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來稿:雲南省委書記率省委集體吸毒輪姦 殺害近600名武警 向中紀委公開舉報

——昆明邪魔之地,昆明惡警實錄(三)

我是劉X(身份證號碼:xxxxxxxxxxxxxx),因為遭到雲南警方長期追殺,目前一直漂泊海外。看到原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投案自首的新聞,決定舉報秦光榮領導下的雲南省公安廳與昆明市公安局對國家對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他們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僅2009年他們就集體殺害了近600名剛退役的武警士兵······,這恐怕是雲南歷史上最邪惡的一頁。

昆明惡警實錄(一)與(二)刊出之後,更多的事實與真相暴露出來。昆明的邪惡真是遠超想像,尤其是有關秦光榮等一批高官在雲南的罪惡的曝光後,更是令人震驚!這裡有一份寄給中紀委的舉報信,信件來自一個被雲南公檢法高官脅迫進而淪為高官情婦的女士,她的經歷讓人同情,但她拚死揭開雲南公檢法黑幕的勇氣值得我們敬佩。

讀完之後,我久久不能平靜,相信所有讀過的人都會和我同感。那就是必須儘快結束中共的暴政與惡政,向一切對人民作惡的官員討還血債,重建一個新中國,還人民一個朗朗乾坤。為了不失真我們把舉報信原文登出,也為保護舉報人需要抹去一些姓名信息。我真誠地感謝她的揭露,讓我們看清中共政權的真面目。

下面就讓舉報信來揭示一個真實的雲南,一個真實的昆明,無與倫比的邪惡······

舉報信如下:

尊敬的中紀委:

我是劉X(身份證號碼:xxxxxxxxxxxxxx),因為遭到雲南警方長期追殺,目前一直漂泊海外。看到原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投案自首的新聞,決定舉報秦光榮領導下的雲南省公安廳與昆明市公安局對國家對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他們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僅2009年他們就集體殺害了近600名剛退役的武警士兵······,這恐怕是雲南歷史上最邪惡的一頁。

敘述他們的罪惡,就以時間為序,事情從2006年開始說起。昆明三利特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是我們家經營的家族公司,當時效益非常好,每年都有幾千萬的凈利潤,為了逃稅每年都要虛開巨額的增值稅票。為了維持這種罪惡,公司與昆明市公安局及稅務部門的領導一直保持著不正當的關係,每年都要向他們輸送經濟利益與女色,特別是市公安局的領導特別好色,從我外婆到我這一輩的所有表妹,全部成為他們的玩物(輪姦)。

因為有警察在撐腰,公司在一次處理經濟糾紛時竟然殺害了一家四口人(事情是發生在2007年上半年,是劉雅州,李志平,劉璐,秦友,李志民,朱江,李丹(現改名李沐霖)乾的,後來他們還殺了很多人,都是配合警察乾的,比如劉艷絢與張衛文到上海江蘇投毒殺人,向蘇州運送軍火與毒品······),給了市公安局正副局長(杜敏,楊勁松)一筆錢後,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幫處理了屍體與善後。

除了錢,市公安局正副局長(杜敏,楊勁松)還提出有其它事情需要我們幫忙作為回報,就是幫他們接近並監視一個人,必要時協助他們殺了這個人。這個人是廖X,曾經干過刑警,工作中無意發現並掌握了昆明警方高層集體犯罪的線索證據(辦冤假案),並且他拒絕被收買,昆明警方乃至雲南省公安廳的高層一直要除掉他,沒間斷過。

為了逼我就範,2007年初,他們(雲南省公安廳廳長孟蘇鐵,昆明市檢察院檢察長沈曙昆,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陸雲斌和高明,姚傑)帶我去一個度假村(南亞風情園),當著我的面先輪姦了一對湖南籍的姐妹,然後又輪姦我(輪姦過程他們都錄像,視頻賣到網站上還能掙錢,每一次都這樣干),之後再給她們注射過量毒品進行殺害,同時還殺害了一個18歲不到的男孩,陸雲斌和高明還用槍向游泳池裡進行肆意射擊。三人的屍體直接拋入游泳池,孟蘇鐵打電話讓市公安局副局長楊勁松押著湖南女孩的父親來現場認領屍體,女孩父親到了後說今天他已經認領了三具屍體了,並破口大罵雲南警察是惡魔。

