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耿和向中共喊話:你若不需要高智晟 讓他回家 我們需要他

7月9日在「709事件」四周年之際,本台記者採訪了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女士,耿和剛從香港參加「7·1」大遊行回來不久,她表示對香港有感恩的情結,這次代表高智晟律師去給香港人打氣。耿和認為,香港的抗爭能夠喚醒所有中國人,而東方明珠香港一定會最先看到曙光。耿和也對中共喊話說:如果你們不需要高智晟,讓他回家!我們需要他!

6月28日耿和到達香港機場。(照片來自耿和推特)

今年7月1號香港舉行了一個55萬人的大遊行,在這55萬人當中有一位是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太太、兩個孩子的媽媽,耿和。7月9日,本台記者採訪了耿和女士,一起談到香港大遊行、高智晟律師,還有“709”律師。請好心人幫忙讓高智晟律師聽到這個音頻里耿和向他問候的聲音。

耿和女士和兩個孩子在美國加州灣區已經居住10年多了,她6月28號飛到香港,經歷了整個香港“7·1”大遊行前後的過程,7月2號離開。在這期間,她的大女兒留在灣區照顧自己和在上10年級的弟弟。

高智晟律師至今下落不明

耿和女士的先生是被譽為“中國良心”和中國維權運動先行者的高智晟律師,高律師曾經三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中國良心”高智晟律師。(照片來自耿和推特)

1964年,高智晟出生在陝西榆林的一個窯洞里,他後來是自學成為了律師,並從1996年起開始替弱勢群體維權,之後他又為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辯護。

高智晟曾經三次上書中共政府最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並且調查法輪功學員器官遭到當局“活摘”的指控。

2006年8月,高律師遭到綁架,被吊銷了律師執照,當年12月被判刑,雖然獲得緩刑,但是在之後的5年間,他多次遭到綁架、失蹤。2011年他的緩刑被撤銷了,然後被投入監獄3年,期間遭受了很多酷刑迫害。

2014年高律師出獄之後仍然被當局持續軟禁。2017年8月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高律師的妻子耿和因為難以承受當局對她和孩子們的騷擾與迫害,在2009年1月的時候,她帶著兩個孩子逃離了中國大陸,最後來到了加州灣區。

7月9日,子涵採訪了從香港回來的耿和女士,請她談一談參加香港大遊行的感受。此外,正值“709”中國律師被大抓捕四周年的紀念日,耿和同樣作為一名律師的家屬,她想說些什麼呢?高律師目前的情況又是怎麼樣的呢?以下是子涵和耿和女士的交談。

香港人堅定的聲音讓人感動

子涵:這一次參加了香港的大遊行,感受比較深的是什麼?

耿和:參加香港遊行感覺比較深的就是,因為我們是提前到的,我們就去立法院的示威區,有時候看到有一個殘疾的人,就在那兒開著殘疾人的車,車上掛著很多的標語,我們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去,我們無論是任何時間去,他都開車在那兒轉,給遊人展示他的心聲。我們跟他拍照的時候,他說一定要把“真普選”這幾個字拍得很清楚。真地讓我非常的感動,我發現每個市民都能發出這麼堅定的聲音。

離開中國大陸10年多到了香港仍見不到高智晟感到很酸楚

子涵:您離開中國大陸已經10年多了,這一次是回到了版圖意義上的中國大陸,是什麼樣的感受?

耿和:(聲音哽咽)也是很酸楚的。2009年1月9號就帶著兩個孩子逃亡了,到現在已經是10年多了,10年半了。唉!已經踏上了有高智晟的土地上,可是也看不見他,很是酸楚。

子涵:為什麼這麼傷心呢?

耿和:在10年來的過程中,高智晟的處境和命運都沒有好轉,還是在外面,一會兒是在監獄裡,一會兒是強制失蹤。現在又是在“失蹤”中,今天已經失蹤近700天了。老是在這個狀態中,就覺得整個家庭的動蕩,讓我的心感覺到很疲憊,很疲憊。

沒有人說出高智晟到底在哪兒家裡人受株連和耿和斷絕關係

子涵:現在有高律師的任何消息嗎?

