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專訪「六·四坦克人」攝影師(3):天安門廣場被坦克佔領

30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的鎮壓學生事件中,有一張照片誕生後在一夜之間就傳遍全世界,之後成為「史上最難忘的十大照片」之一,這就是《坦克人》。本台記者採訪了《坦克人》照片的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聽他講述這張照片是怎麼拍攝到的。

1989年6月4日的北京天安門廣場被坦克佔領。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

今年是八九“六·四”30周年,在30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的鎮壓學生事件中,有一張照片誕生後在一夜之間就傳遍全世界,之後更是成為“史上最難忘的十大照片”之一,這張照片就是《坦克人》。本台記者採訪了《坦克人》照片的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聽他講述這張照片是怎麼拍攝到的。

接上集:專訪“六·四坦克人”攝影師(2):不詳之夜

美聯社總部要一張“被佔領的天安門廣場”的照片

1989年6月3日的夜裡,傑夫待在酒店房間里沒有出去,那一晚上空氣中都充滿了坦克車的柴油味,還有子彈掠過的聲音,讓傑夫一晚上都難以入睡。

第二天6月4日的早晨,傑夫起來,決定還是去美聯社的辦公室,然後他就坐了一個人力三輪車去到了辦公室。這個時候美聯社總部發來一個訊息,問他們中能不能有一個人出去拍一下現在被佔領的天安門廣場是什麼樣的?總部要一張照片。

傑夫的一個同事說,他在編輯他不出去;另一個說,他是個華人臉,出去的話會很危險。當時美聯社在北京的辦公室還有一個東京的記者,不過他在“六四”前回東京了,到了東京後再想回來就被擋住回不來了。於是傑夫說他就成了唯一的“幸運兒”,需要出去冒這個風險。

那個時候傑夫知道外面有很多的便衣警察,他們穿著白襯衫,手裡拿著電棍,如果碰到記者,他們會逼記者交出膠捲和攝相機,如果記者不照辦的話,他們就會拿電棍打你。所以傑夫計划著必須得混進離天安門廣場最近的北京飯店,從那裡面拍攝廣場的情況。但是傑夫不知道他怎麼才能繞得過那群人,他估計他到了那裡後會被那些便衣們抓起來。

傑夫準備了一個小型的尼康照相機,他把照相機的背帶拆掉之後,把照相機放在他屁股後面的口袋裡。他還拿了一個很小的400毫米鏡頭,放到他的夾克的口袋裡,幾個膠捲藏在內褲里。此外,傑夫還帶了一個增距鏡(teleconverter),就是安裝在相機和鏡頭之間的,可以幫助拉長焦距、拍得遠。這個增距鏡當時帶得非常關鍵。

幸得一位美國留學生幫忙登頂北京飯店拍下廣場照片

當傑夫走近北京飯店時,他看見那些穿著白上衣的便衣警察就站在大門口處,然後他的腦筋轉得飛快,想著該怎麼辦呢?這時他看到飯店大堂里有一個年輕的美國人,是一個美國來的交換學生。傑夫就直接走過去了,假裝認識他,對他打招呼說:“嗨!喬,你哪去了,我到處找你。”然後傑夫就在他耳邊悄悄說:“我是美聯社記者,我能去你的房間嗎?”那個美國學生就說:“嗯,好吧,跟我走。“於是,傑夫假裝是這個美國學生的客人,就去了他的房間。便衣警察就沒有理他們,也沒有跟過來。這個美國留學生的名字是柯克·馬森(Kirk Martsen)。

他們兩人坐電梯的時候,因為電梯上得很慢,柯克就跟傑夫說,你真是走運啊。剛剛10分鐘之前,有些人站在飯店前廳往外看的時候,外面路過的士兵就開槍掃射,有人就被打傷了。飯店裡的人趕緊把這些人拉回去救助。

傑夫進了柯克的房間,躺在柯克的床上打了個盹兒,他覺得實在是太累了。然後傑夫起來跟柯克說,他要到樓頂去拍照片,美聯社總部讓他拍天安門廣場的照片。然後他們兩人就出去想乘電梯上去,但是被人擋住了,說:“你們不能用電梯。“

然後他們又想辦法,先走樓梯下了兩層,接著再去搭電梯,這樣就繞過去了。他們成功地搭上電梯往上走,到了最頂樓,再經過一個梯子,他們就真地爬到了樓頂上。

在北京飯店的樓頂上一看,天安門廣場就在眼底下。在樓頂上,傑夫拿出他的400毫米鏡頭,加上那個增距鏡,這樣他就有800毫米了。但是因為進光孔很小,光不夠,傑夫就拍了幾張照片,照片不是那麼清晰,但是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整個廣場被坦克佔領的情形。

1989年6月4日的北京天安門廣場被坦克佔領。攝影師是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

傑夫說他看不到整個天安門廣場,但是在他所看到的那個部分全是坦克,幾十輛坦克擺滿了那裡。傑夫拍完照片後,他把膠捲給了柯克,對他說:“你把它藏好,要是碰到警察的話,他們會先來查我。”因為柯克穿著T恤和涼鞋,很隨便,就是一個學生的樣子,不象記者的樣子。

記者特別奉獻:30年前台灣歌手侯德健在天安門廣場上的歌聲

利用這個機會,我們為聽眾和讀者朋友特別送上一首台灣歌手侯德健的歌,這首歌的名字是《漂亮的中國人》。

這首歌的創作和首演正好是在本篇報導發布的整整30年前,也就是1989年6月3日的傍晚,侯德健第一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演唱了這首《漂亮的中國人》。從那以後,這首歌再從未公開演唱過,也從來沒有正式發表過。

從下面的音頻文件中,您也可以聽到當年侯德健唱歌時,他的背景中是天安門廣場上的人群嘈雜聲。

(未完待續)

相關係列報導:

專訪“六·四坦克人”攝影師(1):“奇蹟”降臨得以入境北京

專訪“六·四坦克人”攝影師(2):不詳之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方偉、子涵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