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老人去世之後 把財產留給了保姆…

有句俗話是這麼說的,錢可以收買人,卻不能收買理。

的確,在金錢的誘惑之下,經常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糾紛,有一些糾紛會因為當事人的離去而死無對證,這個時候就需要通過法律的途徑,來進行甄別和判斷。

今天我們要說的這個故事,是一個發生在英國的關於巨額遺產的爭奪案。

遺產的主人,也是故事的主人公名叫Harold Tickner,Tickner先生出生在德國,年輕的時候來到英國求學,在二戰爆發之前,他曾經在一家五星級酒店擔任服務員和領班的工作。

戰爭爆發之後,Tickner先生加入了英國軍隊,一起抵抗納粹的入侵,戰爭結束之後,Tickner留在了英國娶妻生子,先後做過餐廳負責人、房產租賃公司老闆和銀行經理等工作。

Tickner先生和妻子生活在英國倫敦西北部的Harrow地區的劍橋路,夫妻二人育有一女Karen,成年之後遠赴德國工作,和這對老兩口之間的關係並不親密。

除此之外,唯一和Tickner先生一家還有點走動的,就是Tickner先生的侄子了,他的名字叫Gerrards Cross,是一名退休的刑事辯護律師。

2008年,Tickner先生的老伴Ursula被查出患有阿茲海默症,兩位老人的生活開始第一次出現了危機。當時,有一個每周在Tickner先生家中的花園幫忙打理花草的葡萄牙園丁,所以Tickner先生詢問這個園丁,能不能讓他的妻子Leonora每周來他們家幫忙打掃一次衛生。

於是,Leonora成為了Tickner先生的鐘點工,每周來他家裡幫忙打掃三個小時,每個小時收取10英鎊的費用。

回憶起剛剛來到Tickner家工作的時候,Leonora說,這個上了年紀的老爺子總是非常嚴厲,他總會掐著時間守在家門口,

因為Leonora要在家裡照顧兩個孩子非常忙碌,所以有時候會遲到幾分鐘,這個時候他就會表情嚴肅地教訓Leonora:“年輕的女士,當你跟人有約的時候,寧願早到一小時,也不要遲到一分鐘!”

然而,Leonora是一個散發著溫暖和善良的女性,Tiickner先生嚴厲的外表,經常讓她想到自己在32歲時就因為癌症離世的父親。所以她時總是盡心地幫助Tickner先生。

“剛來的時候,房子里簡直一團糟,Tickner太太很喜歡囤東西,家裡各種破爛堆積如山。”於是,Leonora總是會多花一些時間,幫助他們清理房屋裡的東西。

Leonora就這樣好無怨言地承擔起了很多分外的工作,比如Tickner先生和太太睡的床單和被罩好幾個禮拜都沒有人拆洗,她就主動幫他們拆下來帶回家去洗乾淨。

Tickner先生的視力不好,沒辦法自己刮鬍子,Leonora就主動幫他料理一些刮鬍子理髮之類的個人衛生事宜。

老兩口沒有人給做飯,總是買超市裡的冷凍速食品來吃,於是Leonora就開始邀請他們到自己的家裡吃午飯,午飯之後,一家人坐在花園裡晒晒太陽,賞賞花,主僕之間的關係也親近了很多。

Leonora說,她知道自己的老闆有一個遠在德國的女兒,但是她能看出這個女兒和老闆夫婦關係並不好,因為她一年也不來兩次,本來她一年應該在這裡和父母住三個星期,但是有一次這個67歲的女兒在這裡沒待幾天,就被老兩口趕回德國去了,因為他們經常在家裡發生爭吵。

除了這些,Leonora還發現老兩口和侄子之間的關係,他也並不親密。

2010年,隨著Tickner太太病情的加重,Tickner先生開始給Leonora提供一份每周300英鎊薪水的全職工作,因為Tickner太太經常在深夜摔倒,Leonora需要趕到老闆家裡,幫助她回到床上。

後來,Tickner的太太Ursula在2012年5月去世了,Leonora幫助老闆料理了這場喪事,甚至就連Tickner夫人下葬的衣服,都是Leonora挑選的。

在Ticker太太過世之後,Tickner先生更加依賴Leonora一家了。

Leonora和丈夫經常帶著他們的小女兒Sofia來到Tickner先生的家裡,給他做他喜歡的煎餅吃,還經常陪Tickner先生一起外出就餐。

而Tickner也早就Leonora一家當成了自己的親人,他甚至還在Leonora的女兒Sofia在公立學校里被同學欺負的時候主動提出,要資助Sofia轉學到自己女兒曾經就讀過的私立學校去讀書。Sod

