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專訪「六·四坦克人」攝影師(6): 為什麼全世界都喜歡這張照片

30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的鎮壓學生事件中,有一張照片誕生後在一夜之間就傳遍全世界,之後成為「史上最難忘的十大照片」之一,這就是《坦克人》。本台記者採訪了《坦克人》照片的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聽他講述這張照片是怎麼拍攝到的,以及前後的故事。

八九“六·四”坦克人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近照。

今年是八九“六·四”30周年,在30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的鎮壓學生事件中,有一張照片誕生後在一夜之間就傳遍全世界,之後更是成為“史上最難忘的十大照片”之一,這張照片就是《坦克人》。本台記者採訪了《坦克人》照片的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聽他講述這張照片是怎麼拍攝到的,以及前後的故事。

弱者對強者的經典故事是大家都喜歡的

據說,當時有最少五位攝影師和攝像師拍攝到了那名年輕男子阻擋中共坦克車隊的情景,但是傑夫·魏德納先生的《坦克人》是迄今為止最著名、傳播最廣泛、最受全世界喜愛的版本。這張照片讓他獲得普利策獎提名,還被《時代》雜誌評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100幅影像”之一,被美國在線(America On Line)評為“史上最難忘的十大照片”之一。

八九“六·四”標誌性照片《坦克人》。攝影師傑夫·魏德納 Jeff Widener先生。

那麼,這張照片為什麼那麼成功?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這張照片呢?

傑夫告訴記者,因為這張照片的內容反應了一個很經典的“大衛和歌利亞”的故事,這是《舊約聖經》里的一個故事,就是一個牧羊少年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少年對巨人的故事,是人生奮鬥中的經典篇章,所以大家都喜歡這樣的故事。

這張照片成名之後,有人會來找傑夫說,他的親人要去世了,正在跟死神搏鬥,他希望拿到傑夫的這張照片去鼓勵他的親人。

還有一個非贏利組織,也專門來找傑夫說,他們希望拿到這張照片去鼓勵安哥拉的非洲青年。於是傑夫就對他們說,讓他自己親自去,和安哥拉的青年們談談,他也可以去那邊拍些照片。那個組織就同意讓傑夫飛去了。那個時候安哥拉還處在戰亂中,是不讓攝影記者去的,而傑夫就因為這張照片的緣故而專門去了一趟,並在那裡做了很多工作。

八九“六·四”標誌性照片《坦克人》的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在安哥拉。(照片由本人提供)

總而言之,《坦克人》這張照片反應的就是弱者對強者的經典的人生故事。

這張照片也幫助傑夫找到現在的妻子

傑夫說,這張照片確實給他打開了很多扇門,其中包括幫助他找到了現在的妻子。

那是2009年,也就是八九“六·四”20年之後,傑夫在北京給BBC拍一個記錄片時,他在長安街上碰到了一個來自於德國的年輕女子,她當時是在中國大陸徒步旅行。傑夫就跟這位德國女孩搭訕,“你知道那張《坦克人》的照片嗎?”這樣通過這張照片,傑夫風趣地說,他就跟那位女孩搭訕上了。

傑夫還記得那天下雨,他們坐在一個運河邊上的茶館裡,有三個女招待,外面下著陰雨,茶館裡的茶難喝極了,他們在那兒喝了5個小時的茶,他花了5個小時的時間取悅那個德國女孩。5個小時之後,傑夫對女孩說,“看來咱們有緣啊”。那個女孩就點點頭說,“好象是的”。

第二年,他們就在夏威夷結婚了,後來他們搬到德國漢堡去生活。從那以後,就是他們倆人快樂的愛情生活了。

後來再到中國大陸去有麻煩嗎?

再回到1989年6月的北京,“六·四”過後一個星期,傑夫就離開了北京,因為美聯社北京辦公室有了從日本東京來的攝影編輯來接班。

於是記者問傑夫,你當時做得那麼出色,為什麼他們要把你撤走呢?

傑夫說他那時其實已經是病怏怏的了,他當時得了重感冒。美聯社也知道他身體不好。另外他被石頭砸了頭部那次,砸到神經了,他後來其實是有“創傷後綜合症”的。在“六·四”那種情況下,他的同事、其他記者根本連美聯社總部的批准都沒有,就都拔腿跑了。傑夫是等到一個星期之後,美聯社把他撤回去,同時又派了很多記者過來,有幾個日本記者,幾個美國記者,這樣美聯社駐北京的辦公室可以繼續工作。

那麼記者又問傑夫,後來再回中國大陸有麻煩嗎?

傑夫說,沒有什麼麻煩,但是有點不同。在他前面的旅客一般60秒鐘就可以進關了,而到了傑夫這兒,總是要花25到30分鐘,給他檢查文件的海關官員在那兒要麼笑啊,要麼嚴肅啊,各種各樣的表情要持續20-30分鐘,他們在那兒查來查去的。傑夫就知道了,他們知道他是誰。

《坦克人》照片很長時間以來在中國大陸幾乎無人知道而在世界上幾乎無人不知

記者提到自己的經歷,第一次在美國看到這張照片是在1993年,那時就意識到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是沒有人看到過這張照片的,可是到美國來之後,卻發現沒有人不知道這張照片。於是,記者問傑夫,他怎麼看待這個不同?

