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關鍵評論:很多人都忘了 香港曾比台灣更自由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他有一個基本理念就是『政府是會害人的,政府會欺負老百姓』,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要幫助人民,但由於政府掌握巨大權力的時候,是可能會害人的,所以民主法治的觀念是政府要優先守法,這就是保障人權的基本核心。

1979年,時任美國副總統蒙代爾(Walter Mondale)到訪香港與越南難民見面,他後面站的是時任港督麥理浩(Murray MacLehose)|Photo Credit: Neal Ulevich/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是民主國家,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所以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

「我前幾天看小英(蔡英文)的貼文,才驚覺一件事情。」T女說。

「什麼事?」Q女問。

「就是我其實沒有意識到過,在歷史上,香港曾經是比台灣還自由的。」

Q女愣了一下。「咦......對耶,你是說台灣還在戒嚴跟白色恐怖時代的時候吧?你這樣說對耶,我也沒想過這件事...」

「因為小英臉書提到,他年輕時候常常趁著到香港轉機的時候,在那裡看台灣不一定看得到的書。在那個年代,使用中文的地方,台灣還沒有充分的出版與言論自由。當然中國是從來都沒有,所以香港是小英和許多人買書的地方。

我後來在電視上看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講送中條例的詳細內容的時候,他也有提到,當年台灣戒嚴還有禁書的時候,很多人要發表東西是去香港發表的。而他們從香港的刊物上可以看到很多在台灣看不到的東西。這是1980年代的香港。」

T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接著說道。

「然後我前幾天又看到一篇在寫香港歷史的文章,裡面提到,香港也曾經在1940年代經歷動蕩的時期,但是那時候的香港雖然動盪,但跟同時代的中國比,香港還是好的太多。所以那時候有很多中國難民都跑去香港。大家寧可冒死都要去香港。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自傳就寫過,他當年從中國逃到香港,雖然什麼都沒有,但至少還能吃到叉燒飯。他之前是吃不到的。原因是香港再黑暗,但至少自由、有飯吃。

到了1970年代,英國委任麥里浩作為港督,在他的管理下,香港從動盪時代進入繁榮時代。

看到這,再看明居正教授分析香港局勢,我才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

「這時候香港起碼還是自由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Q女問。

「這時候的香港,他還在英國統治下,因為對英國來說,香港其實是個殖民地,所以他們並沒有讓香港人有投票選出自己代表的權利,所以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自始自終都沒有自己的民主。

可是也因為他受到英國統治,英國是民主法治國,在英國法律的保護下,香港至少擁有經濟自由、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的。所以他是一個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地方。」T女說完吃了一口蛋糕。

Q女想了一想說道。「也就是說,保證自由的前提,其實是需要有民主法治。英國自己是民主國家,他雖然在政治上沒有給殖民地人民民主的權利。但在法律上,香港需要遵守英國的法律,但也因此給予了香港在英國法治下保障的人權。」

T女點點頭「是的。所以才會造就香港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然後我看明居正教授的說明才知道,原來在十年前,中共曾經有過一場辯論,就是『黨比較大?還是法律比較大?』

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中,他有一個基本理念就是『政府是會害人的,政府會欺負老百姓』,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要幫助人民,但由於政府掌握巨大權力的時候,是可能會害人的,所以民主法治的觀念是政府要優先守法,這就是保障人權的基本核心。

因此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是任何政黨都必須守法,政府也必須守法,法律是先於政府與政黨之前的。但是對中共來說,政黨比法律大,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

「也就是說對中共來說,法律不是拿來約束政府的,也不用拿來約束政府。但是政府可以單方面拿法律來對付人民。」Q女說。

「對,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送中條例』香港人反應會那麼大的原因。

但是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對香港來說,他都是在一國兩制的狀況下?只是以前的一國是英國。而現在的一國是中國。」

「你是不是要說,今天香港能否自由,其實重點不在於兩制,而是那個一國是哪一國?」Q女問。

T女點頭。「沒錯,如果今天中國政府是有民主法治的政權,即使香港沒有民主,只要受到法治的保護,也不至於到失去自由。

但當今天中國是共產黨掌權的時候,對他來說黨大於法律,所以你的『自由』就隨時要看他們『人治』的標準,他想給你你才有,他不給你你就沒有。

當台灣還有人在討論一國兩制可不可行、還在說一國兩制沒市場的時候,也許我們更該想想,重點不是兩制,而是一國是哪一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