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姜民:新疆這已經不是人待的地方了!冒死拍照 看了會吐

——新疆博樂真實現狀

當地政府要求所有的刀都要用鋼絲繩綁起來,而且每把刀的刀身還要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證號,還有一個二維碼哦。我家的刀也有我本人的二維碼與身份證號。本來當地政府想把每戶居民的刀都用鋼絲繩像上圖中的刀一樣穿起來,後來好像有大量的人反對,也就沒有執行下去,但每戶人家必須把刀身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證號。當地人民怨聲四起,可是迫於無奈,只能忍受著。

中共對新疆維吾爾發動民族清洗。圖為被關押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里的維吾爾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新疆博樂市,全稱為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人口約為48萬——數據來源百度百科),以下簡稱“博樂”。

博樂位於中國西北角,與哈薩克接壤,對於中國這麼大面積來說,博樂實在太小,不要說對於中國大陸人(新疆人將新疆之外的省份稱為大陸),就是對於新疆本地人來說對博樂也沒什麼太大印象,因為這裡沒有什麼礦產,沒有重工業,人民的主要收入靠種植經濟作物。就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為什麼我要寫它呢?因為這裡有很多用正常人的思維去思考卻難以想通的事情,或者你說博樂市是一個“大監獄”也未常不可,而我本人則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我是一個大陸人,在新疆上了四年大學,因種種原因後來便來到了博樂。如果您本人現在正在看這篇文章,我想您一定清楚,不要說在新疆,就是在中國大陸這個環境其實已經不是正常人的社會所能理解的了。而在博樂這個地方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冒著膽拍了一些圖片以作為證明,讓大家見識一下在中共的統治下,博樂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之所以說是冒著膽拍的,是因為我拍這些圖片如果上傳到網上或曝光出來當地公安是不允許的,一旦發現拘留肯定少不了。嚴重點那就不知道會怎麼樣。

上圖為城區馬路兩邊路燈與公交車上的標語,國內人民應該很熟悉,黃字+大紅底。馬路兩邊路燈上在大陸來說,幾乎清一色都是廣告,當然,公交車上更不用說,各種廣告。但這裡不是,這裡都是洗腦的標語,所有路燈和公交車都一樣。我不知道在大陸生活慣的人如果突然間出門逛街或一天到晚上下班都是看這些,你們內心會怎麼想,反正我是看到都想吐。如果是生活在自由社會的歐美國家,估計會發瘋。這只是表面,更嚴重的是你在公交車上如果玩手機是不能放出聲音,否則司機聽到就會罵人。而且每一個公交站台政府都會安排有一個所謂的安全員,工資當地政府給,1800-2500不等,以前清一色穿的政府統計一發的黑色警服,今年不知怎麼的不許穿了,改為只能穿便裝。看下圖:

上圖中左臂戴紅色袖章,拿著一個手拿式掃描儀,在2017、2018年的時候,只要是上公交車的人,每個人都要掃一下,如果哪個美女有包包的話,人家是要打開你的包包看的,美其名曰:看有沒有人帶汽油、槍支、炸藥、刀具或打火機等等等上公交車,看清楚,什麼小刀啊,打火機呀是不能帶上車的。至於右邊的特警車,到處都是,一在24小時不熄火,原地等命,時刻監視人民。是不是有一種要暈死的感覺,試想一下,你在那等公交車,你願意讓人翻你的包或全身上下掃一下嗎?這在大陸怎麼可能,不要不相信,博樂這裡就是這樣,什麼人權,什麼隱私,什麼自由,在這裡都沒有。再看下圖一些其它的:

上面四張圖中,我只是拍了整個博樂市區的一小部分,因為安全原因,沒有多拍,反正整個博樂市,只要是商業區,如什麼賣衣服的呀,吃飯的,什麼商業街等等等,全部都是拿上面這些鐵圍欄圍起來。圍起來之後,在某一個地方整一個進、出口,如果你人想進去吃飯或買衣服,得拿上你的身份證在一個設備上先掃一下,然後有專門的人拿手拿式掃描儀看你身上有沒有小刀啊或打火機之類的東西,反正得搜你一遍。對於像大陸的什麼小吃街或擺地攤賣東西的,在這裡是不可能有,要敢擺就會被抓且東西全部被收,就是我們平時常見的發傳單都不允許。

