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扇40個耳光 罰跪!」男童被三個課代表打成腦震蕩 只因…!

你的臉怎麼了

是不是打架了?

中午因為作業沒完成

被班裡3個課代表

扇了40個巴掌…

今年5月31日,記者報道了《大連一家長曝8歲兒子因沒寫完作業被3名課代表扇40耳光》。

4月18日下午5點多,張輝在大連市甘井子區金南路小學門口等孩子放學,但是走出校門的兒子小剛卻臉頰紅腫,掌印清晰可見。

“是不是在學校打架了?”

“中午因為作業沒有完成,被班裡的3名課代表扇了40個巴掌。”小剛哭著說……

張輝說,4月18日中午12點左右,小剛被課代表小薇叫到社會老師的辦公室補寫作業,小剛去了之後發現,還有另外幾名課代表在。

其中一位課代表小璇把小剛的作業本撕掉,扔在了垃圾桶里。

看到作業本被撕,小剛氣憤地質問,讓小剛沒想到的是,另外一名課代表直接上前,打了他20多個耳光,這名同學還喊著另外兩人,分別打了小剛10多個耳光。

此時,小剛的臉頰已經紅腫,但是幾名課代表並沒有停手。

其中一人擰著小剛的耳朵,並從老師的辦公桌上拿起一摞書,繼續朝小剛的頭部和身上砸去。

最後小剛被幾名同學強行按倒在地跪著,並用椅子壓在他的腿上,整個過程持續了1個多小時。

直到下午2點半左右,小剛才被放回教室上第三節課。

小剛的母親張雨說,當天小剛回家後不停地哭,連睡覺都會驚醒。

4月19日,張雨帶著孩子來到大連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進行檢查,診斷為腦震蕩、多發性損傷。

“現在小剛有點害怕,沒有去學校上學。孩子經常說頭疼發暈,晚上常做噩夢。”

“我們跟班主任韓老師溝通,班主任也確認了三個孩子打小剛的事情。”

但是讓張雨不能釋懷的是,在1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幾名學生沒有到教室去上課,老師居然沒有過問。

小剛在辦公室被打時,一位其他年級的老師進過辦公室,也沒有阻止。

事發後,校長讓她和兩名學校請來的律師談。

然而2個多月過去,事情還是沒有得到合理的處理。

6月1日,甘井子區教育局發布通報稱,教育局已成立調查組。

同時在其公眾號回應在:確實存在三名女生因督促同班同學寫作業,而發生打鬧行為。但三名女生家長認為,報道中的相關情況與事實嚴重不符,已到派出所報案,目前公安已介入調查。

4月19日至6月1日,學校持續與家長溝通,積極推進此事處理。

對於這個說法,張輝表示,事發後學校從未主動找他們溝通,反而是他們一直在找學校。

5月7日,張輝再次來到學校和校長協商,讓他氣憤的是,校長竟然說:

“寫這些東西往網上掛,往媒體上掛,不是解決問題,讓孩子健康的辦法,這樣對孩子有什麼好處嗎?如果咱解決好的話,只要在甘井子區念書,我這點面子還是有的,不論上小學還是上初中我還是能幫助你們。

你們是親生父母嗎?你們讓孩子承受這些東西,你鬧大了就好了?如果是孩子的親生父母都不想把這件事鬧大的…事情鬧得越大,對孩子影響越大。”

張輝告訴記者,6月13日教育局一位負責人表示,此事警方已經立案。

但是他拿著教育局通報找到轄區派出所,一位負責人卻告訴她並未立案。

記者從張輝提供的一份音頻里聽到,派出所相關負責人說:

“被打的報案我們都沒有立案,打人的一方報案我們怎麼可能會立案呢。這件事根本夠不上立案條件,並且打人的事情學校也承認,本身是你和學校與教育局的事情,最後也會是教育部門來解決。”

援助律師王飛表示,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警方對這件事進行調查,本來就不合理不合規。

事情發生在學校,應該由學校的上級部門調查處理。並且事情過去了2個多月,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現在還沒有結果。

7月4日,記者聯繫了甘井子區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需先向上級部門請示,才能接受採訪。

記者7月5日致電甘井子區宣傳部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採訪需要找相關科室,並給了記者一個電話號碼,記者多次撥打一直無人接聽…

欺凌不是兒戲

法律不開玩笑

沒有天生的壞孩子

小霸王也不是突然長成的

他們背後

或許都有未盡責的家長

疏於管教的學校

今天我們為孩子負責

日後孩子才能為未來負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津雲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