看見他們的如此氣焰,我屈服了。我接近了廖X,並於2007年底與他領了結婚證。

2007結婚前與2008剛結婚後,他們給我安排的第一次任務就是用一起槍擊案栽贓廖X。市公安局正副局長讓我把一支54式手槍放到廖X的住處,並且在他睡覺時在槍上留下他的指紋與生物信息(這手槍是當年昆明市委門口被射殺的人 警察察馬子春的配槍,這是公安部的掛牌大案),找各種理由我推辭了這事。市公安局正副局長又讓我對廖進行最後的勸說,希望他回市公安局工作,並給他一個副處長當,否則他們就採取極端手段。

廖拒絕後,2008年在昆明北市區武警招待所里,雲南省公安廳廳長孟蘇鐵主持會議(市公安局正副局長,市檢察院檢察長,中院的院長,刑偵支隊的相關領導,武警總隊政委,退休的司法部副部長姚X,還有省委副書記李紀恆,省長秦光榮······到場),決定找一名武警軍官對廖進行射殺,然後再由現場勘察人員把手槍放到廖手中進行栽贓,所有參會的人員按職務得到15萬到5萬不等的紅包,這次行動的資金完全由昆明三利特提供,槍手得20萬。

會後,所有人又集體吸食冰毒搞了群交與濫交大會,我家三代女人又被輪姦,同樣被拍了視頻,視頻還是由市公安局副局長楊勁松拿去賣錢。一個月後槍擊以失敗告終,而且全市的草根 警察都知道了警方高層的陰謀。具體失敗的原因是廖後來告訴我的。

武警軍官接到射殺的任務後,在前期踩點以摸情況為掩護,卻私下與廖取得聯繫,並把所有黑幕告訴了廖,他們約定了在槍擊時如何躲閃,武警軍官決定犧牲自己保護廖,希望有朝一日廖能把雲南的黑暗公諸於世,救雲南人民於水火。

武警軍官後來被昆明市公安局栽贓成射殺市委門口警察(馬子春)的殺人凶手,順理成章地在昆明中院執行了死刑。因為射殺廖的失敗,昆明警方把氣撒到我和我的家人身上。我家三代女人多次遭到市局與省廳大批警察的輪姦,尤其是市局刑偵支隊最為可恨,就連女警察都來強姦我們(同性戀),還逼迫我家二十幾口人拍大亂倫(三代人的大亂倫)的視頻,視頻還是由市公安局副局長楊勁松拿去賣錢。又逼迫我們全家對廖進行投毒,隨後又逼迫我們在他們提前準備好的筆錄上簽字畫押,把我們全部再次變成殺人犯,一次性地就敲詐了幾千萬元(多套房產與大量現金),僅副局長楊勁松就要了500萬。至此,我家成了昆明警察高層的提款機與昆明警察的性奴。

2008與2009年,我為了免受被市局刑偵支隊時不時的輪姦與敲詐,主動做了楊勁松與孟蘇鐵還有姚傑父子等高官的情婦,與廖的關係只是名義上的妻子,而孟蘇鐵也將市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陸雲斌與一大隊隊長高明派來給我當護衛犬用,方便隨時向他們彙報廖的近況與行蹤,方便他們組織槍擊。

在做楊勁松與孟蘇鐵和姚傑父子的情婦期間,也親身經歷和看見了他們的大量罪惡。他們為了斂財,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黃賭毒無惡不作,殺人就如同殺雞一般。那段時期,廳長孟蘇鐵每月都要到昆明遠安昆星賓士專賣店(姚家的店)坐鎮收取各地州市公安局上貢的政治獻金,我以情婦身份每次都陪同前往。昆明市公安局正副局長杜敏與楊勁松每次都到場批發毒品與收取各分局的政治獻金,逼迫昆明各夜總會的老闆與毒販來購買毒品,杜敏的毒品只賣一次,而楊勁松的毒品一般都要賣三四次,楊勁松因此經常嘲笑杜敏傻。

