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勝利大逃亡! 大股東違規減持逃離中國股市

陸媒《第一財經》7月4日報道,5月份以來的兩個來月,違規減持有所升溫,有近20家上市公司的股東、董監高,因違規減持而被採取監管措施,其中不少還是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控股股東一致行動人。

近期,上市公司大股東違規減持有所升溫。

近期,A股上市公司大股東違規減持有所升溫,5月以來有將近20家上市公司股東和董監高違規減持。以這種方式減持往往獲得比股票市值更高收益,被稱為“勝利大逃亡”。

兩月近20家上市公司違規減持

陸媒《第一財經》7月4日報道,5月份以來的兩個來月,違規減持有所升溫,有近20家上市公司的股東、董監高,因違規減持而被採取監管措施,其中不少還是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控股股東一致行動人。

違反承諾、先斬後奏式的違規減持呈現高發態勢,從具體行為來看,先減持後披露甚至減持後也不披露,在違規減持中佔比最多。

根據德生科技披露,其股東李竹於6月5日,以21.16元/股的均價,通過大宗交易減持8萬股,減持金額169.2萬元。但在減持前,李竹並未按規定進行預披露。該公司另一股東劉峻峰,早前也曾違規減持約6.5萬股。

德生科技並不是唯一的例子。神力股份、凱撒旅遊、基蛋生物、寶光股份、新智認知、勝利精密等多家公司的股東,均未按照規定,提前15個交易日披露減持計劃。

2019年5月7日,勝利精密披露其股東高玉根將被動減持。但事後查明,就在披露當天,高玉根就已開始被動減持,截至6月28日,累計減持數量為3397.16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0.9871%。

同高玉根一樣,一些上市公司違規減持的數量較大。2019年2月12日,基蛋生物股東蘇州捷富投資企業(捷富投資)、杭州維思捷朗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杭州捷朗),分別減持31萬股、20.3萬股,合計減持51.38萬股,減持金額約1418萬元。

根據披露,捷富投資、杭州捷朗為一致行動人。截至減持當日,兩者共持有基蛋生物約2040萬股,佔比合計超過11%,股份來源為IPO前及轉增。在招股說明書中,捷富投資、杭州捷朗承諾,IPO限售期滿後減持,應提前3個交易日公告減持計劃。但在減持時,兩者既未遵守承諾,也未按規定提前15個交易日預披露。

不預先披露並不是違規減持的唯一方式。個別上市公司股東,在減持比例達到披露標準時,既不披露,也未停下減持步伐。

如南京聚隆股東南京高達梧桐創業投資基金,在3月1日至6月10日,累計減持80.7萬股,超出減持計劃7500股。減持後,該公司持股比例已降至4.988%,但在持股比例降到5%時,該公司既未按規定及時披露權益變動報告書,也未在披露前停止賣。

大股東、董監高“勝利大逃亡”

陸媒報道稱,一些上市公司大股東的減持,涉及的股份數量、金額為數不少。個別上市公司股東的違規減持堪稱勝利大逃亡。

2月12日,基蛋生物最高價19.84元,最低價18.89元,而捷富投資、杭州捷朗減持51餘萬股,套現金額超過1400萬元,減持價格達到28元左右,高出當日均價40%以上。而在4月底,該股最高價也不過33.5元左右。

德生科技董事劉峻峰、李竹的違規減持同樣如此。其中,劉峻峰的違規減持,是在窗口期內減持。深交所公告稱,德生科技擬於2019年4月24日披露2018年年報,但劉峻峰作為董事,在年報披露前30日內賣出6.5萬股,涉及金額153.86萬元,均價約在23.5元以上;李竹賣出均價則為21.16元左右。

報道稱,這樣的交易價格,遠遠高於德生科技當時的二級市場價格。2019年3月,德生科技股價處於12.6元至16.68元之間,6月5日最高價也只有13.97元。由此可見,兩名董事減持的價格,要高於二級市場價格60%、50%以上。通過違規減持,所獲收益遠遠高於合規方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