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林鄭和他懸了?!反送中令中共疲於奔命 港澳系統面臨問責

逾百萬港人兩次抗議修例的大遊行,震動中共高層。為此,中共多個涉港部門每天收集香港各方信息,中央政治局更是兩次派常委南下處理。目前已有報導指,中共港澳系統需大檢討,顯示該系統面臨問責。

7月7日,港人自發舉辦九龍遊行反送中。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逾百萬港人兩次抗議修例的大遊行,震動中共高層。為此,中共多個涉港部門每天收集香港各方信息,中央政治局更是兩次派常委南下處理。目前已有報導指,中共港澳系統需大檢討,顯示該系統面臨問責。

港澳系統面臨地震 消息稱張曉明是修例事件關鍵推手

在這場港人抗議修例的事件中,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特首林鄭月娥負有主要責任,面臨問責。

有消息指,中共當局試圖收緊對香港的控制。為實現此目的,張曉明掌控的港澳辦起草了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之後與中聯辦和港府會商。然後港府正式提出修例。

有親共港媒報導引述接近北京消息人士指,“六月浪潮”發展到今日的局面,令北京高層感到錯愕,亦對香港局勢感到擔心,其中特區政府固然責無旁貸,但整個對港系統包括中聯辦、港澳辦甚至公安單位等,同樣需要進行大檢討,“因為(初期形勢評估)報告都是他們呈上去的,這些報告都寫得頗樂觀,結果卻完全不是那回事,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張曉明最先向林鄭月娥建議修例,7月5日《蘋果日報》的一篇文章透露。

現年56歲的張曉明,是江派關鍵成員。張曾任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的秘書。當年曾慶紅任國家副主席時,廖暉是曾用來控制香港的三個關鍵人物之一。2012年,張任中聯辦主任後,聽命於江派,和前特首梁振英勾結,事事強硬,被指“搞亂香港”。

2016年香港《成報》刊文回憶指,張曉明和梁振英搞盡小動作,進一步撕裂社會,令香港陷入不和諧的困局,促成“雨傘運動”。

張曉明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轉任港澳辦主任。

建制派議員:林鄭月娥四面楚歌

6月30日,身兼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的香港建制派政黨“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表示,林鄭現在“四面楚歌”,往後施政只會綁手綁腳。

田北辰認為,整場修例風波最致命之處,是當局一開始把修例包裝成由林鄭月娥主導,但後來中共政治局常委表態支持;再到台灣表明拒絕接受以修法為前提的個案移交後,港人遊行抗議,但港府仍要一意孤行,令外界懷疑修例是否是中共中央的旨意,給社會的印象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出了問題。

直到現在,香港還有大規模抗議遊行活動在進行中。

7月5日,近8000名“香港爸媽”再度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為香港年輕人加油。

7月7日,23萬人在九龍進行抗議修例的遊行示威。

中共政治局為港人抗議事件疲於奔命

港人抗議修例浪潮,不但引爆香港危機,也震驚北京。

多家媒體報導,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兼中央港澳工作小組組長韓正兩次南下深圳應急。

6月12日,港人示威者與警方發生大規模衝突後,韓正首次南下深圳。15日報導稱,韓正、港澳辦和中聯辦等涉港部門高官正聚集深圳,聽取建制派及商界意見,評估《逃犯條例》修訂事態發展。

15日下午3點,港府宣布暫緩修例。

由於港府一直拒絕民間撤回惡法等訴求,引發大批示威者在7月1日衝擊立法會。此後的報導指,韓正7.1當日南下深圳全程監察。而7.1當日,除韓正外,剛由日本參加G20峯會回國的習近平等領導人亦在中南海嚴陣以待。