楊勁松的做法是等對方付了錢帶上毒品回家,再派警察把人抓起來並沒收毒品,再逼對方在認罪的筆錄上簽字,進而完全控制對方,毒品拿回來再賣,買不起毒品的老闆,就得拿老婆女兒做肉償(供警察輪姦,拍視頻賣錢)。

2009年我親眼所見,一個夜總會的老闆已經被楊勁松敲詐得只能經營一家路邊米線館了,還被逼著高價買毒品,無力購買與楊勁松發生爭吵,楊勁松就讓隨從的警察給他注射過量毒品死亡,隨後打電話給他老婆來認屍體並付打毒針的錢2000元,老婆帶著7歲的兒子來認屍體時又被孟蘇鐵讓警察當場殺害(女的先奸後殺,小孩直接擰斷脖子),

隨後楊勁松又讓市局刑偵支隊來處理屍體,並強調要讓刑偵支隊的新人來干這事,手上沾沾血以後才好用。

孟蘇鐵當場肯定楊勁松的工作能力,要求全省各地州市的公安局局長向楊勁松學習,還要把昆明市公安局特別是楊勁松的敲詐勒索模式在全省推廣。

昆明市公安局的敲詐勒索模式大體是這樣的,雲南省各行各業實際掌控在七個家族手中(都是省級與副省級,其中有姚傑家族和孟蘇鐵家族,其它的要問昆明市檢察院檢察長沈曙昆,他說過他掌握他們所有罪證!)。

這七個家族每月提供銀行稅務工商證劵等部門的客戶數據給昆明市公安局進行分析,在其中挑選下手的對象。一旦選中就交給市局刑偵支隊進行全面監控監聽,尋找下手時機。有問題與污點的就進行敲詐,實在是找不出破綻但是油水又大的就直接綁架,實施綁架的人員從武警部隊里挑選,他們在綁架勒索時即使拿到錢後也會撕肉票,殺人拋屍後又交由市局刑偵支隊處理善後。

昆明三利特就是屬於有污點(逃稅)的公司,進而被逐步控制吞噬。實施綁架的對象多選外地人在昆明經商的。凡是被昆明市公安局盯上的,家破人亡是一定的,女人被輪姦,全家被拍亂倫視頻也是一定的,而且視頻還被這幫警察拿去賣錢。那幾年昆明到處都是殺人拋屍案,這些案基本都是昆明警察勾結武警乾的。

我還從市局刑偵支隊的屠刀下救下一家三口湖南人,他們是開湘菜館的,銀行存款剛過50萬,第二天男人與孩子就被綁架了,開價也是50萬放人。當時我正好與刑偵支隊一大隊隊長高明在吃飯,高明說按慣例來辦,等女的把錢送來,就把男人與孩子殺了,女的多留幾天供隊里的兄弟玩一下再扔水溝,他們的店面會被市局的家屬接手經營的。我再三求情,高明多收了20萬才同意不殺人,說是必須給孟這個面子。

四川籍的一家魚頭火鍋店老闆的兒子被綁架後,我也為那個孩子求過情,希望高明和陸雲斌他們不要撕票,但陸雲斌說這家人與昆明政府里的人交際很多,最後還是讓高明把孩子殺了。

在與高明的言談中,他透露僅他們一個大隊一年各種殺人隨便都過百,何況整個支隊,整個市局!高明還嘲笑廖不識抬舉,放著吃香喝辣女人隨便強姦的副處長不當,成天和他們作對,活該被追殺!

