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四五個人拿電棍 專門電身上敏感部位 我能聞到一股烤糊的味道」

姚彥會來到美國後加入到和平反迫害的隊列。(姚彥會提供)

下午3、4點鐘我遭毒打時,突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覺,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了。”

“我沒有想過放棄,從內心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是真理,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是值得用生命去印證的真理。”

今年46歲的姚彥會,23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學畢業後受聘於一家中石油下屬企業。1999年7·20以後,他因堅持信仰,拒絕“轉化”,不僅失去工作,還多次遭關押、判勞教,經歷了被毒打、電擊、上繩(勒住雙腿和雙手,頭朝下)、被迫絕食等種種折磨,兩度死裡逃生,於2019年2月來到美國,加入到海外反迫害的隊列。

上訪被勞教、毒打

1996年,姚彥會還是中國茂名市廣東石油化工學院的一名大學生,抱著對生命意義的思考,他不停閱讀佛教、道教典籍,尋找生命意義,直到1996年他讀到《轉法輪》一書,被書中揭示的“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深深折服,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從此,他學法煉功,境界升華,每天都沉浸在喜悅之中。1996年他順利畢業並受聘於大型國企中石油下屬企業、遼寧省葫蘆島市的錦西煉油化工總廠。他工作積極主動,而且為人和善、遇事不爭不鬥,始終保持內心祥和,與同事、家人的相處其樂融融。

1999年4月,得知國內部分媒體不公正報導法輪功、且有學員在天津遭到警察非法關押時,姚彥會赴北京參加了震驚中外的4·25萬人上訪。雖然上訪在當天和平落幕,但中共還是在同年7月20日開始,發動了對法輪功長達20年的迫害。

1999年9月23日,他決定去北京親自告訴政府法輪功被冤真相。但這次上訪,他的訴求不僅無人理會,還先後被關進遼寧葫蘆島祁屯拘留所、看守所,並遭受毒打迫害。

“看守所副所長李雅潔帶人給我戴上腳鐐,讓十幾個人把我強行按倒在地,輪流用警棍在我背上、臀上和大腿上瘋狂抽打。我整個背、臀部和腿上都呈青紫色,”姚彥會說,他痛得無法動彈、晚上無法入睡。

第二天、第三天,他繼續遭受同樣的折磨,無法形容的痛苦深深烙進他的每個細胞。

儘管接連遭遇毒打,但他仍不肯放棄修煉。1999年10月30日,他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送進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

被打得昏死過去

“我先被嚴密搜身後再投到牢房,被包夾隔離,不允許與其他修煉者講話,連上廁所也被跟蹤監視。”姚彥會說挨打就像家常便飯,“由於我一直拒絕‘轉化’,經常被拳打腳踢,數不清挨了多少次打,經常鼻青臉腫。”

葫蘆島勞動教養院為完成上級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對被關的法輪功學員升級了迫害。姚彥會記得,有一天,這裡的法輪功學員輪流遭到毒打、潑冷水,從上午9點一直被折磨到晚上10點。而姚彥會本人被毒打後,第二天臉腫脹得無法張口吃飯,手臂也抬不起來。

“打死你也沒事”、“一直打到你轉化為止。”那些打手(惡警或協警)一邊惡狠狠地毒打法輪功學員,一邊辱罵他們。

而教養院對他更加狠毒。“不讓睡覺,把我的雙手拷到後背,把腳鎖起來,往身上潑水,四五個人拿起電棍,專門電身上敏感部位,我能聞到一股烤糊的味道。”姚彥會說。

一天,教養院警官佟某指使四個打手把他單獨提到一個房間,下午3、4點鐘他遭毒打時,突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覺,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了。

他的父母從其他修煉者那裡了解到一些情況,心急如焚,雙雙連夜從石家莊來探望,但教養院不準接見。

隨後,姚彥會還收到錦西煉油化工總廠與其解除勞動合同的文件,他的公職被開除。

毒打演示圖。(明慧網)

酷刑迫害致癱二度命危

葫蘆島勞動教養院見毒打無法讓姚彥會屈服,2001年2月,將他轉移到撫順市勞動教養院,即臭名昭著的撫順吳家堡教養院,在這裡他遭受了更加殘酷的迫害。

“我整個頭和臉都被打得腫大了一圈,別人無法認出。手也腫得像饅頭,很多地方先被打腫,再被打破。後腰被打傷,手指和腳趾被用牙籤扎了很多小孔,小便帶血。”他說。

“最嚴重的一次是連續八天不讓睡覺,進行毒打和上繩。上繩就是用繩子勒住雙腿和雙手,頭朝下以一個痛苦的姿勢卡在牆角。一開始1、2個小時鬆開繩子一次,後來加長的5、6個小時一次。”姚彥會說。