傑夫回答說,這個問題確實是很有意思。他記得他有一次在俄亥俄大學教課的時候,在課上有一個中國大陸來的年輕女孩,那女孩就跑來對傑夫說:“魏德納先生,非常謝謝你!你把這張照片拍出來了,讓我看到,因為我從來不知道在我的國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傑夫回憶說,他當時感到非常震驚,我對那女孩說:“真的嗎!?你們都不知道!確實真地發生了這個事,我拍的是實際的情況。”

傑夫說,回頭看,這件事情發生了,但是中共政府就是不承認,也不承認這件事情存在,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幼稚的看法。

傑夫告訴記者他經常隨身帶著一個小版本的《坦克人》的照片,他記得在拉斯維加斯碰到一個華人,他就把這張照片拿出來給那個華人看,結果那個華人一看到照片轉身就逃跑了。

但是有一次傑夫在挪威度假的時候,碰到一個中國的旅遊團,那個導遊就認出傑夫來了,他就跟他團里的中國遊客說,這個人就是拍那個《坦克人》的記者,於是那些中國遊客就圍過來,很興奮地跟他一起合影。

在2008年北京辦奧運會的時候,傑夫碰到新華社的一大幫記者,他們發現傑夫是《坦克人》的攝影師後,也都是興高采烈地跑來跟他拍合照。

還有一次在美國邁阿密,傑夫碰到一群美國海軍,當他們聽說傑夫是拍《坦克人》的記者的時候,他們也都認出了他,然後也是很高興地都來跟他合影。

通過親身碰到的這些情景,傑夫說,整個世界都知道這張照片,非常非常多的人知道,所以中共政府想把這件事情埋起來,藏起來,這是不可能的。

對“六·四”學生深懷敬意

記者問傑夫,現在是“六·四”30周年紀念日,回頭看看,當初有什麼感想呢?

傑夫說,他在美國這裡,向中國人民送來他的問候,他非常希望中國人民一切都好。他對中國有很好的印象,他喜歡中國菜,喜歡中國很多的文化,他認為中國的紫禁城簡直是不可思議。總而言之,他向中國送上他最好的祝福。

對他個人來說,他還在拍照,他去年到瑞士達沃斯擔任攝影記者,拍了“達沃斯論壇”,拍了川普總統。他住在德國漢堡,他也希望將來有一天,再回到中國去,在那裡繼續他的攝影工作。

記者又問傑夫,對於當初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北京街頭的學生,走過了八九“六·四”的學生,他有什麼話說嗎?

傑夫說他對那些學生深懷敬意,他想起當初他躲在美聯社的北京辦公室里喘氣的時候,那些學生在外面面臨槍林彈雨,這讓他感覺很慚愧。所以他要對所有在那場劫難中闖過來的,能夠活過來的人,他都要祝賀他們,他要對那些學生表達他最高的敬意。

“六·四”大屠殺後,北京市民展示一張有多具被殺害的抗議者的屍體的照片。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

想拍一部關於“六·四”的電影

在記者對傑夫的採訪結束後,還繼續和傑夫有一個聊天,傑夫談到一個感受說,“六·四”過去30年了,好萊塢還沒有拍出一部關於“六·四”影片,原因是什麼呢?他在好萊塢的朋友跟他說,好萊塢的很多製片背後都是共產黨的錢,中共的錢。所以傑夫在找沒有共產黨的錢,他想拍一部關於“六·四”的片子。

傑夫提到,英國的第四台拍過一個虛構的故事,表面上沒有提“六·四”,但是大家都知道講的是“六·四”的故事。但是在美國,生產出這麼多影片的美國,卻沒有一部關於“六·四”的片子。從中就可以看出來,中共對這件事情的掩蓋和對好萊塢的控制有多大。

記者後記:只有看到歷史中的真相才能不重蹈覆轍

也許今天你可以完整地聽到這個節目,或者看到這個系列報導,您有沒有想到這背後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對於希望之聲這個電台來說,我們要突破很多很多的障礙,經過很多很多的堅持,走過很多的困難,才能讓這個電波一直在空中為您服務,給您帶來當初“六·四”的故事,給您帶來關於法輪功學員的故事,給您帶來很多關於人性的、關於勇氣的、不為人知的故事,但是卻是中共拚命要掩埋的故事。

美國有這麼一句話,“真相會帶給你自由”,無論是人身的自由,還是心靈的自由。追尋真相,應該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本能,也是我們全社會的責任,因為只有看到歷史中的真相,我們才能不重蹈覆轍。

(本系列全文結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方偉、子涵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