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專訪香港抗議者:這些不是香港警察 !

——專訪香港抗議者:要和港府爭個魚死網破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會外防暴警察對示威者發射催淚彈

香港近日的反“送中”抗議行動中,也有不少從大陸到香港的新移民積极參与。其中一名叫妮珂的新移民,6月14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專訪時表示,以前不關心政治的新移民,這次都積极參加抗議,要爭個魚死網破。她還說,很多人都在把港幣換成美元,以防不測。

記者:妮珂女士,您這次全程參與了反“送中”的抗議示威,給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麼?

妮珂:最深刻印象應該說,第一就是6月9日晚上遊行回來,到了金鐘。警察清場,有很多年輕人就不走,手挽著手,就跟警察衝突了,警察就噴胡椒、放催淚彈。當天晚上,當場就抓了9個,有學生有示威者。晚一點就把所有這個區域範圍全部包圍,所有晚上沒有走的都抓了,抓了300多個,包括我,那天晚上我也給查身份證、拘捕了。

第二個就是6月12日,在金鐘,突然放催淚彈。記者在那裡拍,說“中了辣了”,叫他的同行給他淋水。警察過去就對著他的臉噴。人家是記者,有記者證,手上還拿著照相機,已經受傷在那裡淋水,你去噴人家幹嘛?還有一個外國人,坐在花槽那裡。警察叫人家走,那個外國人腳疼,他說“我慢慢走,慢慢走”,警察就抓他過來,就對著他的臉噴。

這些不是香港警察。我們香港警察沒這麼狠心。香港警察要遵守香港條例。那麼多記者會拍到他的警號,人家會告他,他會被炒魷魚,以後他所有的退休金什麼都沒有的。所以我確定,這些不是香港警察。

記者:所以您覺得6月12號這天,從大陸調了很多警察過來?

妮珂:沒錯。因為我在大陸有好多網友,有事情他們馬上跟我說。有網友讓我小心,他說“我在東莞,我看到坦克和軍車開去深圳了”。然後今天有人跟我說,好多坦克、軍車全部聚集在深圳和香港之間。他說“你們這次要非常小心。是不是對香港大屠殺?”我說不知道。不管他們做什麼,我們都要出來。一定要出來。他把我們全殺了吧,都要出來,我也會去的,不會退讓的。

妮珂的推特

記者:據您的觀察,這次反“送中”遊行的參與者,大多數年齡在多少歲之間?

妮珂:很年輕。20-25歲,這一批最多。還有30歲的也很多。70%-80%的參與者都是這個年紀的人。

記者:為什麼這次的參與者大多數都是年輕人?您覺得是什麼原因?

妮珂:我問了。他們說,這個條例絕對不可以通過,它過了我們都完了。他們說,現在香港是我們這些年輕人的世界,對我們影響是最大的。很年輕的男孩子、女孩子,他們全部在最前面。還有的從來不關心政治的,他們是外國人,馬來西亞、新加坡的,他們在香港讀書、在這裡工作的,還有金融中心月薪十幾萬的律師,他們都來了。他們都在很前面。

記者:您是從大陸到香港的新移民。據您的觀察,有多少新移民參與了反“送中”的遊行?

妮珂:很多很多。以前佔中他們都不理的。然後這次,都不用我說,就有很多出來的。各行各業從來不關心政治的人,而且有些人做生意要靠大陸共產黨的,他在後面叫員工“去遊行,有工資發,算你的工資”。

記者:您覺得這些新移民,為什麼這麼積極的參與這次反“送中”的遊行?

妮珂:以前說“我要真普選”,那些新移民好像無動於衷的樣子,沒什麼人出來。這次一說最淺顯的,我說“我沒什麼文化,我跟你們說的就是這樣:大陸法律搬來香港。”一句話搞定。他們說,哦那就不行嘍,我千辛萬苦才來到香港,為什麼要讓香港和大陸一樣呢?一句話,都出來了。

這一次我們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對面的、真正的抵抗這個共產黨。不是哪個人、哪個團體,個個都有份。因為共產黨,我們都知道它不可信。這個條例通過以後,它可以抓人,想怎樣就怎樣。我們覺得還是抵抗它,留我們的三權分立。這次香港人非常齊心,很難得。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條例》示威活動中,警察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

記者:6月12日之後,你們現在都在做什麼呢?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嗎?

妮珂:我身邊的人,全都從銀行拿錢出來。我到昨天為止,拿完了。全部拿出來換成美金,非暴力不合作,都拿了。

記者:大家現在都在換美金是嗎?

妮珂:排隊去銀行,拿港幣出來換成美金,勿放在銀行,連滙豐、恒生都拿出來了。而且罷工、罷課、罷市,全部都非常響應。

記者:據您觀察,這幾天罷工、罷課、罷市有沒有產生很大的影響呢?

妮珂:還沒有。還沒有正式開始。6月12日那天只是罷了1天,第二天回來又上班了。

記者:6月14日晚上有一個“香港媽媽反送中打氣大會”?

妮珂:是香港媽媽們發起的,也歡迎香港爸爸、歡迎所有的人都來給我們的年輕人打氣。

記者:下一步有什麼計劃呢?

妮珂:現在在準備星期天的大遊行。反正他不撤回,他要通過,我們就一定不會同意。每個星期大遊行一次,或者是再採用罷工、罷課、罷市來跟政府對抗。

如果他通過的話,我們錢也拿出來了,罷工、罷課、罷市,香港就死了。大家都不想香港死。他一定要過,那我們就魚死網破,把個臭港給你,我們把錢拿走,人能走的都走。

記者:妮珂女士,謝謝您接受我們採訪。

妮珂:不客氣。再見。

來源:RFA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