你們知道出去外面飯館吃個飯有多累嗎?我舉一個例子,上面四張圖中的第一張圖裡面有一家店叫“清澤茶吧”,假如你要和某人去喝一杯奶茶,你看著店在跟前,可是你知道這個圍欄進口在哪嗎,在前面100米的地方,也就是說你得走一百米先到進口各種檢查完了之後,再走一百米回到那個奶茶店,買上一杯奶茶後,再走一百米出去。你們可能聽著感覺很搞笑,可是您不要笑,博樂現在就到處都是這樣,後果就是幾乎沒有人會去那個奶茶店,最後這個店就是關門,人員失業。我說的這樣只是冰山一角,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整個博樂經濟這三四年一直在倒退,人員大量流失。下面再給大家看些實證圖:

新疆-博樂友好時尚購物中心,看到圍欄上的正方體石頭了吧,我私底下與一些人打聽了下,一個石頭成本價500的樣子,政府購買直接3000-5000一個,向國家申請。石頭與圍欄全部是當地政府出資。當地人有這麼一種說法:說博樂市政府已經將博樂未來40年的財政收入花光了(這財政赤字夠驚人吧),而且還不夠。當然,其實國家每年都會給新疆下拔巨款用於維穩,博樂當然也少不了。有很多是干相關工程的老闆得到政府的承諾後先墊資,可是工程幹完後政府根本就沒錢給,最後是老闆迫不得已自己認栽,跑回大陸了,有些則是一直等。

購物中心大屏幕天天都是標語

上圖是市區幾十個休閑廣場之一,全部圍起來,如果你想進去,可能這個進去的門在離你一公里遠的地方,你明明看到坐的地方或散步的地方就在跟前,可是不政府就是要圍起來,你說這些人的心理是不是病態?所以平時喜歡跳廣場舞的大爺大媽們可是受夠了,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生活還得繼續。總不能天天在家裡。

上面是某單位的刀,當地政府要求所有的刀都要用鋼絲繩綁起來,而且每把刀的刀身還要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證號,還有一個二維碼哦。我家的刀也有我本人的二維碼與身份證號。本來當地政府想把每戶居民的刀都用鋼絲繩像上圖中的刀一樣穿起來,後來好像有大量的人反對,也就沒有執行下去,但每戶人家必須把刀身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證號。當地人民怨聲四起,可是迫於無奈,只能忍受著。

結語

其實博樂市、州政府(新疆每個地方分為州,州下面分為市與縣,有州政府與市政府之分,州政府管轄範圍與權力要大於市政府,這與大陸是不同的)在新疆總書記陳全國的允許下,做的迫害當地人民的事何止以上種種,其實太多太多,我上面的圖片主要出於安全考慮沒有拍太多,因為滿大街都是監控。不過拍太多也沒有什麼意義,畢竟圖片只是為了表達出一種意思,我想能盡量反映出當地實況便可。再有一些是我本人聽說的,沒有得到證實,也沒有圖片為證,所以本人也不敢妄言。

還有一項能確定的是2017-2018年間,政府部門讓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及教師等每過一段時間到團場(農村)去與少數民族或漢族人“結親”,這個“結親”其實只是當地政府部門用於掩人耳目的說法而已,就好像新疆的“集中營”被新疆中共政府說成是“培訓基地”一樣。“結親”背後真實的目地聽不少人說是當地政府為了搞清楚團場(農村)少數民族人的具體生活情況或人口數,也就是進行一項調查,但具體是指什麼,本人尚不清楚。但這個結親把下面的底層人員可是整苦了,有時候別說過節了,只要輪到你了,大年三十都要住人家家裡,去的時候你還得自己掏錢買一些所謂的慰問品,比如油、麵粉、大米、牛奶、飲料等等等,反正去一次不能少於二百塊錢東西,之所以你要買這些是因為政府強制你必須住在他人家裡三到五天,可以你總是去也不能老白吃白喝啊!其它的我就不多說了吧,各位看官自己可以好好想想這裡面的難處,有些女孩子年紀小也得去,有些公務員或教師自己家的家庭條件本就不怎麼好還得花錢去做這些沒用的事。有些呢人家家裡壓根不歡迎你,也就是不想讓你去,你想啊,過年過節的跑人家家裡去,與你又不熟,跑人家家裡去多麼尷尬。而且這麼多人跑到團場去,那市裡面的工作誰干?說白了,就沒幾個人干。我有一次跑到市人力資源大廳辦點事,前前後後去了三次,都說到下面“結親”去了,真是無語呀,說到底是害苦了博樂人民呀!!

