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黎安友:30年前發言反映對六四定調延至今

老人們對六四事件的看法和講話,繼續引領今天的中共領導層,我們可以直接將當年的政治局會議所達成的共識,與今天習近平的強硬路線連成一線。黎安友說,全世界可能在悼念六四的30周年,但對中國政府而言,天安門發生的事情,在今天繼續是一個令他們恐懼警號,就算中共領導層已將將六四從大多數人民的記憶中抹去,但他們卻仍然活在六四的後遺症中。

六四30周年紀念日前夕的5月31日,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新書《最後的秘密》,披露“六四”鎮壓15天後,中共高層在接連兩次會議上的27份機密文件,揭露高層權力運作的機制。讀者從中可以一窺中共如何在鎮壓後收拾殘局統一思想的過程。美國之音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在外交季刊撰文指出,最新面世的中共內部文檔顯示,中共在六四事件之後召開的第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會上一眾元老們的發言以及對六四的結論,一直影響至今。他說:“全世界現在或許在悼念六四的30周年,但對中國政府而言,天安門發生的事情,在今天繼續是一個令他們恐懼的警號,就算中共領導層已將六四從大多數人民的記憶中抹去,但他們本身卻仍然活在六四的後遺症中。”

1989年六四中共下令坦克車開進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為期幾乎長達兩個月的民主運動,不但造成黨內分裂,而且還將總書記趙紫陽逼下台,為此中共在大概兩個星期後,即6月19日至21日舉行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出席者包括了一群中共元老,會議目的是要求黨內高層一致支持鄧小平6月9日在人民大會堂慰問戒嚴部隊的講話,以及對趙紫陽的黨內處分。這些最新面世的會議文件,在六四30周年前夕獲得香港新世紀出版社集成出版,書名是《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六四”結論文檔》,序言由黎安友撰寫。

黎安友指出,這些文件記載了當時出席會議的中共元老們的發言紀錄,而會議後來對六四所達成的結論大概有三點:1,中國共產黨正受到內部敵人與海外敵對勢力勾結的圍攻;2,經濟改革必須退居二線,一切以意識形態的紀律和社會控制優先;3,如果中共容許內部分裂必將垮台。

黎安友說,文件的內容生動地描述了當時中共的威權如何在幕後操作整個國家,同時又可令讀者想像到當時在任的中共高幹,如何緊跟已經退居幕後元老的政治路線,那些本來害怕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幹部,對鎮壓表示歡迎,那些支持改革的,卻到此而完全臣服於老人的政治。

黎說,老人們對六四事件的看法和講話,繼續引領今天的中共領導層,我們可以直接將當年的政治局會議所達成的共識,與今天習近平的強硬路線連成一線。黎安友說,全世界可能在悼念六四的30周年,但對中國政府而言,天安門發生的事情,在今天繼續是一個令他們恐懼警號,就算中共領導層已將將六四從大多數人民的記憶中抹去,但他們卻仍然活在六四的後遺症中。

文檔記載了至少17個人的發言,但未悉到底有多少人參加會議,發言者幾乎個個一開始就對鄧小平的講話和李鵬的報告表示“我完全同意.”或“我完全支持”。大家都同意,當示威者在6月2日抵抗解放軍進入北京之後,情況才轉變成為“反革命暴亂”,而因此必須要由部隊鎮壓。

徐向前的發言反映了中共對內部敵人和外部敵對勢力勾結的恐懼。徐說:“事實證明,一個多月的騷亂最終演變成反革命暴亂,是內部和外部反革命力量的勾結,是長期以來資產階級自由化得以萌芽壯大的結果他們的目的是要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主義的一個瘋狂圖謀,然後建立一個反共、反社會主義、完全聽命於西方力量的一個資產階級共和國。”

曾經是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彭真同意徐的看法,彭說:“過去一段時候,有極少數一撮人與外部敵對勢力合作,頑固地繼續推動資產階級自由化,又要求修改我們的憲法,企圖消滅(鄧小平的)四個堅持,毀掉我們國家的基石,企圖改變我們國家的基本政治制度,用美國式的三權分立來取而代之;他們企圖改變人民共和的民主集中制”

有些人更乾脆引入例子,對美國冷戰時期的煽動手法提出警告。時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即被形容為中共老人乾的中顧委)副主任的宋任窮說:“40年前杜勒斯(美國國務卿)說過,在中國復辟(重建資本主義)的責任要寄望於(後中共的)第三或第四代。現在,我們年青一代部分人的政治意識形態令人憂心。我們絕不能讓杜勒斯的預言成真。”

由於趙紫陽已經被逼下台,很多人在會上毫不客氣批評趙紫陽,時任政治局委員的宋平甚至聲稱趙紫陽和他的改革派助手們暗地密謀分裂黨中央,將鄧小平趕下台,然後將中國民主化。其他不少人附和這個說法,紛紛發言支持,但他們都沒有提出具體證據。

王震在會上如此說:“十月革命蘇俄剛成立之後,有14個帝國主義國家企圖軍事干預,希特拉1941年對它進行攻擊。二次大戰後,美國帝國主義在中國內戰中支持蔣介石,然後又入侵朝鮮和越南。現在他們想用容易的辦法來達到目的,即利用‘和平演進’用錢收買人民,用文化和意識形態煽動、派出特務、竊取情報、炮製謠言、挑撥騷亂、支持我們內部的敵對力量,從事一切的手段,只差直接入侵而已。”

黎安友最後在文章指出,其實如果鄧小平30年前靠在趙紫陽一邊,對天安門示威者採取一個稍為溫和的回應,今天的中共或許更能控制政權得宜,因為根據趙紫陽在事件中的講話,或落台被軟禁之後他所出版的書籍,從來沒有提過他希望中國開放到一個容許多個政黨政治角逐的制度。他只希望政府能夠與學生進行對話,對人文社會機關更加開放,法院更加獨立,給予民選的立法機關更大的權力。他認為這些改革只會使得黨更具合法性而非削弱黨。

但黎安友說,中國的抉擇卻是另一條道路,而今天的政權在表面而言,比起任何時候都更為強大,但其實是更為脆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香港特約記者甄樹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