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高官在中共黨校里交換貪腐訣竅

中共近期重提毛澤東“延安整風”。中共的黨校系統,在這次“整風”中預計會“很重要”,但是黨校,特別是中央黨校,同樣好不到哪去?

在中共黨校系統中,最高級別的中央黨校創建於1933年,位於北京西郊。

日本《產經新聞》刊登一篇該報記者矢板明夫發自中國江西井岡山的報導,題為“中共黨校:五星級酒店並交換貪腐訣竅”。

報導首先從正面敘述記者在初秋的井岡山黨校目睹一名40多歲的女講師問約30名聽講的40至50歲的學生:“井岡山美不美?”“毛主席偉大不偉大?”開始,來說明這個在中共革命根據地2005年開辦的黨校集中了各省和中央各部前途有望的高幹黨員進修。

報導說,黨校原始目的是在社會對貪腐不滿高漲中,改善黨內深刻的腐敗現象,規定進修期間不準帶秘書、自己洗衣服等,重溫中共創始時的艱苦精神。

但接著記者說,當地百姓對這個黨校評價甚低:校舍是五星級酒店般豪華,學校是武警24小時護衛,遊客等百姓往裡一張望,武警就馬上驅趕“走開、走開!”

當地人說,這所學校每天都有政府高官樣子的人出出進進,但裡面在做什麼,他們完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所黨校就被當地人稱作“貪腐官僚豪宅”。

報導說,與井岡山同樣的中共黨校在陝西的延安、上海的浦東也有。

中共一名改革派中共老幹部和了解官僚貪腐內情的中國記者對日媒說,這種集中各地官員進修的地方,其實也是官員邊喝酒邊傳授貪腐竅門的場所。

到這些黨校進行的官員們交換的貪腐竅門包括:“用死亡的親戚銀行賬戶就不容易被查”、“這樣做就能逃避中紀委追查”等。這些官員交換惡德訊息、催生新腐敗案。

報導最後引述一名中共老幹部嘆息說:“當權者們腐敗的最大原因是沒受到傳媒和在野黨監督,對他們就算實施道德教育,結果也可想而知,為什麼就注意不到呢”。

日媒所指的井岡山黨校應該不是中共井岡山市委黨校,它只是中共井岡山市委的主要部門之一。而應該是當地另一家黨校:井岡山幹部學院,它是中共中央組織部管理、中共江西省委負責日常事務的中共中央直屬事業單位。

中共黨校成“養虎場”中央黨校教授私下透露亡黨

在中共黨校系統中,最高級別的中央黨校創建於1933年,位於北京西郊。該校長期以來是中共培養幹部,灌輸馬恩列斯毛,以及後來鄧小平思想的基地。歷任校長包括毛澤東,以及現任總書記習近平和他的前任胡錦濤,可見受到重視的程度。

據2018年3月21日公布的中共機構改革方案顯示,中共的黨務體制管轄面擴大,國家行政學院併入中共中央黨校,組建新的中共中央黨校(中共國家行政學院),實行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作為中共中央直屬事業單位。

按照當局規定,現職的省部、廳局、縣處級幹部,每五年必須到黨校輪訓(輪流培訓)一次;縣級以上中青年黨政後備幹部,在陞官之前必須先到黨校培訓,其中升任高幹的,更一定要先到北京中央黨校培訓。

其中中共中央黨校因培養大量貪官而在輿論中臭名昭著,並且校名正是由有“腐敗總教練”之稱的江澤民題寫的。2015年8月,江題寫的中共中央黨校校名花崗岩卧碑,已被從校外移到校內。

中共黨校歷來就是貪官聚集、培訓的“基地”。近年落馬官員的履歷多顯示在中共黨校浸淫“培養”過,甚至最高學歷就是黨校學歷,特別是中共中央黨校成為名符其實的“養虎場”。

中共中央黨校歷來不但是官員拉幫結派撈陞官文憑的好地方,甚至是收賄和淫亂的“好地方”。

不少中共貪官收錢的場所就是在中央黨校。據官方報導,湖南湘潭原副市長朱少中,2006年9月在中央黨校縣委書記研討班學習期間,就兩次收受人民幣9萬元;山東東營原副市長陳興鑾,2003年和2007年兩次在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收受賄賂;中共遼源原常務副市長王洪啟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在中共中央黨校茶館接受賄賂;中共安徽省滁州市委宣傳部長張傳權在中共中央黨校接受行賄30餘次;原中共肇東市市委書記趙勝利2015年3月末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收受商人行賄的1萬歐元(根據2015年3月匯率摺合人民幣68000元)。

英國《金融時報》駐京記者吉密歐(Jamil Anderlini)2013年曾採訪了位於北京西郊的中共中央黨校。當被問到中共是否會崩潰的問題是,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央黨校教授私下對《金融時報》記者說:“老實講,這是個全中國人都在問的問題,但是卻很難回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