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從山西孝義市看中國掃黑除惡亂象:形同文革

立案、拘留、問詢等程序也被掃黑除惡扭曲,公安局辦案以此為借口不遵守規定,常常出現抓人後24小時不通知家屬,甚至幾個星期後家屬都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罪名被抓,被關在什麼地方。拘留所人滿為患,自掃黑除惡運動以來,「壞人」數量暴增,晚上睡覺時人擠人,起來上個廁所回去都沒有能躺的地方。律師會見更是百般刁難,後來乾脆在看守所掛起小白板,上邊寫著不允許律師會見的被關押者,這是對人權赤裸裸的踐踏。

掃黑除惡運動是習近平下令開展的為期三年的一場人民鬥爭,標語遍布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各地為了緊跟中央出政績,紛紛下達黑惡案件指標,糊裡糊塗的抓了一大批人湊數,糊裡糊塗的辦了一大堆冤假錯案,只要是涉及黑惡便沒人敢站出來說一句辯護的話,生怕被當成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被處理。山西地區掃黑除惡的聲勢在全國數一數二,各地辦案亂象真是令人哭笑不得,民眾怨聲載道。

孝義市是位於山西中部的一個小城市,人們萬萬沒想到掃黑除惡的運動會變成如今這種局面,老人們拿它和文革比較,鬥爭殘酷,沒有道理可講。孝義市公安局局長韓振民在掃黑運動開始前已經和市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們稱兄道弟,社會上名聲非常大的暴力組織多數都和他有私人來往,遇到這樣的運動他怎麼也不可能拿自己朋友開刀,為了完成任務只能該抓的不抓,不該抓的亂抓。

孝義市在礦產領域確實存在幾個暴力組織,這些組織有幾十人的,有上百人的,組織起來爭奪地盤挖礦。這些是真正的黑惡勢力,做的是搶奪、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等勾當。但是目前孝義沒有處理過一起這種典型的大案。老百姓心裡清楚有背景有關係的這些人可以在被舉報後得知內情,可以花錢在案件初查階段就擺平,被抓起來充數的多是些沒錢沒後台的。

在孝義定黑惡勢力有兩個要求,一個是三人以上,一個是三件違法事件。湊夠這兩個要素就可以定為黑惡勢力,這樣就算是完成了任務做出了政績。因為確實沒有那麼多三人以上團伙常年作案,公安局就把目光放在了私營企業領域,仔細看孝義定性的黑惡組織就會發現大多數都是做生意的,司機和員工等部下每月領著工資,因為老闆可能有些事做的不妥當就被定為黑惡勢力成員,就被湊人數一併處理了。罪名大多也和生意相關,強迫交易、敲詐勒索、詐騙等最為常見。做生意難免有糾紛,吵幾句嘴、鬧些矛盾本來是正常不過的事,但只要公安定性為黑惡,那就沒有辯解的機會了。

立案、拘留、問詢等程序也被掃黑除惡扭曲,公安局辦案以此為借口不遵守規定,常常出現抓人後24小時不通知家屬,甚至幾個星期後家屬都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罪名被抓,被關在什麼地方。拘留所人滿為患,自掃黑除惡運動以來,“壞人”數量暴增,晚上睡覺時人擠人,起來上個廁所回去都沒有能躺的地方。律師會見更是百般刁難,後來乾脆在看守所掛起小白板,上邊寫著不允許律師會見的被關押者,這是對人權赤裸裸的踐踏。更糟糕的是在問詢中存在打罵威脅的情況,國家要求的錄音錄像根本不執行,公安為了完成任務逼供的現象普遍存在。

社會層面上,這場運動就像文革時一樣,人們利用鬥爭公報私仇,你舉報我、我舉報你,誰被扣上黑惡的帽子就算是完蛋了,誰都想給仇家扣上黑惡的帽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扭曲。法制層面上,這場運動帶來的是對法律的踐踏,很多知名的律師已無奈不再接手掃黑除惡的案子,有良知的公檢法官員們更是對這場運動充滿質疑。人權方面,這場運動讓無數人被冤枉、被羞辱、被侵犯。希望有國際組織可以關注孝義掃黑除惡運動的惡劣,關注全中國無數遭到這場運動不公平對待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