那段時間我見慣了警察隨便殺人強姦輪姦,我從一個受害者慢慢變成和他們一起混的人。他們的所有非法所得,每月都在遠安昆星賓士專賣店上交給廳長孟蘇鐵,交由朱虹(姚傑的老婆)做賬後,再按比例各個家族進行分成(現金形式)。

杜敏與楊勁松經常感慨他們只是過手財主,大頭都上交了,定期孟蘇鐵又會給秦光榮上貢(我見過幾次)。每次分贓結束後,七大家族與省廳市局檢察院的領導都要在那裡吸食冰毒,與帶來的各種女人群交與濫交,其中很多女人是來做肉償的(被他們抓到把柄的)。

昆明市公安局與武警部隊勾結進行綁票殺人後,昆明殺人案一度飆升(外地人被殺,市局一般都不立案!),而且武警士兵來自五湖四海,一旦轉業必將雲南政府的黑幕公諸於世。

基於以上考慮,孟蘇鐵在請示了秦光榮白恩培後,決定交由昆明市公安局與武警部隊來處理上述麻煩。具體操作由楊勁松負責,現場由刑偵支隊的陸雲斌和高明還有姚傑及一個現役武警軍官管理。

我經常陪同楊勁松出入那裡,看到了他們的所有罪惡勾當。

具體操作是這樣的,刑偵支隊在昆明崗頭村(龍泉路旁)租下一個夠容納幾十人的農家四合院,在此院中設立武警的任務派遣站(裡面屯有大批槍支與成箱的彈藥),武警部隊將參加過綁票殺人的還有知情的並且是當年要轉業的士兵進行造冊,以小分隊為單位由分隊長帶領,分批次進駐任務派遣站。

然後再對進駐的士兵分別派遣任務,把他們騙進村後的山裡進行殺害,殺光一個小分隊再派下一個小分隊,如此循環。刑偵支隊派警察騙取每一個進駐士兵的親筆簽名,並用他們的親筆簽名偽造認罪的筆錄,然後將當時無法偵破的各種案件(主要就是殺人案)栽贓到這些被滅了口的士兵身上,士兵屍體的處理也由昆明市公安局全部負責。

就在2009年上半年兩個多月的時間裡近600名武警士兵被殺害了(孟蘇鐵說是587名)。最後,再由省公安廳向雲南省委省政府及 中共公安部為昆明市公安局破獲大量積壓案件請功(後來還對市局發了獎金!)。

而雲南省政府秦光榮為此主持的現場工作會其實就是一場血淋淋的造假大會與殺人大會,接下來又是一場集體吸毒後的群交與濫交大會(有白恩培,秦光榮,幾個副省長,公安廳與昆明市公安局和檢察院的全部主要領導,······),現場的齷齪無法用語言描述。

在派遣武警士兵的過程中也發生過意外,有一個分隊在派遣時與當值的軍官發生衝突,最後雙方開槍,至少有兩名武警當場死亡多人受傷,其它武警士兵揚言要報復派遣站的所有人員也包括我,我非常恐懼,加之看膩了警察殺人強姦輪姦,孟蘇鐵讓我去歐洲與香港躲了一段時間,2010回國後我就去了蘇州辦公司做生意。

關於蘇州的事情,為節省篇幅,我只寫蘇州警方掌握之外的,畢竟大部分雲南警方在蘇州上海等地的犯罪事實被蘇州警方於2011年查獲。

選址蘇州是孟蘇鐵的意思,孟蘇鐵說蘇州上海是共和國最富裕的地方,是心臟地帶,他下面有幾步大棋,做成之後可以好好安頓我並讓我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首先要保護雲南政府的黑幕,就必須除掉廖,因此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調動警力與裝備進蘇州,但這只是遮人耳目。

真實目的是孟蘇鐵要打開毒品與軍火在長三角的銷售渠道與市場,他與境外的毒梟都是朋友而且雲南省公安廳與昆明市公安局也都有自己的毒品加工廠,毒品在雲南已經滯銷與積壓得很厲害。他還準備打劫蘇州人民銀行的金庫,他之前已經提前早做了安排,因為雲南太窮搞不出什麼錢,他早就將目光投向長三角了。

