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鍾邢:要麼退位 要麼轉型 習近平沒有第三條路

——六四共識和國民精神

習近平臨「危」受命,我猜想他是希望能喚起「國民精神」的。他上台後絞盡腦汁、使盡解數:大國夢、民族復興、新時代、人類命運……直到眼下與美交惡、煽動第二次抗美浪潮。但時至今日,習近平沒有成功。可以推測,無論央視再放多少部反美電影,「鐘聲」再發表多少篇評論文章,也還會無濟於事。或許他早就看透了。如果這樣他就是在裝樣子,包括對美示強,對台恐嚇,也包括重上井岡山、重走長征路,目的只是要保住政權。

(一)

“六四前你認為會開槍嗎?”,這是筆者在許多年裡詢問過許多人的一個問題,所得答案驚人地一致。筆者漸漸得出一個判斷,不會開槍在當時幾乎是一個全民共識。然而全民錯了。這恐怕是近代以來大人群錯判的一個典型案例。普遍人性造成了這次普遍錯判,蘇東波中沒有六四就是普遍人性的證明。鄧小平和六四開槍者們是個偶然。歷史的無情在於普遍人性支配下,蘇東沒有開槍便順利地完成了社會轉型。而中國民眾付出了血和生命的代價卻沒有成功。歷史是偶然嗎?歷史不是偶然的嗎?朱學淵先生最近說習近平是個偶然。這預示了什麼呢?

(二)

自清皇退位至八九開槍,在中國民眾的精神層面里一直存在著一種東西。你可以喚醒它,讓眾人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情。無論是做好的事情還是做不好的事情。你也可以說不清楚它是什麼,但你一定可以感覺到它的存在。無論從自身還是從他人,那是一種經歷者的生命體驗。像一鼓氣,像一個場,總之它在。可以叫它“國民精神”嗎?請原諒筆者的笨拙。但叫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沒有了。在筆者看來,它是在六四開槍後的一夜之間消失的。無論如何,就像相信“六四共識”存在過一樣,筆者相信“國民精神”也存在過,並且它們互為因果。

(三)

好吧,你也許會問,就算存在也是三十年前的存在,在今天還有意義嗎?筆者認為六四還在,意義就在。只要中國的社會轉型沒有完成,六四便不會從人們的記憶中被抹去。更何況很多知道它們的人,尤其是那些六四參與者們,他(她)們都還活著。

習近平臨“危”受命,我猜想他是希望能喚起“國民精神”的。他上台後絞盡腦汁、使盡解數:大國夢、民族復興、新時代、人類命運……直到眼下與美交惡、煽動第二次抗美浪潮。但時至今日,習近平沒有成功。可以推測,無論央視再放多少部反美電影,“鐘聲”再發表多少篇評論文章,也還會無濟於事。或許他早就看透了。如果這樣他就是在裝樣子,包括對美示強,對台恐嚇,也包括重上井岡山、重走長征路,目的只是要保住政權。但筆者斷言,自八九六四那一刻起,政權和民心不再可以兼得。習近平可以不信,不信就走著瞧。

要麼退位,要麼轉型。對於習近平來說重喚國民精神還有第三種方法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