“我們當時想要把女兒轉學到另外一個公立學校,但是Tickner先生說,這麼做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他拿出4.5萬英鎊給我們的孩子上學,還教了我們很多投資和理財的知識,讓我們儘可能通過這筆錢升值。”

“他對Sofia說,希望將來她能夠去醫學院,研究治療阿茲海默症的方法。”

今年17歲的Sofia已經拿到了一所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的時候,Leonora一家人都覺得無比的溫暖和感激。

就在Leonora一家人與老闆建立起越來越深厚的友誼的時候,Tickner先生的親人卻開始嫉妒起他們之間的關係。

2013年,Tickner先生的侄子邀請他去與他們共度聖誕,但是Tickner先生拒絕了這個邀請,他說,自己寧願和保姆一家在一起,因為侄子的家人他一個也不認識……

2014年的聖誕節假期,Tickner先生打電話給Leonora,說自己被診斷出患有結腸癌晚期。

“我衝到了他家,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並且對他承諾,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照顧他。”Leonora回憶道,“那個時候,他已經成為了我父親一樣重要的親人了。”

但是Tickner先生還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遞給我一個信封,告訴我裡面是他的遺囑,他要把他的房子留給我。”

事實上,這份遺囑早在2014年1月的時候就已經做出了。

當時的律師在遺囑中註明,Tiickner先生似乎不打算給自己的侄子和親生女兒留任何遺產,因為他說,自己以前曾經出錢給女兒在德國買過一個大房子,他認為自己已經盡到了作為一個父親的義務了。更何況,Tickner先生表示,這些年來,他的侄子一直在給他“洗腦”,說他應該把遺產留給家人,他認為侄子的動機不純。

但是在律師的建議之下,他還是給自己的女兒和侄子各留了25000英鎊,為了“避免在遺囑執行時可能出現的糾紛”。

後來,Tickner的病情在2015年的時候嚴重惡化,並於2015年6月29日去世,享年91歲。

Leonora表示,Tickner先生臨終前,他的家人把他送到了臨終關懷醫院,在他聲明的最後一段時間,由於他家屬的阻撓,自己並沒有出現在Tickner身邊,甚至也沒能參加成他的葬禮。

然而就在Tickner先生的葬禮之後,Leonora驚訝地發現,自己手裡的遺囑,變成了一張廢紙。

因為Tickner先生的女兒和侄子出具了在老人臨終之前立下的一份新遺囑,這份遺囑上顯示,他生前的所有財產,包括現金和房子,都留給了侄子和女兒,完全沒有Leonora一家的份。

Leonora覺得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向法院提起了訴訟。

這個案子,一審就是四年。

經過了雙方漫長的博弈和辯論之後,這個案子在前幾天終於被正式宣判了。

法庭上,法官William Henderson表示:“Leonora和Tickner先生的侄子、朋友都為Tickner先生的‘快樂’付出了很多。

不過現在很明顯地侄子並不信任達Leonora,也在懷疑她的動機。另外法庭也查明,Tickner先生和他的親生女兒並不親近。

不過鑒於Leonora為Tickner所做的一切,Tickner決定要把大部份財產都留給Leonora這一點也很合理。

而同樣可以理解的是,Tickner在2015年時更改遺囑,是因為當時最常去養老院探望他的是親生女兒和侄子。

不過在聽取了醫生們的證供後,我可以確信Tickner先生在立新遺囑時,他已經無法完全理解自己在做什麼了。”

於是,法官最後判了Leonora勝訴,推翻了2015年那份新遺囑,並表示對於2014年原本那份遺囑的“有效性並沒有疑點”(No real doubt as to the validity)。

法官接著說:“2014年的那份遺囑是由Tickner常用的律師所準備的,當時也有清晰地給他解釋過。所以在我看來,很明顯地他當時確實有了解遺囑的內容。

由於Tickner在2015年的那段時間,已經缺乏正確的判斷能力,所以我宣布2015年的那份新遺囑無效,保持原有2014年的遺囑決定。”

勝訴之後的Leonora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四年的官司,浪費了他們一家人大量的時間和經歷,多虧了英國的法律,才讓他們這些沒權沒勢的人的正義得以伸張,戰勝了對方豪華的律師團隊和專業的律師被告人。

“我們一家會儘快搬到Tickner先生生前的房子里去,我會每兩周去他的墓前送一次鮮花。”Leonora說道。

這一次,法律的天平傾向了善良,而不是血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帶你游遍英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