在最後一次的上繩刑罰折磨下,他的雙腿完全失去知覺,軟綿綿地癱瘓了。

癱瘓後,姚彥會只能坐在床上,數月得不到救治,上廁所也需要2個人架著或背著去。“我的父母和弟弟從石家莊來教養院探望,費了好多周折,才獲准見我一面。”

“見面時,我被安排坐在椅子上不許動,不許說出自己的腿癱軟無法走路的情況。”他說。

2002年2月,姚彥會感到暗無天日,生不如死,他開始絕食抗議。在奄奄一息下他被送出了撫順市勞動教養院。滿身疲憊和面容憔悴的父母見到他時,眼裡含著淚水。

出來後,姚彥會腿腳的筋變形,無法下蹲。幸運的是,他通過不斷煉功、學法,身體很快得到恢復,先是可以走路,之後逐漸可以慢跑,最後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他再次見證了修煉的奇蹟。

姚彥會在撫順勞教院被繩子勒傷雙腿,導致癱瘓,一年後複診時的醫院診斷證明。(姚彥會提供)

被釋放後,姚彥會並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2003年6月,姚彥會在探望一位法輪大法的同修時被葫蘆島市公安局再次綁架,關押進拘留所,2個月才獲釋放。

2004年1月19日,他在河北省石家莊外出時,再被石家莊市新華區公安分局綁架。期間,他被戴上手銬,遭到毒打折磨。

“他們還用牙籤刺我的手指和腳趾,並用點燃的煙頭燙我的腳趾和腳趾甲,並把我銬起來掛在石家莊看守所的牆上很多天。”他說。

隨後他被轉到了葫蘆島市教養院繼續關押。這時他被煙頭燙傷的腳趾已經潰爛化膿,並在醫院裡將腳趾甲完全拔了出來。

經過4個多月的絕食抗議,奄奄一息的他才被放出來,“我已經非常虛弱,無法正常走路,由從石家莊來接我的父母攙扶著從教養院走出來。”

姚彥會的左腳照片:被惡警煙頭燙、插牙籤攪動。(姚彥會提供)

遭監控、電話騷擾逃離家園

此後,姚彥會在流離失所中躲避迫害,他輾轉來到廣東。期間遇到了同修、現在的妻子,他們組成家庭後有了一對兒女,此後和一同修煉的岳母一起生活。

2016年的一天,他的岳母因為講述法輪大法真相而被抓捕、抄家,並被拘留5天。

他們一家又處在當地派出所的監控之下,不斷遭受電話騷擾,面臨巨大壓力。2019年2月他和家人被迫逃離家園,來到美國。

今年7·20將是姚彥會在美國度過的第一個7·20,他挂念著那些在國內仍然遭受迫害的同修。

當年他逃離一次次迫害後,發現有許多同修沒有像他這麼幸運。其中,在葫蘆島曾遭拘留關押期間、他認識的一名叫王化臣(葫蘆島地區)的學員,被釋放後再度被關押,“後來在刑訊逼供下,他從二樓跳下,就走了(去世)。”

他陸陸續續得知,有更多他曾認識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遭酷刑致死。“葫蘆島地區的還有陳德文、黃立忠、范德震、田忠信、蘇菊珍。”這些名字他能脫口而出,“曾被關押在撫順教養院的有彭庚、魏在鑫、鄒桂榮、李英、劉玉清、程元龍、仲宏喜、孫倩、周夢緒。”

“我還得知葫蘆島的同修王茁的父母——王瑞齊、史迎春被雙雙迫害致死。”每當得知一個熟識的學員的死訊,姚彥會的心就痛苦得要窒息。

他見證了拘留所、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慘烈。而他本人,則是死裡逃生。他認為在最艱難的時候,是法輪大法的真理支撐他走到現在。

“看了《轉法輪》後,就像從黑暗中看到光明,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這種生命覺醒的信念是任何力量都無法改變的。”他認為,“發生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鎮壓迫害也許會扭曲一部分人的表面,但是改變不了人的內心,這也註定了這場鎮壓和迫害必然失敗的結局。”

姚彥會(右)參加5·13法輪大法日煉功。(姚彥會提供)

每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離開黑窩之後,他都更加努力堅持煉功學法,他的體力得到迅速恢復,傷口得到痊癒。姚彥會實踐信仰的同時,印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每次想到在中國大陸的岳母和更多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還時刻面臨著被綁架、非法判刑的危險,還有些修煉者仍在監獄、看守所和洗腦班被關押迫害。身在國外的他表示,自己不能放棄反迫害。

“我們願意做這些(反迫害的)事情來減少中國大陸對他們的迫害,使他們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也希望更多的善良和正義的人能夠參與進來,早日結束這場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姚彥會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趙芬妮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