耿和:沒有消息。2017年8月13號開始失蹤的,2018年找了北京的兩位律師,魏鑫律師和張宇律師,他們也是到了公安部、北京公安局和榆林、佳縣去尋訪,都沒有任何的消息。

家人在問的過程中,也是被他們踢皮球一樣,一會兒說是在北京,一會兒說在榆林,一會兒說在佳縣,也沒有人說出(高智晟)到底在哪兒。

也沒有讓家人知道,反而是對家人的株連更厲害了。他們對家人們說,我跟孩子在國外是通輯犯,是在逃犯。他們讓家人每個月都要到當地的派出所去簽字、報到,也就是限制你不能離開當地。對家人的一個小單位罰款了10萬,停工20天。所以家人也都不敢理我,和我斷絕了關係。

要像“709”律師家屬一樣繼續努力找到高智晟

子涵:4年前,2015年的7月9號,中共警方在大陸20多個省市展開了一連串逮捕維權律師的行動,這次事件被稱為“709事件”。據了解,在“709”事件當中,被逮捕投入到監獄,以及被拘留、約談、傳喚和限制自由的律師,還有相關的人員達到了320多位。

現在正好是“709事件”四周年,耿和也是作為一名律師的家屬,他的丈夫高智晟曾經為“709”律師呼籲,但是後來高智晟自己也失蹤了。

子涵: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有什麼想說的嗎?

耿和:我想“709”的家屬也是非常的勇敢,也是跟我一樣為了尋找丈夫,她們在多年努力,李文足經過3年多的努力也見到了丈夫,孩子也見到了爸爸,她們是有成績的。我還是需要繼續努力吧,尋找到高智晟。

高智晟律師和“709律師“一樣都被中共關押迫害得不成人樣

子涵:耿和提到“709”律師家屬的努力是有成績的,指的是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的王全璋律師,他的妻子李文足在和丈夫分離了4年之後,終於在今年6月28號下午,在山東臨沂監獄和王全璋有了一次會面。

會見後,李文足在自己的推特上寫下了這一次會面的全過程,她寫道,王全璋無論是外貌,還是性格,現在都與出事之前比起來是判若兩人。他從一個比較溫和的人變得現在非常的急躁,沒有辦法正常的溝通,而且他的記憶力明顯的衰退。

我終於見到了王全璋,我拉著兒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帶著走進會見大廳。

李文足的這篇文章1500多字,我想讀過的人看到她寫的東西的時候,會非常的難過。

子涵也問了耿和,看到李文足見過王全璋的場景,作為一名律師的妻子,是什麼感受?耿和說,這讓她想起了高律師剛從監獄出來被軟禁之前的場景。

耿和:高智晟剛從監獄裡出來的時候,已經不會走路了,是被兩個獄警給架著出的監獄。在機場的時候,機場的玻璃大門映著高智晟,頭髮是白白的,臉是白白的,瘦得骨瘦如柴。他自己看到了以後都說,已經不是人了,象外星人。

我(對家裡人)說,你們為什麼出來沒給我照個照片。我就埋怨家裡,家裡人就說,你知足吧,他一回來,我們都已經給他準備後事了呢。

子涵:那是什麼時候?

耿和:那時候應該是2014年的8月7號吧。高智晟從關了3年的小號監獄裡出來的情景。

子涵:他是3年都沒有見過陽光啊!

耿和:在一個7平方米左右的小號。高智晟出來已經不會說話了,我們要跟他說話,他能聽明白,但他反應很慢,他等一會兒才能回復我的。

耿和對高智晟說:我支持你、愛你,我們等你回來

子涵:如果萬一有可能,我們今天的錄音可能會被高律師聽到,你有什麼想對他說的?