面對抗議浪潮,北京對香港局勢非常憂心,大陸多個涉港部門幾乎每天收集各方訊息,中央政治局為事件開緊急會議討論香港局勢。

中國人權民運訊息中心引述消息說,中央非常關注事態發展,至7月2日凌晨1時30分仍有中共政治局委員值班。

中共港澳系統脫節 各部門多次發聲不一致

不但中共港澳系統高層來回奔命,該系統的中高層官員也亂了陣腳。

觀察家發現,中共涉港各部門多次發聲不一致。

在7月1日香港立法會遭到衝擊後,2日,特首林鄭月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公署開始高調“譴責”。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外交部駐港公署、其後的《人民日報》均提到,這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公然挑戰”。但是,林鄭月娥和中聯辦的公開表態卻沒有提及事件對“一國兩制”的影響,只是說衝擊立法會事件,影響香港法治。這兩個定性的差異較大。在當前中共不斷“加強黨的領導”的局面下,港澳系統出現這類“失誤”較為罕見。

在6月12日,上萬名示威者包圍香港立法會,發生警民衝突後的當晚,林鄭月娥定性當日的抗議為“暴動”。6月13日,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耿爽稱,這是“公然地、有組織地發動暴動”。

中共港澳辦16日的聲明則是“香港近期發生的反對修例的遊行集會事件及社會反應”,並沒有使用“騷亂”、“暴動”等字眼。

香港建制派分裂

港人抗議修例事件,也加劇了香港建制派內部的分裂。在6月15日港府宣布暫緩修例之前,建制派已經出現了異動。

田北辰於6月14日在立法會呼籲港府暫緩有關修訂討論。田北辰稱,這個星期立法會無法如期進行二讀,若情況持續,極可能需要在警察包圍立法會大樓下通過修例,被全世界恥笑。

6月14日早上,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在電台節目吹風,此刻在對立及激烈情況下,很難理性討論修例。

行會成員湯家驊在14日表態不反對擱置修例。

6月14日,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接受訪問時說,如果港府繼續推動修訂《逃犯條例》,所造成的影響無法估計,而暫緩修例可以紓緩怨氣。

日前,曾鈺成接受傳媒訪問時,呼籲林鄭月娥考慮特赦6月12日被捕者。同時,曾鈺成認為,香港問題在於未落實普選,令民怨積累,故不能迴避重啟政改。他強調政改“不能不做”。

在7月1日香港立法會遭衝擊後,親建制派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批評,政府下令讓警方退後,是有意“讓學生出洋相”,“看起來他們是在鼓勵這些暴力行為”

另一位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零售業巨頭、田北俊的弟弟田北辰更進一步。“我懇請行政長官跟北京對話,以引入憲改,”他說。

建制派還有官員駁斥了在這次事件中,中共所謂“外部勢力”的說法。

6月17日,田北辰在港台節目《城市論壇》表示,上星期有幾十至百萬香港人遊行,“你話外部勢力乜乜乜(“什麼”的意思),幾萬就有可能,(6月9日)幾十萬香港人,喺咁慨天氣到焗曬(在這樣的天氣下曝晒),根本系荒天下之大謬”。

西方政府施壓 中共越來越被動

中共港澳官員和中央高層攪起的這場修例風波,也讓中共高層在外交上越來越被動。

近日,英國不斷就港人抗議修例事件指責中共,態度愈來愈強硬。

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在7月3日的講話中表示,她在最近的G20會議上,直接向習近平提出了她對香港問題的擔憂。“至關重要的是,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權利和自由,必須得到尊重。”她告訴國會議員。

7月3日,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新聞發布會上稱英國干涉“中國內政”,並指責英國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侯俊偉)的言行“危害兩國關係”。劉的言論激怒了英國政府,英國外交部當天傳召劉曉明,要求他解釋對香港問題的言論。

7月4日,亨特在接受採訪時,重複了他對香港問題的擔憂,並表示,英國不排除對中共實施制裁、驅逐其外交官的可能性。

除英國外,美國總統川普7月1日在白宮被記者問到當天發生在香港的民眾抗議事件時,他表示,“他們追求的是民主。我認為大多數人都希望民主。”

“他們渴望得到民主,不幸的是某些政府就是不想要民主,但這就是這件事件的核心所在,這完全是關於民主,沒有什麼比民主更好了,而美國就是民主最佳的典範。”川普說。

在6月13日,美國多名跨黨派議員提出新版本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下稱法案),並獲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支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許夢兒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