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關於三峽潰壩風險的思考

日前有網民在推特上發出三峽大壩變形的照片,該網民擔心,一旦潰壩,半個中國將生靈塗炭。照片引髮網民廣泛關注。()

在這個多事的夏天,三峽大壩變形的消息突然成了大陸輿論關注的中心,但在當局的“緊急應對”之下,這個重大新聞像流星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

不難想像的是,涉及如此多人生命和財產安危的新聞如果是發生在一個“正常國家”,一定會引發輿論持續的關注,政府也必須做出很大的努力給公眾一個交代,但中共當局竟能這麼輕易就把這件事給“打發”掉了,這不禁令我“細思極恐”。

讓我深感恐懼的,首先不是三峽潰壩的風險究竟有多大,而是公眾和精英對這個問題的普遍麻木,好像這件事與他們毫無關係,或並不重要。

事實當然並非如此,三峽大壩果真崩潰,不僅會禍及幾乎所有中國人,而且引發的難民危機也將禍及不少國家。那如何解釋中國人普遍的麻木呢?是他們真的知道潰壩風險不大嗎?或者,是他們確信政府對大壩安全的承諾嗎?

我認為對許多人來說,冷漠是因為他們知道關心這件事“毫無意義”。首先,關心這件事會讓當局認為自己想找麻煩,結果是給自己帶來麻煩。其次,如果潰壩真的發生了,自己有可能僥倖躲過此劫,即使躲不過,認命也不難,因為倒楣的人會非常之多。最重要的是,關心這件事情,除了給自己添麻煩,不會改變什麼。

一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國家,對自己的國家可能發生的人為大災難,普遍無奈何乃至無所謂,絕對是一件非常令人恐怖的事情,這其實也是中國對人類威脅的最大根源,是中國專制統治者維繫權力最重要的底牌。習近平之所以敢於推翻與川普幾近達成的貿易協議,底氣其實也在於此。我相信習近平本來是有誠意與川普達成貿易協議的,但他最後發現,中國內部的危機發展很快,即使達成協議,也不能改變這一趨勢。

外資該撤的還是會撤,富人能逃的還是會逃。不達成協議,中共反而在管制經濟和管制社會方面不受美國太多限制,更有利於應對國內危機的爆發。

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寄希望於危機導致政變呢?這種可能性始終都是存在的,但是,即使發生政變,局面變得更壞的可能性也依然很大,因為過去累積的問題太多、太大,三峽水庫就是一例。那麼,中國的大局是否完全無望、完全不可為了呢?我並不這樣看。

近來與中國未來相關的事變不少,除了美中貿易戰,還有香港、台灣對大陸強權的抗爭,乃至朝鮮、伊朗的控核危機,以及委內瑞拉的政權危機。所有這些與中國未來相關的事變,既反映了衝突風險增大的全球趨勢,同時也揭示了一種可能的積極前景,那就是面對各種政治衝突的增加,中國專制統治者不得不接受比過去更高的博弈底線,換言之,他們不敢像毛、鄧時代那樣殺人流血,或者說,對殺人流血,中國專制統治者有了更多顧忌,也有了更多替代手段的選擇。

這意味著反專制、爭自由的一方也有了更多鬥爭方式的選擇。至少,對香港、台灣和海外華人來說,非暴力、非武力博弈的選擇空間是在擴大。

那麼,兩種趨勢是什麼關係呢?我認為新一代政治領袖的不足是中國和世界普遍存在的問題,所以,衝突風險增大意味著中國和世界還是要出亂子,底線提高帶來的希望就是,不再發生一戰那樣的蠢事,從而不給新的列寧、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澤東以產生的機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