞”、“師痞”、“學痞”高喊政治口號享盡學校青睞和好處。我終於連滾帶爬了結學生青春被趕到了鄉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七六年毛死,華國鋒要高舉毛旗幟;鄧小平又上台否了“文革”,又弄個《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一統全民思想,但告訴人民還是黨“偉光正”,社會主義有利於黨一撮,換種方式舉中共舊旗,所以“六四”時在中華民族傷痕纍纍身軀上公然大砍一刀,學生反腐要求成“動亂”,如此還蹦出個“鄧小平理論”;江澤民踏“六四”學生鮮血上台大興貪污腐敗,舉國迫害信奉“真善忍”理念做人的法輪功,不但毫無人性酷刑致死數以萬計良民優民,而且竟用“活摘器官”連法西斯都不如的反人類行為虐殺謀暴利,企圖群體滅絕好人,摧毀人類道德而達到毀滅人類,如此邪惡之徒竟大言不慚標榜“三個代表”,簡直婊子理論都不如;胡錦濤上任被江澤民“垂簾聽政”,胡無奈企圖用“科學發展觀”使人們能自覺聽從他的領導,擺脫“垂簾聽政”。可體制並非為民族利益,而是為中共一小撮集團利益服務,這一小撮哪有正義良知,都被江澤民垂簾;終於習上任利用反腐結束“垂簾聽政”,人民抱以希望,然而還要邪惡的黨“偉光正”,還要把已經變種的社會主義恢復類似北朝鮮社會的正統,江派周永康之流“維穩主義”又發揚光大,好人不在“依法治國”範圍內。所以被中共各種政治運動和各種錯誤整死而憋屈的中國人民怒火、對“六四”屠殺憋屈的中國人民怒火、對殘酷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憋屈的中國人民怒火全被壓制,不準提起,提就“犯罪”,以為中華民族軀體愚蠢麻木不知痛,以為人民被愚弄“一切向錢看”而忘記,進而以為中共諸多政治理論這“滴血利劍”會讓人“一切向黨看”,哪管人民吃不上飯。噢!原來是“中國夢”。

令人不恥和鄙視的是,除“毛思想”和“鄧理論”垃圾我不知誰發明外,其餘“破鞋理論”竟出自同一個腦幹。具有五千年歷史十幾億人口的泱泱大國只有一個理論家,現在的社科院、政策研究室、大學教授等等的御用文人還好意思出來鸚鵡學舌!“朝中只一寧,爾等算何乎”?

我一個初中都沒正經畢業的普通底層百姓,深惡痛絕中共邪惡、拙劣的欺騙虐殺中國人民,何況那些中上層精英以及那些仁人志士會什麼樣?一旦國民怒火壓不住那就是火山噴發。中共曰“歷史由人民創造”,難道能壓住?不然中共所曰就口是心非,篤信“假惡暴”能唬住人民。

你們上面願意啥理論就啥理論,反正沒民主也不會聽平頭百姓的,我小百姓只想“老牛破車嘎的套,孩子老婆熱炕頭”,“提壺燒酒喝,家長里短說”。不行!這個黨總是用它們邪惡的垃圾、破鞋理論蹂躪我這平頭百姓,日日喧囂給我洗腦,還打著捍衛民族、國家首先是黨的旗號要你見之行動,為其黨利益賣命,還被盤剝、吸血、擠榨。你想遠離政治過百姓安穩生活堅決不行,可你一問政治又成了“煽動謀反”。連只重“真善忍”理念、一心想修煉普渡眾生的法輪功,人一多就被扣上“參與政治”帽子。有的國家政府開個會官員間能“飛鞋”,可與百姓無關,到時候我百姓用選票說話。可中國政治絕對是中共的“專利”,中共用槍杆子政治與人民說話,讓人民互相“飛鞋”,想過“百姓式”正常日子難上加難!

走過中共串政後的歷史讓我看到:

◎流氓起家和餓死及各種運動殘殺人民產生了“毛澤東思想”;

◎光天化日下公然屠殺大學生產生了“鄧小平理論”;

◎無人性迫害法輪功並活摘器官的群體滅絕產生了“三個代表”;

◎束手無策又佔位被垂簾聽政繼續害人產生了“科學發展觀”;

◎支撐中共逆中國和世界潮流而行仍能繼續害人產生了“中國夢”。

真實見證共產黨的性質就是:不斷虐殺人民吸血,讓人民顫慄的供養中共花天酒地淫樂。這種黨性豈能與人性相容,豈能容忍人性存在,無論表面說的怎麼冠冕堂皇都是無與倫比的邪惡魔教。

這邪惡魔教垃圾理論自身都泥沙俱下、魚目混珠,卻硬塞向人民洗腦、攪和人正常生活,其實就是告知天下“黨怎麼干都是正確的,別跟我講善惡是非、正義良知,你們只有服從才行,否則黨的政治理論不是吃素的”。除此之外就是黨國要員“腰纏億貫”、魔窟淫棍,沒看到人民能安穩享福。這西來“共產主義的幽靈”真是邪惡的魔鬼,我上哪有好日子過?不管是不是底層人,不被迫害虐殺已是萬幸。

只是我堅信物極必反,正義必將戰勝邪惡,善惡到頭終有報。中共壞事做絕,報應和覆滅已見來到。我要為中國人民解脫中共魔鬼纏身和消滅魔鬼而出滴水之力,匯聚到人民正義良知的汪洋大海,去迎接那天理昭昭,疏而不漏的明天燦爛到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