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自由「的江天勇不能自由看病 李文足抗爭4年或終見獄中丈夫

出獄4個月來一直遭監控的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近期出現嚴重四肢浮腫,欲外出看病竟遭國保阻攔。同時,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案的家屬李文足堅持抗爭,要求依法會見獄中的丈夫,幾個月一直阻撓的監獄方答應安排近日會見,但能否守信令人質疑。

維權律師江天勇(網路圖片)

出獄4個月來一直遭監控的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近期出現嚴重四肢浮腫,欲外出看病竟遭國保阻攔。同時,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案的家屬李文足堅持抗爭,要求依法會見獄中的丈夫,幾個月一直阻撓的監獄方答應安排近日會見,但能否守信令人質疑。

因關注和幫助709被抓捕律師家屬而遭當局判刑兩年的江天勇,自今年2月28日獲釋後,被強行送回老家河南信陽市羅山縣父母家監控起來。江天勇流亡美國的妻子金變玲6月24日發推表示,江天勇因近期雙腿及雙腳水腫,星期一一早要到信陽市人民醫院看病。

金變玲說,江天勇和父親剛出門就被3名便衣緊隨,到公路口叫計程車,遭陸續趕來的兩輛車和近20人圍堵,稱有事必須提前報告,江天勇在“監控”期間,經請示領導同意批准後必須坐國保的車。

這些人拒絕出示證件和姓名,而江天勇則表示不敢坐他們的車,要自己打的,他們可以同車跟著,但仍被一口回絕。這些人堅持不坐他們的車,就不能去看病。江天勇被迫返家。

金變玲表示,江天勇身體逐步惡化,令人擔憂,要求中共當局以人道主義原則,立即停止限制江天勇自由的非法行徑,允許自由去醫院看病,或允許他來美國治病與家人團聚。

謝陽律師(右一)探望江天勇(右二)(網路截圖)

湖南709案曾被抓捕的人權律師謝陽6月24日出完庭後趕到江天勇的老家看望。謝陽律師星期二晚對美國之音表示,江天勇的雙腿腫得很厲害,令人擔憂。

他說:“他的兩隻腳呀,基本上腫得跟包子似的。你用手按下去以後,它要很長很長時間才能復原。所以我們就很擔心。”

謝陽與國保交涉,但國保堅持要乘坐他們的車。謝陽只得勸服江天勇以緊急看病為重,委屈下專制下的“自由權利”,並在星期二一早陪同江天勇乘坐國保的車,在7、8個人在監控下前往信陽看病。

江天勇浮腫的雙腳(網路截圖)

謝陽表示,江天勇在醫院做了檢查,還要等看結果。在記者詢問下,他表示,表面上監控的國保沒有干預或騷擾檢查,但背後有沒有什麼動作就不得而知。

他說:“表面上看起來他們沒有對我們施行騷擾。目前這個體制下嘛,如果他們想做一些文章,他們完完全全是可以做到的。我們對這個醫院的結果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需要做的檢查做完以後,我們可能最後還要去北京,重新做檢查。”

江天勇律師的案件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國際特赦組織3月14日曾發布緊急行動聲明,呼籲中國政府停止監控和限制已經服完刑期的江天勇及其家人,還他們自由。

國際特赦在寫給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局長周從貴的緊急行動呼籲書中表示,人權律師江天勇被關押兩年,今年2月28日獲釋後,他和他的父親及妹妹立即被國保帶走失聯。江天勇在絕食抗議後3月2日才回到羅山縣他父母家中。但是,他的全家受到當局的監控。

國際特赦表示,江天勇是一位良心犯,根本不應該因為使用言論自由權利而受到監禁。

江天勇2004年開始執業,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訪民維權及政治敏感案件,包括山東盲人法律維權人士陳光誠案、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案、2007年山西黑磚窯奴工案,以及法輪功案等。2015年709大抓捕律師事件發生後,擔負起營救、關注和救助709律師及家屬的維權和協調工作。

江天勇2016年11月在湖南探望被扣押人權律師的家屬後遭失蹤,2017年6月被依“煽顛”罪名批捕,8月被庭審,11月被判刑兩年。江天勇在被押期間,遭強逼服用不明藥物,造成記憶力嚴重下降,身體腫脹,動作遲緩,渾身無力。

另外,近4年來為709案維權律師王全璋維權奔走的妻子李文足,繼今年5月下旬連續多日在山東臨沂監獄抗爭後,李文足在幾位709家屬陪同下6月24日展開她所稱的“千里尋夫第二季”的行動。

網上圖片和視頻顯示,臨沂當地一批人以掃街等各種借口有意圍擾一早在監獄牆外高喊王全璋名字的李文足等人。李文足表示,儘管監獄仍然借口阻撓給王全璋存錢,不過,李文足經過抗爭迫使臨沂監獄明確告知6月28日可以會見王全璋,具體時間段提前兩三天再通知。

李文足星期二晚對美國之音說:“監獄他們給了個明確說法,就是說,28號可以會見王全璋,但是具體的時間段沒有告知。說28號的前兩三天通知家屬,讓我們等消息。但是,今天一天又過去了,沒有接到臨沂監獄的通知。所以,明天我們會打電話問。”

李文足表示,她目前對一直違法的監獄是否能信守承諾沒有信心,只能抱著最好的念頭希望這次能見到獄中的丈夫。

她說:”完全是違法,剝奪了王全璋的會見權,因為按照法律規定,這個人到了監獄,必須馬上安排會見。王全璋是4月29日到臨沂監獄的。但是他們開始以會見室裝修這樣一個借口,阻止家屬會見。現在他們終於說6月28日可以會見,到現在我心裡還是挺忐忑不安的。我不確定28號是不是真的能見到王全璋,不知道這次他們能不能算數。因為在這4年當中我們實在是被騙得太多了。他們經常出爾反爾。所以,其實我現在是很擔心的。”

李文足以及709家屬近年來在最高法、最高檢、司法部等部門控告天津看守所和臨沂監獄非法剝奪王全璋的會見權,都遭到當局的騷擾和維穩。

曾代理大量政治敏感案件的王全璋,在被違法扣押了1200多天後,今年1月29日才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4年半、剝奪政治權利5年。至今,外界沒有有關王全璋的任何確切消息,質疑王全璋因拒絕認罪而遭受了嚴重酷刑和虐待。

李文足上次在臨沂抗爭,監獄給她看了一段幾分鐘的王全璋視頻。李文足描述,王全璋容顏蒼老、神情獃滯、反應遲鈍,說話時眼神飄忽,上一句話說完,下一句話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說出來。

王全璋被判刑前後,李文足曾與英、美、德、歐盟、瑞士及荷蘭等國的使館人權官員會面,促請各國政府和國際社會要求中共當局無罪釋放王全璋。

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當局在20多個省市對高達300多名律師、法律助理、維權人士及親屬實施抓捕、傳喚或刑事拘留,被稱為“709大抓捕事件”。多數被抓律師都曾代理過大量被當局視為政治敏感的案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