有了這筆資金後他要參股東南亞的毒品基地進而再控制東南亞的整個毒品市場,到時候不是買個省長而是買個總理或主席幹了。我到蘇州後,孟蘇鐵每月都至少來蘇州一兩次,調動各種力量與裝備(槍支彈藥)進蘇州,並安排具體工作。最先派到蘇州的人員有市局刑偵支隊一大隊隊長高明還有姚傑及他們的相關屬下,高明帶人負責摸清蘇州人民銀行金庫的情況,並發展裡面的內線,姚傑帶人負責開拓毒品銷售渠道與市場,還有擅長城市作戰與爆破的武警參謀長也到蘇州進行實地勘察。

2010年孟蘇鐵一次就帶來十多把手槍(境外毒梟送他的世界名槍)及50公斤高純海洛因讓姚傑先賣賣看,同時也調武警特警到蘇州對廖進行槍擊和投毒。孟蘇鐵還派雲南省公安廳最優秀的神槍手與炸藥專家到蘇州來培訓駐蘇州的所有人員,說到搶銀行時要讓每一個人都能以一檔十,要畢其功於一役。

在一切都順利推進的時候,孟蘇鐵在雲南組織殺害近600武警的事情似乎被北京關注了,因為失蹤武警的家屬到處集體上訪(有幾個槍口下逃生的武警士兵,他們找過廖,求廖把他們的遭遇捅出去,為冤死的士兵伸冤)。

2011年春天,孟蘇鐵與雲南七大家族到蘇州開會討論此事的對策,開會期間北京高層打電話進來要求孟蘇鐵與武警總隊政委自裁以平息此事,這個電話引起會場上的內訌與火拚,相互開槍射擊,當場有5人被打死。

為擺平在蘇州的5人命案,雲南省公安廳與昆明市公安局決定讓高明與姚傑來背這口黑鍋,並由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長楊勁松飛到蘇州與蘇州警方進行交涉。此事之後,孟蘇鐵與武警總隊政委加緊了搶劫銀行金庫的準備,昆明三利特為了孟蘇鐵承諾過的可以參股東南亞毒梟的諾言,資助了孟蘇鐵一億五千萬元(也是孟蘇鐵承諾娶我的聘禮)。

2011年5月近一個排的武警就從雲南調到蘇州,同期大批武器彈藥也從昆明運往蘇州(昆明三利特負責運輸,昆明市公安局提供沿途保護)。一切就緒後,孟蘇鐵決定在2011年6月下旬實施搶劫,不料蘇州警方暗中早就掌握並一直密切監控,提前收網,最後以孟蘇鐵的整個計劃完全破產告終!

雲南警方最後讓高明與姚傑做了替罪羊,避免了火勢蔓延到省廳與昆明市局。蘇州警方收網後,孟蘇鐵通知我儘快離開中國,一定要提防市局的楊勁松,楊一定會滅我的口。果真如此,2011年8月楊勁松帶著一隊特警從蘇州一直追殺到浙江的普陀山,這樣的追殺一直持續到2011年底我離開中國。

2013年,孟蘇鐵來美國找到我。他說他的處境已經非常糟糕,所有的錢都被拿去疏通關係了,無能力幫我了,他甚至有面臨坐牢的可能。他希望我在能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說出去,以絕後患,他也只是一顆棋子也是犧牲品。

以上舉報只能以時間為序,非常粗線條地進行記述。雲南昆明警方作惡是幾十年如一日的,用他們高層的話“從中共在雲南建政以來,昆明市公安局好像就沒幹過好事,是個好人肯定不會來這裡!”孟蘇鐵與沈曙昆也說過類似的話“如果真要查,會抓到辦公室里沒人!”,廖也說過“還是交給歷史與人民來清算吧!”

舉報人:劉X

此系列前期文章:

來稿:雲南高官辦輪姦大會 升國家監獄管理總局局長

來稿:昆明刑警隊輪姦強迫賣淫 導致梅毒大面積爆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照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