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賈也:地獄空空 惡魔在人間 一個隱藏16年很「淺」的罪惡

說真的,《信號》、《大宋提刑官》兩部劇和《長夜難明》一本小說,加起來差不多約等於湖南新晃一中埋屍案的恐怖程度。最令人恐懼的,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在這個世界最毛骨悚然的規則中,有些人竟然可以決定另一個人的死亡,並讓這人消失得悄無聲息到永無人知。我記得有一句話:「不要害怕鬼,你去看看人心。」深淵尚且有底,只有人心最難測。這些人真是吃人不吐骨頭!

中共黑幫治國,治下黑幫盛行

掃黑除惡,屢屢打出拍案驚奇的驚天奇案來,雲南打出了孫小果,一個打不死的惡霸;而湖南打出一顆被踩在操場底下16年的冤魂。

湖南新晃一中埋屍案,聞之背脊陣陣發涼,毛骨悚然,恐怖片都不敢這麼拍的。

1950年,湖南懷化姓鄧的家庭生了個男孩,取名叫做鄧世平,寓意不知道是希望一世平安呢,還是世間太平。

1980年,他進入教育戰線,主要負責學校的工程質量監督管理工作。2003年1月,鄧老師發現就職的學校正在修建的操場偷工減料、虛報工程款,80萬虛開到140萬,而修建操場的包工頭是時任校長黃炳松的外甥杜少平。鄧老師不畏強權,拒絕在工程確認書上簽字,並開始向縣裡舉報了此事。

不久之後,作為新晃一中風骨和保護神的鄧老師就憑空消失,消失得無影無蹤。

鄧老師家人四處尋找無果後,懷疑鄧老師已被包工頭杜少平報復殺害,便向公安機關報案。但當地警方不予立案,全縣的公檢法全消失了。

被逼無奈之下,鄧老師兒子只能自己親自走訪調查,還原案發當天的情況,再根據收集到的情報推理演繹。這份材料他竟然單槍匹馬把案情推理得分毫不差,甚至根據案發當天推土機的異動推測出了父親的埋屍地點——這能力簡直包拯、柯南、福爾摩斯附體了。

然而,鄧老師兒子的舉報信從2003年5月開始,就反映給懷化市公安局、湖南省公安廳,雖說不是石落海底,但一直得到的是“要掃清外圍”的搪塞而被駁回。鄧老師家人因擔心二次迫害,也搬離了新晃。

案子就這樣無限期地拖了下來,而學校一切照舊,好像這個願意站出為學生的利益和自己堅守的原則發聲的鄧老師,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般!

直到16年後的今年,情況才發生了變化,形勢還是比人強。

2019年4月3日,北京督導組進駐湖南開始指導當地的掃黑工作。4月17日,兇犯杜少平落網,在供出罪行時提及當年的往事。也有消息稱是為立功減刑說出來,所以杜少平也只有坦白了。

總而言之,督導組一來,16天的時間這個16年的案子就得到解決。

這說明什麼呢?

說明這些黑惡勢力團伙隱藏得一點都不深,作案手段也談不上高明,畢竟鄧老師的兒子早已單槍匹馬查明了真相,只要懷化市公安局、湖南省公安廳跟著順藤摸瓜也就完全可以順利破案的,然而省廳市局卻活生生地拖了16年。這顯然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當地省市公安系統在有意無意縱容罪犯,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2019年6月19日,鄧老師的遺骸在終於新晃一中的操場上被挖出,連同隱藏了16年的罪惡一起被放到了陽光之下。

此驚世奇案慘絕人寰,竟發生2003年,不是1993,卻更像是發生在1803年的大清國。

時值6月,感寒徹骨,渾身發涼,心更冷!

