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銳:其樂無窮拚命斗 「雙料流氓」毛澤東

鐵流與李銳老人在一起談論“雙料流氓”毛澤東。(圖片來源:鐵流提供)

84歲高齡的自由經濟學家茅於軾先生,也是我們五七難友倖存者之一。今年九月九日毛澤東死期前夕,他再次修改重發了那篇〈把毛澤東還原成人〉的文章,不但重申了有過的觀點,還揭露,這個中共的“偉大領袖”,全無仁義道德與起碼的人倫觀念,玩弄姦汙婦女達千人之多,且多是孫輩、曾孫輩的女人。於是立即引起毛左的咒罵,認為他公然“對抗中央精神、散播歷史謠言、妖魔化開國領袖,抹黑毛時代重大的歷史事件”,呼籲“北京警方要承擔起習總書記所說的‘守土之責’,要求立即抓捕茅於軾。”但沒奏效。

毛左是一批無知無識的蠢貨,既不承識歷史事實又不與時俱進,一輩子睜著眼晴說瞎話,以為只要不斷重複謊言,就能投鞭斷流,改變事實;只要憑藉報刊電台的瞎起鬨,就能顛倒黑白,歪曲歷史。他們視毛為“聖人”、“神人”、“完人”,好像是個不吃五穀雜糧的“超級物種”。

可毛澤東硬要把自已僑裝成救民於水火的“大救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偉大領袖”,在“東方紅,太陽升”的光環下亂搞,空前絕後,獨秀一枝,創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之最”。

97歲的李銳老人是毛的秘書,也是最有良心的人,一生講實話真話。我對他十分敬愛尊重,曾先後三次登門叩拜。他說毛澤東這個人太壞,是個雙料流氓——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接著補充一句,這個定義不是他下的,是毛澤東第一任妻子楊開慧留下的親筆證詞。

1982年,在維修楊開慧家老宅時,意外的在磚牆縫裡發現了楊開慧寫給毛的7封情書。1990年再次修繕時,又從她卧室外的檐頭髮現一封信。這些文字都是她在和毛澤東分開之後的日子裡寫的,再用蠟紙包好,分藏在老屋裡。這些遺信湖南黨內刊物曾予以刊出,有些要害話卻被刪去,如說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

1927年“平江起義”失敗後,毛帶著殘部上了井崗山當山大王。楊開慧哥哥楊開智1929年上井岡山看過毛澤東,方知毛澤東已和井崗山17歲的小美人賀子珍睡在一起。當時楊開慧帶著三個孩子(毛岸龍、毛岸青、毛岸英)住在長沙東鄉六十里的板倉,生活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當她得知此事後氣得渾身發抖,憤而寫道:“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

1930年,楊開慧因毛率軍攻打長沙而受牽連,被捕入獄。同年11月14日,年僅29的她被長沙警備司令何健捆綁在木車上去槍決,她一路高喊:“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因為她有三個孩子。

毛在攻打長沙本可輕易接走楊開慧,但為了不壞他與賀子珍的好事不予救援,而賀隨後也被毛遺棄。毛澤東一生生活腐敗,荒淫靡爛,對女人無情無義,從楊開慧到賀子珍到江青,屢犯重婚罪。除此之外,毛淫人妻女,糟蹋秘書,染指護士,玩弄演員,難以數計。有名有姓者,如張玉鳳、孟錦雲、謝靜宜等人,皆難脫嫌疑。無名無姓者,更是不計其數。

李銳老人談到這裡話鋒一轉說:他最近寫了兩首評毛的打油詩。我求一讀,他當即念給我聽。

第一首:

生活流氓政治氓,賢妻早識太心傷;莫予毒也殺成性,培養奴才大黑幫。

第二首:

運動頻頻無限哀,人才不要要奴才;殃民禍國何時了?文革嗚呼曉色開。

(成文於2013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往事微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