當然,這裡還有很多大陸人用所不知道的事。對於大陸人,大家估計聞所未聞呀!博州黨委書記丘樹華,當地人稱“丘奶奶”,為了響應陳全國的號招,無所不用其極,直接喊話:寧可不發展經濟也要穩定。其2016年到博樂任職(具體時間待查),到今天,博樂人口大量流失,大量老闆、投資商寧可虧本(項目進行了一半)也跑回大陸去,再不來博樂,經濟事實上這幾年已經嚴重倒退,可就是不管人民死活。市中心每一個十字路口幾乎都蓋了一個崗亭,一個崗亭加上裡面配套設施成本最多20萬,可是博樂政府向國家報價80-100萬(數據來源為給政府幹活的包工頭),因為前期有錢,所以像那些圍欄、石頭、安檢門、各種各樣的防爆設備、崗亭等等等可以很快實施。到後期因為沒錢了,就壓迫當地投資商或外地來的老闆先行墊資,墊出去當然是打水漂,當然就出現大量的人維權讓政府付錢,可是這些人也成了被維穩的對象。

總之本人所說到的這些現象,那還是只是冰山一角。更深層,因為本人並非體制內人員,有些目前尚未證實,不敢妄談。但朋友還是有一些,而且眼前所見也實非虛。

關於新疆“培訓基地”一說,據很多路人說並非是培訓,而是集中營。本人有一好友的朋友剛好是教師,其也剛好被委派為“培訓基地”的一名教導員,但聽她說裡面並非外面人想的那樣是一個“培訓基地”。後面她想辭職,但根本不可能。再後來她說有人跟蹤她,她目前狀態不好,有點得抑鬱症的感覺。到底如何,我想只要她本人或體制內人員知道吧。

大家可能看完上面的會感覺很可笑,也許覺得這些離你很遠。其實我問過有些人,陳全國之所以允許博州黨委書記丘樹華這麼干,那就是將博樂作為一個試點,如果博樂試點成功,那麼會將此做法擴展到整個新疆乃至全國。各位朋友們不要以為中共真的在為民謀幸福,博樂這幾年經濟一直在倒退,人均收入卻低的可憐(月人均收入2000),可是消費水準可以排全國前五,在這裡吃一個素炒小白菜或空心菜,最少18元(人民幣)。

以上這些吧,確實僅僅只是冰山一角,因為有好多本人也並未遇見。看官們也許看不出來有什麼,只因各位不是身處此地罷了。其實博樂可以說早已是個“死城”,整個城市基本就剩下老人和讀書的學生,但凡能離開的都早已離開到大陸去了,沒離開的年輕人也在想辦法離開,因為不離開會餓死呀,基本除了在超市當收銀員或送外賣或當一個服務生,沒有其它好的工作可找,大量公司早已撤離,當地消費水平又高,拉動當地消費的基本就是老人、公務員、教師及醫生,說白了靠拿國家工資的人撐起了當地的經濟,各位看官們想想是不是感覺可笑、可嘆又可悲?都是被當地政府給害的,我只要出去問路人,沒有一個不罵當地政府的,各種罵,罵共產黨,可是又能如何,生活還得繼續!有人可能會說:那你可以把戶口遷走啊,又沒人綁著你。其實你想錯了,共黨還真就綁著你,當地公安規定凡是博樂本地的戶口,只准外地人遷入,不準遷出。對於高三學生如果想通過去大陸上大學從而把戶口遷走,不用想,學校在你入讀高一的時候就要你簽一個協議:考取大陸大學後不會將戶口遷出博樂。是不是感覺政府很無恥?我個人感覺用“無恥”都是抬舉了共黨。

說了上面這些,也就是想告訴各位不要對共產黨抱有任何幻想,不是說我的目的是引導大家反黨,而是大量事實就擺在面前。我本人小時候對黨說實話印象還是挺不錯的,但當我成人,能獨立思考問題的時候就發現共黨的一切其實都是謊言。按我個人理解,如果共黨真想為人民服務,為什麼Google在中國用不了?為什麼不放開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遊行示威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新聞媒體自由等等等,其絕對有目的在掩蓋很多真相。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的一部憲法,可是共黨從來有真正執行過,當然,除了它自己要保護自己利益的時候。在博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警察可以在路上隨意翻看他人手機,只要發現共黨認為不利於他們的東西就要把你帶走談話。共黨除了欺騙、隱瞞和暴力,我想不出他們還有什麼其它好。當那些政府官員問你話的時候,你只需回答:嗯或好的,不要有疑問,也不要問。

望大家都儘早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不要與其同流合污。中共可謂惡事做絕。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但凡是充滿暴力和謊言的任何一個政權或組織,都不會存在太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