真想不到的是,新晃這個地方是這麼黑,黑得讓我懷疑人生,懷疑自己所處的世界,真的是“地獄空空,惡魔在人間”。

說真的,《信號》、《大宋提刑官》兩部劇和《長夜難明》一本小說,加起來差不多約等於湖南新晃一中埋屍案的恐怖程度。

最令人恐懼的,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在這個世界最毛骨悚然的規則中,有些人竟然可以決定另一個人的死亡,並讓這人消失得悄無聲息到永無人知。

而這掩人耳目的謀殺,不需要到荒山野嶺,而就在他生活的地方、熱愛的地方,並為之爭取的地方,在他同事、朋友、學生每天每月每年腳踩過的地方——這地方可是學校啊,教書育人的地方!

最喪心病狂的,就是讓他關心的學生們日復一日地不知情地踩踏他的骸骨,一踩還是16年!

這才是對正義者的最大嘲弄,對高尚者最大的羞辱,實在令人髮指。

我記得有一句話:“不要害怕鬼,你去看看人心。”深淵尚且有底,只有人心最難測。這些人真是吃人不吐骨頭!

對此,有人說:“正義會遲到,但從不缺席!”

我想說:“這根本哪門子算正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果天地有正義的話,那應該是這樣的:鄧老師16年前通過舉報讓項目暫停,維護了廣大師生的權益學生,保護了學校公共財產的安全,聯合調查部門查清並懲治這幫撈油水的惡人。而不是好心人被舉報後被人報復,屍體埋在操場下16年才找到!

因此,此案雖破,但我始終都高興不起來。

如果不是這次掃黑行動,如果不是校長外甥作死被抓(挖機師傅坦白),也許真相遲到著,遲到著,就永無答案了。而那個衣冠禽獸的壞校長黃炳松則光榮退休,活出風采,長命百歲!真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路鋪橋無屍骸”,此言誠不欺也。

這16年來,學生們每周一早晨站在操場上,聽著國歌,望著隨風飄揚的“五星紅旗”冉冉升起,而在操場下躺著一位教師的屍體,只剩下森森白骨。這16年來,這個學校畢業了多少學生,他們在操場上歡笑嬉鬧,也不會想到那個為他們而戰鬥的老師竟然長眠於此。操場上薄薄一層土,土上是人間,而土下是冤魂。看來,土下比土上要乾淨得多。

鄧老師才是英雄,英雄死了——他決意反對,直面黑惡勢力的那一刻開始,在那漆黑中,師德的光輝讓人淚流滿面。所謂“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然而“為眾人執言者”的鄧老師“屍骨埋於操場”任人踐踏——生活得越慘淡,英雄才更顯得熠熠生輝!

在地下16年的鄧老師重見天日,來到地上。雖然是一堆白骨了,但至少告訴我們:曾有人抗爭過!

我們是該給他在學校操場矗立了一個豐碑,“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傳道才是根本,他的義舉才是新晃一中的風骨和精神。

鄧老師的人間慘劇,這只是冰山一角。

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嘆,唯願長驅鬼魅不休戰!

是啊,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向上瞪著,瞪著這朗朗乾坤,這惡魔狂舞的世道。

多少人期待未來的鄧老師遇到這樣的冤屈,能有一個合理的制度化途徑去申訴當地的保護傘、利益網,而不是等待一場“專項鬥爭”或者某一個清官大老爺。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像這樣的冤魂,要有多少只有深埋於地下!

其實,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一直都沒有變。舊的利益輸送網路失效了,新的利益的網路再次鋪開,“野火燒不盡,春風吹有又生”。太陽照常升起,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人間依然有大量黑暗,是陽光無法照及的。

我的真的不知道這樣的似人非人的世界何時是個盡頭!

突然想到那一句耳熟能詳的話:“讓無力者有力,讓悲觀者前行。”可是,直到現在,社會上的無力者依舊沒有力量,悲觀者依舊悲觀著。

這麼多年過去了,鄉土卻還是以前的鄉土,官場卻還是以前的官場。更為悲觀的是,現在想說一句真話,都要抱著一顆九死一生的心了!

對於這個世界,我覺得無話可說;對於這樣的天氣,我覺得需要打傘!

但我一直都是一個普通人,“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依然熱愛——熱愛生活,熱愛國家,依然嚮往——嚮往陽光,嚮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