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好可怕 六成中國人最後28天花掉這輩子一半的積蓄

2018年電影《我不是葯神》大賣特賣,該片引發了諸多的社會共鳴,其中的一句經典台詞「這世上最大的病,是窮病」,更是在網路熱傳直指在中國看病貴的問題。近日,中共官媒鳳凰衛視播出了中國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一段訪談錄,汪建在節目中說,「中國有60%的人,在生命的最後28天,花掉一輩子60%的積蓄用於醫療」這句話是正確的,引發關注。

武漢劉姓民眾住院61天花了104萬足以擊潰95%的中國家庭網路圖片

2018年電影《我不是葯神》大賣特賣,該片引發了諸多的社會共鳴,其中的一句經典台詞“這世上最大的病,是窮病”,更是在網路熱傳直指在中國看病貴的問題。近日,中共官媒鳳凰衛視播出了中國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一段訪談錄,汪建在節目中說,“中國有60%的人,在生命的最後28天,花掉一輩子60%的積蓄用於醫療”這句話是正確的,引發關注。

近日,在鳳凰衛視播出的一期訪談節目中,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健接受採訪時說,“中國有60%的人將60%的積蓄用於生命的最後28天”。

這句話隨後在網路熱傳,因為很多人就有這樣的親身經歷,無奈而又真實。

當今中國社會,醫療、教育、房產,無疑是壓在中國人身上“新的三座大山”,其中以醫療費尤甚。

以2016年的數據為例,中國大陸的醫療費用總支出46344億,平均每人大約花了3351元(個人支付佔70%)。而同期的中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只有17110元(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更是只有10129元)。

巨額的醫療費早已成為了壓在中國人肩上最沉重的負擔之一。

在中國大陸,一人患病,全家賣房籌集醫療資金的情況很常見。而中國家庭自有住房套數平均只有1.044套,農村家庭85.62%屬於難以變現的自建住房。

換句話說,賣房是很多人應該重大疾病醫療費的終極手段,但依然不能保證夠用。

就在汪建這句話受到關注前,一張醫療費百萬的收據在中國互聯網上刷屏。一位武漢60多歲的民眾因心肌梗塞住院,短短2個多月,醫療費高達170萬元,這個賬單一經上網,立刻引髮網民的圍觀。

醫院方面表示,這位67歲的劉姓民眾確診為急性心肌梗塞、右側冠狀動脈嚴重堵塞。在為劉姓民眾的治療過程中,醫院使用了人工心肺儀器等大量先進設備,和可以改善心臟及其他器官的葉克膜(ECMO)。病患使用人工心肺儀長達9天,每2小時還要進行一次血氣功能、凝血功能監測,每天就得2萬元左右。

患者家屬則表示,家人都是普通工薪階層,為了給父親看病借了好多錢,壓力非常大。醫保雖可報銷一部分,但是具體多少還不確定。

上述天價賬單不但引發中國人對於看病貴的共鳴,還有一個非常現實的原因使得輿論關注,就是這個高額的治療費用並不是器官移植等需要昂貴藥物不斷緩解排斥反應等花費巨大的疾病,而是心肌梗塞引發的併發症。心肌梗塞只是冠心病的一個類型,冠心病屬於比較常見的疾病。這類疾病普遍存在,人人都可能患上,才會讓網民們感到特別緊張:自己會不會哪天也患上需花費上百萬元醫療費用的疾病。這也是人們覺得細思恐極的事情。

170萬賬單的患者所患疾病的普遍性和高昂的醫療費用之間形成鮮明的反差,讓不少人認識到病一場可能就會傾家蕩產。而這背後反映出來的問題不單單是中國大陸的醫療保險還存在很大問題,醫院定價高也是普遍的現象。這張賬單也給之前宣稱“醫改取得巨大成效”的衛計委官員抽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原中共衛生部官員陳秉中對新唐人表示,中國人之所以在生命的最後,花掉大部分積蓄,原因在於過度醫療。

“臨死的時候,往往存在過度醫療,本來不需要花那麼多的錢,過度治療也挽回不了他的生命,因此這個人這一輩子錢就在28天消耗光了。”

他還說,過度醫療,患者花費就多,醫院的收入也相應增多,得的利益也就多,因此都成了追逐利益這樣一個根本問題。“不僅僅這個人花光了,而且可能造成國家很多的醫療費用白白的浪費了。一定要徹底的遏制,不然的話就造成貧困的根本原因,這也是一個啊!”

陝西某藥廠醫藥代表鄒先生表示,中國大陸的醫療是雙軌制,級別不同,醫療報銷的程度也不一樣,領導幹部相當於免費醫療,到了最高級別,保障是百分之百,而且不計成本。

但到了老百姓這一塊,雖然說老百姓有醫保,但是醫保報銷,一個是比例,一個是範圍,都是十分有限。“前段時間說,抗癌藥納入醫保,但是有一部分抗癌藥,據說納入醫保之後消失了,不賣了,可能轉到另一個渠道去賣了還怎麼樣,反正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陳秉中表示,中國百姓醫療負擔重,原因在於政府對醫療的投入不足。“國家的醫療投入不足,很多比例都讓個人承擔了,只有高幹才100%的免費,一般百姓報銷百分之二十、三十,現在可能接近達到五十,所以,嚴重的投入不足,當然人人就怕得病,怕看病。”

鄒先生說,中國醫療體制普遍存在以葯養醫、收取回扣、過度醫療等問題,這也與政府投入不足有關。在中國大陸,百姓對政府有納稅等很多義務,而政府對百姓沒有任何義務。

鄒先生:“對於老百姓來說,醫療這個消費,它的定價或者醫生勞動的報酬。他可以搞,本身應該提高,應該是由政府來買單,因為政府是收稅人,在國外,醫生收入很高,但是是由政府來買單。”

他還說,中共當局把任何本身是應該由國家來負擔起來的責任,都當作生意來做,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是一個利益集團,它就要想方設法的把權力化成貨幣,把利益最大化。“專制體制嘛,它就是把老百姓當作獲取利益的一個工具。”而中共所謂的醫療改革,不是為了百姓好,而是緩解自己的危機。

“比如說這次4+7政策,有一些藥品降價,降價也是因為國家這個醫保,上面全被貪污,被挪用,包括很大比例的傾向於領導幹部,實在支撐不了民間這種正常的醫療報銷。”

他還說,專制體制不改,任何醫療改革都沒有用,問題依然存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