耿和:哎呀,怎麼說呢,他怎麼能聽到呢,我覺得。從來沒有想到他離我們這麼近,我覺得我怎麼努力、怎麼努力也離他很遠。(情不自禁地哭泣)。真的要是能聽到,讓他知道我跟孩子我們都很好,我們每天也都很強壯。我肯定知道你一直也惦記著香港這種大規模遊行抗爭,我也替你了結了心愿,走到了香港的這場運動的最前沿。我以這種方式去支持你,去愛你,我們等你回來。

耿和對中共當局喊話:如果你們不需要高智晟,讓他回家!我們需要他!

子涵:我們這個節目也會有對大陸廣播,如果北京當局能夠聽到的話,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嗎?

耿和:我的先生高智晟,他自學考取律師的當天,他滿腔的熱血,(希望)能為更多的受迫害的人去服務、去幫助。反而當他在做的時候,他的苦難沒完沒了,從他職業到現在,有將近15年左右,他的被迫害生涯超過了他的職業生涯。我覺得是太悲哀了,對於一個人,對於這麼大的熱情學出來想要回報社會這種角度來說,是非常的悲慘。

如果你們不需要高智晟,你讓他回家!我們家裡面需要他!拜託你了,讓他回家吧!

對香港心懷感恩感謝香港的幫助和聲援

子涵:在海外的一些人由於現實所迫,忙於自己的生活,不太關心中國發生的這些事情,不太關心人權的事情,對這樣的朋友,有什麼想跟他們說的嗎?

耿和:如果他要不關心,他要沒有這個情結,再說也沒有用。首先我們要有一個感恩的心吧,從我這個角度上我是這麼想,我覺得就是有淵緣吧。就象汶川大地震,香港所有市民就捐款200多億港幣,是世界第一。然後,1989年的時候,支持民運,香港又捐款了,150萬人上街遊行,也是世界第一。

近30年,從“六·四”以後,香港一直是我們異議人士的後花園,一直不失時機的為我們去聲援,當然我們也是受益者。尤其象對高智晟,一直聲援,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人權機構首當其衝去幫助和聲援,讓世界都知道。所以我這回去,我也有一個感恩的心,有此情結在裡面。我想我以這種形式來感恩香港。

香港的抗爭能夠喚醒所有中國人東方明珠香港一定是最先看到曙光的地方

子涵:關於為什麼要去香港參加“七·一”遊行,耿和還有一段話,子涵用耿和的這段話,作為這次節目的結尾。

耿和:我想我起碼代表了我們全家,也代表了高智晟曾經共事過的、同高智晟有共同理念的人,我想我應該能代表他。因為我相信,我去表達的意思就是,給香港人打氣。

香港的抗爭和台灣人現在的覺醒,會激勵和促進大陸人恢復更多的血性和勇氣,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兩岸分裂的中國人能匯聚起來,作為全面反抗中共暴政的局面,埋葬這個邪惡的政權。

我一到了香港,真地感受到香港這個東方的明珠,她抗爭的最大的意義,就是能夠喚醒所有的中國人,天亮在東方,東方明珠香港她也一定是最先看到曙光的地方。

子涵:回到家後的耿和在推特上寫道:自豪為7-1而來!民眾還能走上街頭,發出他們的聲音,但如果不抗爭,結果必然是如今天的大陸,中共肆意妄為,但社會更是死寂無聲,這就是對中共的淫威的恐懼。有句話“今天你不站出來,明天就站不出來,今天你不發聲,明天你就說不出話了”…

自豪為7-1而來!民眾還能走上街頭,發出他們的聲音,但如果不抗爭,結果必然是如今天的大陸,中共肆意妄為,但社會更是死寂無聲,這就是對中共的淫威的恐懼。

有句話“今天你不站出來,明天就站不出來,今天你不發聲,明天你就說不出話了”這就是今天香港台灣人的真實情景,今天被禁聲大陸人就是證明。

希望能夠早日聽到高智晟律師的消息,希望耿和有一天能和高律師闔家團聚,也希望耿和的心愿,也是千千萬萬和她一樣關心著中國大陸那片土地的人們的心愿,能夠早日的實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子涵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